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國民黨內目前最大縣市的執政同志,新北市市長侯友宜經過長久的低調與迴避,面對無論是來自自身政黨或社會輿論要求表態的壓力,無奈終於在公投投票日前的最後一周,公開於社群媒體對公投議題表態。

嚴格來說,侯友宜並沒有對特定公投議題的支持或反對表態,他的表態是在於「解釋自己為什麼不表態」。此文一出,各自解讀。國民黨沒有得到期待中的答案,朱立倫主席也沒有得到昔日部屬旗幟鮮明的支持,挫折感是有的,但畢竟侯友宜並沒有明確地說不支持公投,所以朱立倫只能高來高去地以「國民黨有國民黨的立場,在野黨有在野黨的天職,面對這麼鴨霸的執政黨,必須對民進黨所做所為提出看法,和人民站在一起。」作為對侯友宜的回應,降低反彈的後座力。

同樣一篇臉書貼文,民進黨官方並未回應,但想必是暗喜在心並鬆口氣,至少無論如何,少了人口數最多的新北市政府的介入,民進黨至少可以有組織的動員來對抗無組織的游兵散勇。倒是目前已經被民進黨權力中心邊緣化的林濁水和游盈隆分別從不同、略偏正面角度來評論侯友宜的「政治天真」,只差沒用「唐吉訶德」來形容侯友宜了。

政治判斷是每個政治人物最艱難的抉擇,特別是在選擇要不要和自身所屬政黨站在同一立場的時候,更為煎熬。在現在這個年代,期待政治家的高瞻遠矚是有點過頭,但至少要當「好的政客」。而所有的政客都在盤算未來的政治事業發展,所以在關鍵時候的判斷,影響他們的未來。

侯友宜在這個時刻,選擇與國民黨切割,雖然是沒有撕破臉的切割,但畢竟心結已經種下。無論公投投票結果如何,侯友宜都無法從中獲利,只有被歸咎的份。公投結果有利藍營,侯友宜的影響力就如紙老虎般被戳破;公投結果不利藍營,侯友宜肯定是眾矢之的,都是他害的。所以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侯友宜的「不作為」是一種必輸的政治算計。

這是一個極度奇怪的選擇,照理來說,魚與熊掌是可以兼得的。4個公投案當中,「公投綁大選」最沒有爭議,「反萊豬」受到不分黨派的大部分群眾支持,而這兩案都是國民黨領銜提案的,此時和國民黨站在同一陣線,除能鞏固自身在藍營的地位外,又不得罪人,幾乎毫無政治成本。

至於「重啟核四」是最尷尬的,畢竟核四廠就在新北市境內,正反意見僵持不斷,然後附帶連動關係到「珍愛藻礁」的環保和經濟發展孰重的問題,確實難辦。不過等一下,領銜提案這兩項公投的並不是政黨,而是民間團體,所以少了政黨聯繫的影響,侯友宜大可以在這兩個案子上搬出「我思故我在」的宣傳用語來規避表態。若如此,付出政治代價最低,所得卻大,何樂而不為?

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事出反常必有妖,侯友宜也不是誤入政治叢林的小白兔,所以他的所作所為只能從政治算計的角度來詮釋。如是,那游盈隆的說法會比較接近,雖然侯友宜未必會拋開國民黨,但「走自己的路」大概不會錯的。侯友宜的這個決定,預示國民黨組織權威的持續弱化,個別政治山頭影響力的興起與相互碰撞才是常態。而某種程度而言,侯友宜的公投千字文應該算是對朱立倫前市長、現任黨主席的告別信吧!(作者為淡江大學國際事務學院院長)

#侯友宜 #國民黨 #表態 #公投 #政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