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選區立委補選火熱開打。國民黨籍候選人顏寬恒舉行記者會,指控民視《台灣最前線》等7個媒體政論節目,1個多月以來集體打造「議顏堂」抹黑造謠霸凌他。顏寬恒要求NCC主委陳耀祥必須針對這些特定媒體依法調查、依法裁罰。NCC冷回:民眾認為新聞台有違反《衛廣法》第27條事實查證,可向本會提出申訴,依據SOP來處理,除請業者陳述意見,提送外部節目廣告諮詢會議審議,再提到委員會,最終由NCC委員會決議。真要循NCC的標準作業流程走一回,選舉早就結束,媒體霸凌早成定局,如何能糾錯補正?

媒體集體打造「議顏堂」,是民進黨選舉時慣用的潑糞戰術。潑糞戰術要能得逞,除須無良媒體配合外,對方候選人三等親的家世背景、素行操守以及面對潑糞戰術的臨場反應,也是關鍵。顏寬恒決心挑起重擔,下海參選,就必須對民進黨可能的潑糞戰術做好心理準備,甚至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

民粹政治的選舉是零和賽局,候選人必須是強悍的街頭鬥士,還候選人最後公道的,既不是執政當局,也不是甘為鷹犬的NCC,而是選民。

互聯網時代,新興媒體如雨後春筍般出現,縱使NCC改過遷善,認真查緝媒體造謠抹黑的劣跡,罰了有線電視、禁了衛星頻道,也未必能禁絕網路媒體、社群媒體和自媒體的潑糞霸凌。元宇宙時代即將來臨,虛擬與實境,渾然天成,真真假假,黑白莫辨,未來選舉,政黨與候選人必須喚起民眾,挺身與政媒惡勢力對抗到底。

其實,NCC又聾又癡的,豈止於「議顏堂」?4項公投正反雙方的媒體攻防,以及高嘉瑜受虐事件中,綠營網軍的2次傷害與霸凌,NCC不也袖手旁觀?

以4項公投為例。蔡英文率文武百官一字排開,公然散布「反萊豬美國很生氣」、「不進萊豬不能進CPTPP」、「三接沒有蓋在藻礁上」等諸多謊言;再經過親政府媒體的包裝渲染形成假新聞,傳播到千家萬戶。諸如此類,NCC何嘗開口說過一句話,表示任何意見?台灣民主專政,NCC面對執政當局的謊言假新聞裝聾作啞,其實是「日常」,顏寬恒又何必寄望於NCC?

高嘉瑜慘遭約會暴力,施暴者林秉樞網軍背景遭起底,柯文哲呼籲嚴管網軍,蘇貞昌大言不慚地回應:「我們保護言論自由,嚴查違法」。回看電子媒體政論節目討論高嘉瑜遭暴事件時,林秉樞同黨留言電子媒體,「斗內」恐嚇高嘉瑜,既未見到NCC發文要求媒體提供斗內留言者資料,也未見NCC採取行動,嚴查不法。如此NCC,顏寬恒何需浪費力氣去抗議?

2020年12月12日,中天關台的那一天,NCC已死!一如蔡英文日前的自白告解:「威權侵害加劇,為民主國家敲響了警鐘」。NCC之死,正是死在民進黨新威權的侵害加劇。死去的NCC,自然聽不見媒體與言論自由敲響的警鐘長鳴,只能行屍走肉般地擔任威權的幫凶!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NCC #媒體 #候選人 #顏寬恒 #潑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