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作為歷史愛好者,又忝為我們湖南瀏陽永安老劉家的修譜人,自然對姓氏的奇聞特感興趣。日前報載大陸有一戶「屎姓」人家喜獲千金,其父為了避免女嬰爾後在求學階段被同儕嘲笑,雖絞盡腦汁卻萌生不出一個適合的好名字,結果女娃的奶奶神來一筆,提議以「屎舒」為名,這位新手爸爸再次琢磨,發現「舒」字有安然、從容大方之意,且諧音為「史書」,寓意良好,命名乙事總算塵埃落地。

記得今年初也有另一則稀有姓氏「第五」的新聞。原來有對夫婦先生姓李,妻子為複姓「第五」,當他們的愛情結晶誕生後,先生為了讓這個稀罕的姓氏能夠繼續傳承下去,很大度地讓孩子從母性而成為美談。恰巧這名嬰兒出生在五月天,乃取單名「月」,孩子的姓名於是成了「第五月」,這不僅凸顯了姓的稀罕,也展現了名的獨特。

據考證「第五」姓出自戰國時期齊國的貴族田氏,起初有第一氏、第二氏、到第八氏,後來許多後人陸續改回原先的田氏,所以8個姓氏的人丁反而呈負成長,據說現在僅存第五氏傳後於世,且全世界第五氏的人口不過千餘人。我印象中後漢初年曾出現了一位個性剛烈耿直的第五倫,位及三空之列的司空一職,且深受漢章帝劉炟的重用,這大概就是我對這個姓氏族人全部的瞭解了。

在日據時期,台灣地區的戶政制度多靠略通漢字,卻不諳中華文化的日本警察來建立存檔。所以許多日本警察在執行中不經意的誤解和筆誤,也創造了在台灣地區獨有的姓氏,比如說時鐘的」鐘」姓脫胎於原來漢姓「鍾」姓,即是典型的誤植效果。鐘姓也成為台灣特有的姓氏。不過現在大陸地區早將鐘和鍾兩字均簡化為同一個「鍾」字了,僅熟悉簡體字的人再也分不出其中的差異性了,不過這兩姓既然系出同源,也無需計較。此外,在日本殖民統治時,和國民政府遷台的初始,對原住民文化的輕蔑,和雜亂無章的「漢化」,曾強制原住民使用漢姓登記戶籍,加上承辦人員的水平有限,在原住民社群間產生出新的冷僻漢姓,也就不足為奇了。

繁簡互換的誤解

海峽兩岸並行的繁體和簡體中文,也在互換的誤解中產生了「非官方」的新型姓氏。我在蘇州工作時,曾有一名大陸同事的識別牌上姓「範」,我上前請教時,他雲淡風輕地說:「模范的范,也就是范仲淹的范。」我頓時恍然大悟,原來從台灣外派的人力資源部同事,還停留在繁體字「模範」一詞的刻板印象,殊不知在大陸地區早就已經簡化為「模范」了。同樣的案例發生在一名「瀋」姓女子上,當我好奇前往討教時,她直言「沈阳的沈啊!」原來即便同指遼寧省的省會大城,但此「沈阳」非彼「瀋陽」!。還好這兩起案例都毋需驚動戶政單位進行改名,倒也無關痛癢,至於兩位當事者還以為是繁體簡體轉換時的必然,當然不以為忤了!

而在眾多稀有姓氏中,我最鍾情研究的還是與劉氏相關者。比如說雙姓中的劉傅氏。話說明朝中葉的1488年,福建上杭人傅鸞,攜妻和子,並邀盟兄劉榮相偕遷往廣東廉江地區安家,哪知傅氏伉儷不久猝逝,臨終時托孤給盟兄劉榮,所以這位「宗祧兩姓」的孤哀子傅麗川在世伯劉榮的照料成長後,自創劉傅氏,以答謝生恩和養恩的兩位父親。據說現今劉傅家族最多已傳到28代族人,全球有10多萬裔孫,並以廣東廉江為核心,向各地輻射播遷。這種特殊構成的複姓,又稱為合姓,其始創祖多有相似「報恩」的感人經歷,且大多隸籍嶺南和福建地區,諸如熟知的張廖姓、張簡姓,范姜姓等均屬之。

先祖的特殊境遇

而另外一個讓我感興趣的鮮少複姓,當屬獨孤氏。我們上小學時學過原屬鮮卑族人的北魏孝文帝元宏(原名拓跋宏),在親政後大力推行漢化,改鮮卑姓為漢姓,這其中就包含將自己的拓跋姓改為元姓,並命獨孤姓改為劉姓,我在當年也因此短暫地多了一個「獨孤良昇」 的綽號。後來我在研究獨孤氏起源中,發現了一個重要線索,原來漢光武帝子沛獻王劉輔的六氏孫劉進伯,官至度遼將軍,曾兵敗為匈奴所執,囚禁在現今遼寧省境的獨孤山下,故自號獨孤部,是為獨孤氏起源之一。而這則源自劉氏的獨孤氏源流考,是出自於一座唐朝時代的墓誌銘,可惜的是這則「孤例」不能列入通則,所以尚不為學界所正式承認。

還有一支和我們同出於後漢廣陵思王劉荊的劉姓族人,在唐末五代戰亂之際,因躲避仇殺,以「劉」字可拆成「卯金刀」三部分,乃改姓「金」,並南逃至浙江省,後輩口耳相傳先祖乃出身漢朝皇室。這般改姓的歷程也反映過往的時空背景。而金姓人口數目,固然不是非常少見,但是有匈奴後裔的金氏族人(西漢金日磾後人),也有部分愛新覺羅氏(滿語為黃金之義)在民國成立後改姓金的說法,而前述的劉氏族人分支也加入了金氏家族的陣容,其來源不可謂不豐富多元。

總之,稀有姓氏固不如我們世界第四大姓劉氏,號稱在全球有大約7000萬族人那般龐大,但是每一個姓氏的變遷或演變,均代表了個別家族先祖的特殊境遇,和獨有的文化。我遇過來自廣東的提手旁姓氏之人,如招,揭,和扶,江蘇南邊的時姓,浙江的應姓,和廣東台山的司徒姓等,可惜的是大多數當事人對自己的姓氏源流並不清楚。

還好海峽兩岸和海外華人近20年來,許多有心人士尋根問祖,整建宗祠,和修繕家譜,將家族脈絡梳理保存,甚至還建立了不少家族網站,將族中「秘史」昭告於世,這不但滿足了我探索冷僻姓氏的好奇心,也直接保存了姓氏文化。不過其中沒有考證過的不可信訊息也汗牛充棟,這就有待各位運用自己的判斷力去審查了!

(作者劉良昇現居現居美國德州休斯頓市)

【劉良昇專欄每周二刊出】

史話專欄來稿請寄:yan.chang@chinatimes.com.tw
史話專欄來稿請寄:[email protected]
#姓氏 #獨孤 #一個 #原來 #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