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於11月11日正式接任自民黨最大派系「清和政策研究會」(簡稱清和會)會長一職強調「必將團結一致支持岸田政府」,同時也針對中國軍事行動表達警惕之意,希望中國別誤判日本堅決守衛的決心。」

美國總統拜登上台後承諾日本,《美日安保條約》第5條適用於釣魚台。今年4月前首相菅義偉與美國總統拜登舉行會談時就「台灣海峽的和平與穩定」達成共識。7月日本發表新版防衛白皮書報告指出「中國與台灣的軍事出現不平衡,可能引發地區衝突」。日本認為台灣的安全與對日本安全具有連動性的關係,需要協調台日防衛利益,強調要將美日同盟勢力從保障釣魚台主權延伸到台海安全。

相反的,日中關係累積一堆問題,由於中國的海上擴張行為、網絡戰、太空與電子戰領域作戰能力,再再讓日本感到芒刺在背。安倍在執政期間一度想改善與中國的關係,2018年安倍前往中國會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當時安倍請習近平共同打造「日中關係的新紀元」。但是習近平將台灣問題當作改善日中關係的條件與籌碼,卻沒得到日本的回應。

當時擔任外務大臣的岸田文雄對台最大的政績,是將日本「公益財團法人交流協會」「正名」為「公益財團法人日本台灣交流協會」,還派了日本官員訪問台灣,一度引發中國強烈不滿,這幾年雙方經常為了台灣問題唇槍舌劍。如今最親台的安倍、菅義偉下台後,被冠上親中派的標籤外務大臣林芳正上台,對「台灣有事」僅稱「一定會準備撤僑」,卻未提到協防台灣與支持台灣;對「接受王毅邀請訪中」以及「習近平以國賓身分訪日」一事,林芳正也沒有表態反對。林芳正態度傾向在日本中國與台灣之間取得平衡,想要改善中日關係。

但礙於日本內部反中聲浪大,加上美國印太戰略抗中氛圍之下,讓親台派的安倍搶先在台灣議題上先聲奪人,甚至公開宣示「台灣出事就是日本出事,更是日美同盟有事」,搶先林芳正一步爭取發言權,此番言論讓中國感到「火燒心」,成為一種心理負擔,可以說是日本對中國下的「苦藥」。吞不下去的中國,也不甘示弱對日本發表充滿新仇舊恨的聲明,甚至召回日本駐中國大使抗議。兩國相互的怨恨與恐懼感都很強烈,持續在國際上唇槍舌劍,未來日中關係也難以重回正軌。

「美日同盟」創造嚇阻的條件

中國進行超高音速飛彈試驗、軍艦、軍機齊發東海、台海及南海周邊海域、空域,這是一種「21世紀是中國的太平洋世紀」的訊號,當南海、釣魚台主權及台灣問題,牽涉美國與盟友的行動,對中國而言這些都是屬於戰爭的行為。中國戰略目標是在任何可能衝突中,瓦解美國、南韓、日本、菲律賓、台灣等國的同盟關係;萬一與敵方發生衝突,中國誓言會為自己的核心利益而戰。

另一邊,美日同盟尋求嚇阻中國侵略台灣,安倍口中的「台灣有事」等同於日本有事,等同日美同盟有事,讓中國攻打台灣無利可圖,創造條件。就在安倍發表對台演說之後,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表示,「堅持根據《台灣關係法》做出的承諾,即支持台灣自衛的能力,同時保持我們抵抗任何危及台灣人民安全的武力手段的能力」。

美日同盟要聯手提供保護傘,美國提供先進武器。另一方面,美日同盟作為台灣後盾,日本為了讓自衛隊出兵依法有據,2015年5月日本內閣通過行使「集體自衛權安全保障法案」,目的是強化美日同盟,增加日本自衛隊的行動能力。也就是如果盟友遭受到武力攻擊,自衛隊可以使用提供武力協助盟國抵抗敵軍。也就是當台灣無法提供足夠的自我防禦時候,只要還有抵禦外敵的意志力,日本提供台灣防衛支援,可以使原本不受保護的國家能夠對攻擊者造成一度程度的反擊能力,這會是一個最佳戰略選擇,畢竟日本自衛隊軍力世界排名第五,也是一股嚇阻的力量。

但前提是日本必須全力推動修憲,讓自衛隊成為真正的軍隊,否則日本保證只有最低限度的安全保證,效果有限。

(作者為台灣國際戰略學會副研究員,國戰會專稿,本文授權與洞傳媒國戰會論壇、中時新聞網言論頻道同步刊登)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中國 #安倍 #台灣 #日本 #美日同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