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24日與日本自民黨以線上方式舉行「2+2會談」,有別於8月會談以安保為主軸,此次聚焦台灣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但自民黨仍止於「歡迎」,而未表態「支持」,問題仍卡在蔡政府是否開放日本核災區食品進口。

岸田文雄在自民黨總裁選舉時即「歡迎」台灣申請加入CPTPP,並在就任首相後重申,「2+2會談」未軟化日方的態度。蔡政府勢必在萊豬之後,加碼「核災區食品」,要國人吞下。

台日至今仍未進行CPTPP的協定內容非正式對話,加入的障礙不明,蔡政府不能過度樂觀期待因自民黨友台就會讓利台灣,而首先須面對的難題即為福島及其周邊4縣核災區食品輸台解禁問題,此為日本堅持台日展開自由貿易談判的前提,若無法解禁,難以期待日本與台灣展開實質的CPTPP入會磋商,但解禁並非日本支持台灣加入的保證。岸田表示,將關注台灣的市場開放是否達標CPTPP的高水準規則,談判成局關鍵在於台灣是否做好市場開放的準備與承諾,應非一蹴可幾。

日本雖正面看待台灣申請CPTPP,但重申對台灣的基本立場須依據1972年與北京建交簽署的《中日聯合聲明》,台日僅能維持非政府層級的實務關係。換言之,支持台灣以「台澎金馬個別關稅領域」(TPKM)加入CPTPP無涉「一中政策」的改變,此為我方在世貿組織(WTO)的會籍名稱,但台灣加入CPTPP仍繞不過「一個中國」。《日本經濟新聞》認為,台灣加入CPTPP的門檻頗高,主張「一中」的大陸估計將加強相關國家的外交接觸,防止台北在北京之前加入。

CPTPP原為美國歐巴馬政府開展「再平衡」政策,因應中國崛起,平衡北京影響力的重要機制,但川普主政後,將之視為對美不公平貿易的一環,毅然退出,而美國缺席的《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雖由日本一肩扛下,換湯不換藥地更名為CPTPP,但在印太戰略上的意義大不如前,亦淡化經濟圍堵中國的色彩。

美國民主黨政府對是否重回CPTPP仍不置可否,但在拜登總統提出「印太經濟架構」(Indo-Pacific Economic Framework)後,日本認為美國重返CPTPP的機率不高,此淡化CPTPP圍堵中國的戰略作用,單純化為區域多邊自由貿易體制,台灣加入CPTPP,蔡政府「抗中」或「一中一台」的操作越低,越能弱化入會談判的外交障礙,爭取到CPTPP成員國對台灣的支持。

此外,職司自由貿易談判的日本經產省對與台灣簽訂自貿協定的態度積極,亦為台日CPTPP談判時的困難之一,此不因經產省「台灣班」官僚忌憚北京,而是台日貿易在WTO架構下,即能滿足日本的貿易利益,另訂自貿協議,不論多邊或雙邊,對日本而言,降關稅的利益不大,非當務之急。

因此,台日的自由貿易談判若要克盡全功,其政治性高於經濟性,亦即經產省不足以成事,須類似2013年《台日漁業協議》談判一般,台灣須利用兩岸關係創造台日關係的槓桿,敲動日本,由首相官邸責成外務省主事,始能水到渠成。(作者為輔仁大學日文系所特聘教授、日本暨東亞研究中心主任)

#時論廣場 #何思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