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愛藻礁」與「重啟核四」兩項公投都跟能源和電力政策有關,這兩項公投的結果具有一定的連動性。但珍愛藻礁與重啟核四兩項公投的領銜人背景差異很大,對能源政策的觀點不同,發起公投的動機一個是保育、一個是電力,也完全不一樣,民進黨卻都當成敵人往死裡打,眼中只有政權沒有是非義理,到了讓人看不起的程度。

環保議題成政黨對立

長期以來,環保團體與民進黨比較親近,「珍愛藻礁」公投領銜人潘忠政的政治立場明顯偏綠,甚至可以說是總統蔡英文的死忠支持者,因此始終不願意攻擊對保存藻礁態度明顯前後不一的蔡英文。事實上,潘忠政直到最近接受媒體訪問都還強調,蔡英文之所以會認為蓋在大潭的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三接)沒有傷到藻礁,是因為蔡英文被矇蔽了;言下之意,如果不是因為身邊有那些「佞臣」,蔡英文肯定會支持「珍愛藻礁」公投。

民進黨政府充分利用了「珍愛藻礁」團體對蔡英文的一片冰心在玉壺,透過以資源分配等手段對環保團體產生的控制力,進行分化、醜化,讓潘忠政在環保界遭到冷落,甚至某種程度的排擠、封殺,以致於珍愛藻礁公投的連署一開始非常不順利,直到國民黨表示願意幫忙,整個連署的過程才出現轉機。

不過,由於潘忠政不願意和國民黨有任何連結,因此國民黨在連署的過程中與成案初期,始終只「敢」低調投入。行政院長蘇貞昌卻說「四大公投是國民黨在亂」,簡直是胡說八道。而潘忠政對自己竟被打成「國民黨同路人」,想必也是非常難以接受,因為「珍愛藻礁」明明是一個單純的環境保護議題,卻被執政黨扭曲為政黨對立,還加碼說,發起公投的目的就是要拉下民進黨,這對長年支持民進黨和蔡英文的珍愛藻礁團體來說,真是情何以堪。

除了割裂環團之外,民進黨的反「珍愛藻礁」還刻意分化不同地區的民眾。民進黨政府告訴中部民眾,如果珍愛藻礁公投過關,那三接就蓋不成、天然氣發電就不夠,對不起,台中火力發電廠就要燒好燒滿。中部人,這是你們要的嗎?此外,如果三接蓋不成,北部就會缺電,那南電就要持續北送了,於是,高雄市長陳其邁趕緊大喊不公平,「憑什麼要我們南部人幫北部人?」所以「珍愛藻礁」公投絕對不可以通過。

割裂人民生計與生態

事實上,珍愛藻礁公投從未反對三接,這個公投訴求的是「三接遷離大潭」,公投發起方連備案都想好了,就是台北港的既有閒置港區。只要民進黨政府拿出對付珍愛藻礁公投十分之一的力氣和資源,好好規畫擇地另建三接,時程未必會比民進黨政府後來為了應付珍愛藻礁公投所做的外推方案更費時日。

可惜蔡政府不思如何務實執行可以兼顧生態與穩定供電的政策,卻故意將公投變質為「停建三接」,然後再透過「恐懼訴求」割裂民眾的感情,實在是非常可惡。

綿延了27公里的桃園地區藻礁生態,是世界級的自然生態景觀。國際知名的海洋保育組織「藍色任務」將大潭藻礁列入必須保護的全球希望熱點,其創辦人讚嘆大潭藻礁的珍貴,呼籲為了全世界、為了海洋、為了下一代的健康,台灣一定要守護住大潭藻礁。藻礁生態也造就了桃園永安和竹圍這兩個漁港,豐富的漁穫對漁民的生計至為重要,同時吸引許多遊客,促成地方休閒產業的蓬勃發展。

民進黨政府執意要把三接蓋在這裡,等於直接扼殺了這片珍貴的海洋資產,也大大斲傷了漁穫,這是生態與生計的割裂。而蔡政府自己也承認,在全球減排的壓力下,碳排為煤電一半的天然氣發電是一個過渡性的安排,按蔡政府的規畫,2050淨零碳排後,所有的天然氣接收站都將停用,而大潭三接外推後最快2025年才能完工。一個最多只能使用25年的天然氣接收站,卻要毀掉超過7600年的藻礁,完全不合理、不具正當性。

從任何角度看,「珍愛藻礁」公投都要通過,才能擋下民進黨政府愚蠢錯誤的政策,也才有機會讓民進黨政府下台。

#中時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