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會跨黨派議員於11月4日同步在參眾兩院提出《美台公衛保護法案》,若通過將在美國在台協會設置「傳染病監測中心」,並與我國衛福部疾管署合作,監測印太地區傳染病。提案議員表示,這項法案將允許美台攜手,安全地監測健康威脅,並有助預防未來的大規模流行疾病。

這項消息如在台灣剛光復時提出,台灣才應該很興奮。因當時傳染病肆虐嚴重,瘧疾、小兒麻痺、日本腦炎、霍亂,各個都比現在的新冠危害大得多。當時台灣百廢待舉,政府沒有空去應付這些傳染病,如果當時美國就能夠和今日一樣伸出援手,不但台灣人會歡迎,別說印太,甚至全世界都會感謝美國的大恩大德。

美國的援手源自美軍協防台灣,當時美國海軍第二醫學研究所就以1元租金無償租用了台大醫院西址公園路側的土地。協助台灣執行傳染病的防治,也為台灣及美國培育了一些傳染病及公共衛生的人才。在中美斷交之後,美軍撤離,隸屬海軍的第二醫學研究所也撤到菲律賓,沒有依當初的土地租約約定將研究儀器留下,台大回收的只是一個空殼。

這段歷史雖然在房租上聽起來有點嘔,但是最起碼為台大培養了早期的傳染病與疫苗人才,台灣傳染病防治能有今日的成就也應該有當初的餘蔭。這次的情況不同於當年,台灣已經沒有什麼傳染病,也因為沒有人與野生動物的接觸介面,要產生新興傳染病也不太容易。不論已知或新興傳染病,要以台灣為監測點,其結果要能用來保護亞太,或是保護美國,都沒法為即將成立的「傳染病監測中心」找出正當的設置理由。若是能設在印度,理由或許還比較充分。

美國為什麼要在台海戰雲密布時,突然提出這個計畫?而且將來的「傳染病監測中心」竟然是設在AIT裡面,也就是能夠規避掉台灣傳染病監控單位的監控。這是個不得了的大事,SARS時期就是因為文職單位管不到國防部預防醫學研究所,而造成詹中校SARS病毒外洩事件,險些造成疫情惡化,但也著實嚇出一身冷汗。1979年俄羅斯發生斯維爾德洛夫斯克市的「生物武器的車諾比事故」,更是因為軍方在祕密研發生物武器,當然沒有監管單位,最終釀成大禍。

美國議員提案來台灣設「傳染病監測中心」,又設在AIT,等同是在美國國內設立。台灣是擋不了,也監管不了。現在台海戰雲密布,台灣疫情卻相當穩定,懷疑「傳染病監測中心」具有戰爭意義是非常合理的。

但生化武器是1925年《日內瓦協議》嚴令禁止的,連美蘇強權都不敢明目張膽發展。今日極可能以AIT內的「傳染病監測中心」為掩護,如果沒有監管機制,有誰能夠駁斥將來蜂擁而來的國際指控,這無疑是為台灣捅了個巨大的馬蜂窩。政府那些眼界比較低的官員,可能只看到美國人或許可幫台灣發表幾篇文章,揚眉吐氣。不但沒有想辦法阻止,還幫著在數鈔票,實在可悲。(作者為醫師、退休公衛人員)

#時論廣場 #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