台灣有一個很奇怪的現象,用聖人的標準要求在野黨,用賤人的標準縱容執政黨。

過去台灣的民主運動要求「黨、政、軍」退出媒體,是因為媒體本應制衡權力,而在威權時期,主流媒體是由權力所控制,下焉者沆瀣一氣,上焉者也只能在夾縫中求生存。

現在民主化了,情形卻是反過來「媒體進入黨政軍」,綠媒不但公然指派民進黨的不分區名單,還可以在執政黨內成立自己的派系,搜括政府標案的資源。但不論是前者或後者,當「黨政軍」與「媒體」因利益而掛勾,就代表媒體非但不是制衡政府的「第四權」,反而是執政者的幫兇與爪牙。

據媒體報導,NCC以趙少康「政媒兩棲」為由,延宕TVBS的期中評鑑過關,請問趙少康「政」在那裡,他有領國家一塊錢的薪水嗎,有任何的公權力嗎?

在野黨是要制衡政府,媒體也是要制衡政府,沒有權力的在野黨跟媒體之間,其實沒有倫理上的衝突,更何況趙少康也沒有國民黨的黨職;而真正有道德矛盾的民進黨與綠媒之間,這些高唱「政媒兩棲」的人士反而一起瞎了,原因很簡單,他們自己就是民進黨「新威權體制」的一部分。

想像當年《自由中國》的主編雷震要組黨,被蔣介石以「政媒兩棲」抓起來;今天的NCC清算趙少康,歷史的荒謬,真的可以讓人笑出眼淚。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媒體 #趙少康 #制衡 #NCC #在野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