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人說起做原子彈時,總喜歡比喻說成做菜。一開始,無論是從食譜開始學,或別人手把手地教,或自己從頭摸索,剛做出來的料理很難色香味俱全,甚至具備色香味中的一項就算有小成了。但主廚終究得脫離食譜或師父的教導,終得自己站在炒鍋或燉鍋前面,面對烈火或文火,把食材和配料,準確而及時地下鍋翻炒或燜煮,烹煮出客人所要的菜餚。要好吃呀,否則客人會翻桌幹罵而去。

每一個主菜,都是慢慢磨出來的人物。在民國50年代,台灣那有什麼造原子彈的專家,也沒有造飛彈的專家。幾十年過去了,中科院現在就有許多這方面真正的專家。做原子彈的不敢說,因為這事早已經停下了。

造飛彈的專家,絕不含糊地在世界上可享第一流地位,許多或許就住在佳安村。他們不必像錢學森那樣有名,但在他們通力合作下的產品,肯定不會浪得虛名。像前些時某某軍艦,被某某士官,按下某某不該按的按紐,一個名叫「熊山」(雄風三型的諧音)的飛彈,未經瞄準而盲目飛出,飛了好幾十公里,竟在茫茫大海中,不可置信地找到一條小漁船,去完成它被中科院無名的專家們,早已設計定了的任務──直接命中。

中科院這方面的故事太多,是科技生產力不斷提升的動人故事,應該多聽聽無名專家們怎麼述說。至於科技生產力發展到一定水平,科技生產的組織關係必需調整,否則一定妨礙和制約科技生產力的進一步提升一點;自民國53年到73年,這20年裡中科院院內組織調整的概述如下:

國防部有國防部的組織系統,下屬各個單位,無論各軍種或後勤支援部門,都有各自的組織系統表,術語稱編製表或簡稱編製。編製最重要有兩點,一為人員數,術語是員額;另一為編階,即各員額階級的編配。譬如一個陸軍的步兵班,班長1名,編階為上士;副班長1名,編階為中士;其餘為下士以下、上等兵、二等兵的列兵10員,故一個步兵班的員額為12員,各員編階也大致規定了。

中科院在民國53年擬議成立之初,其編製為軍官1000員,士官100員,員額共約1100員。其中院長1名,副院長2名,下設3個研究所即核能(第一)研究所,火箭(第二)研究所,電子(第三)研究所,及院部的計畫處,行政處,設施供應處,主計室,安全室共8個一級單位。

院長、副院長都中將編階,一級單位主管如所長等皆少將編階,剩餘的989員軍官,則大致按照一個軍種的參謀部門編制,上校約為5~10%編列,亦即這989名軍官的上校編額,不到50人。而各研究所下轄單位研究組稱二級單位,各所僅編配3個組。如第三所的三個組為第一組(通信組),第二組(微波組)及第三組(控制組),我就在第三所第三組工作。

我最先引進了類比摹擬計算機,從事研製工作中的摹擬設計。當時三所通信組劉發奎(海官39年班) 和控制組韓光渭(海機校44年班) 、和我(海官46年班),正發起研製制海攻艦飛彈。議定韓光渭負責技術層面,其他如各國類同資料的蒐集,向上級簡報爭取立案等,由劉發奎及我負責。

因控制組亦正進行火蜂計畫中,韓光渭乃建議將這擬議中的計畫取名為雄蜂計畫(後雄蜂更名為雄風,這是雄風計畫的最早源起。但這時核研所的桃園計畫正崛起中,它可是那時全院最主要的核武計畫。

第二所所長程嘉垕先生正好退休,唐君鉑院長乃調計畫處劉元發處長任二所所長,計畫處長則調第三所宋玉副所長接充,同時請宋玉調任合適同仁到計畫處,主掌桃園計畫之管理聯繫及協調事宜,我於是被邀請到了計畫處;在院部及國防部之間,為核武的研製跑腿。我本來分派的任務是核磁測驗,這新的計畫處工作,也算能挨上一點邊吧。

隨著桃園計畫工作的開展,全院各單位尤其各研究所的人力需求,都大幅度增加中,中科院的編制,根本無法適任實際需求。一是員額不足,二是編階不當,三是許多必需人力如科研輔助類或技術製造類員工,在編製表中根本無此類別等。

我在得到上級的默許後,無數次前往拜見國防部部長辦公室承辦負責人魯恩遠先生,他是一位極有見地,且能虛心聆聽意見的陸軍上校組長;後來聽說他晉陞為陸軍中將砲兵司令。經過往返的簽呈協商,幾年以後,中科院的編制得到大幅的修訂及擴展,大要是:

一、軍官員額全部可以軍官或文官通用,亦即可以由文官當家主持任何計畫。

二、989個(1000個員額減去11位一級單位的將官編階)軍、文官編階中,30%以上改為上校(簡任)編階。亦即中科院上校編階由原來不足50人,擴增至330人以上。

三、文官員額仍然不足,額外增加200員派用文官員額(派用文官,即不需經過考試院銓敘考試的文官),也是30%以上為簡任,亦即60名以上為簡任官。以上文官或派用文官,屆齡退休時,都得享公務人員退休待遇。

四、中科院內所有二級單位,授權由中科院自行發布生效。但各二級主管,不得另發主管官加給。民國53年時,3個研究所的研究組加起來不過9個,但到73年時,各個所的研究組加起來,有100個以上,還有約20多個不同的工廠。這些研究組和工廠,大概都是經過我蓋章同意才成立。每個蓋章的後面,都有一再的協商和瞭解溝通。

五、科技研究輔助人力如圖書管理、資料管理等,以及技術製造等,皆授權中科院在預算範圍內自行發布。故中科院多了一套技術員編制和聘僱人員編制。這些不同的編制表加在一起,使早期中科院的發展,得有相當的轉圜餘地。

六、但是隨著高科技人員的一再增加,尤其科技服役軍官的轉任實施後,中科院的編制,再也容不下由國內或國外迅速增加的人潮。再向國防部要軍官或文官員額,已不太可能了。

這時我用摹擬的概念,提出「比照文官」一詞,經國防部同意後,在中科院實施。所謂比照文官,就是一切任官程序,都照著文官的程序辦理,所有的待遇或加給也和文官一樣,唯一不同的是,沒有占到文官職缺,屆齡退休時,沒有公務人員退休俸,但有勞保。

我常覺得對不起這些優秀的同仁。我和苑秀麟等常縱恿唐君鉑院長,另覓地點成立較獨立於國防部之外的精密製造公司。亦即接受中科院全盤技術移轉的科技公司,不僅承接中科院的業務,也可承接國內國外的訂單。

在民國73年,唐院長退休前約3個月,曾約見我和設施供應處丁秉傑處長,交待丁處長徵購關西現渴望園區土地200公頃,以備設立技術移轉新園區使用。唐院長無預警的退休,由郝柏村總長兼任院長,再由代院長黃孝宗帶頭,加強天弓計畫等的發展,這籌設技術移轉新園區一事,當然告終,是很可惜的一件事。否則,台灣就不僅是台積電和鴻海公司為人熟知了。

(朱偉岳為前中科院第二所資深研究員,本文為龍潭區佳安里里長羅濟巧訪談朱偉岳之紀錄)

【未完待續,朱偉岳專欄每周日刊出】

#中科院 #計畫 #編階 #文官 #員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