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8日,俞敏洪在個人公眾號「老俞閒話」發文提到:由新東方投資的影業公司去年製作了一部關於「大涼山少年籃球隊」的勵志電影。這部原本定位網路電影的影片,現在要走院線渠道,俞敏洪同時表示,未來新東方或許還會進一步投資勵志電影。

2013年,電影《中國合夥人》上映,俞敏洪看過之後說:「現實比電影更加殘酷。」雖然影片中的成東青和俞敏洪相差甚遠,但骨子裡他們是一樣的人:生活再難,也一如既往的追夢者。

被網友戲稱心靈雞湯大師的俞敏洪,一直熱衷於對外輸出關於夢想和奮鬥的價值觀。而投資拍電影在俞敏洪看來,也是輸出價值觀、教化他人的一種方式。談到投資電影時,俞敏洪曾表示:「我認為影視一定是教育領域的一個不可分割的部分,或者說它跟教育有著密切的關係。」

2014年,俞敏洪首當PE進入影視行業,投資一家影視公司;2016年,與陳鐵銘和求伯君一起成立影業公司,引得外界猜測,俞敏洪是不是要拍《中國合夥人2》。

此後五年,俞敏洪成立的影業公司沒有掀起大的水花。直到雙減令下,新東方圖謀未來轉型,俞敏洪將勵把勵志電影單獨拿出來進行講述。

這與新東方目前的處境不無關係。

俞敏洪談到,雙減之後,新東方辭退員工六萬人,退學費、員工辭退N+1、教學點退租等現金支出近二百億。而截至2021年5月31日,公司現金流及現金等價物為16.12億美元,短期投資34.35億美元,合計約50.47億美元(約合人民幣326.34億元)。

砍掉K9業務後,營收減少80%,新東方急需找到新方向。除教育領域,新東方的跨界轉型首先在成立大型農業平台,但出師不利,第一場助農直播銷售額只有500萬元人民幣,而沒有俞敏洪現身的直播間,七場助農直播銷售額不到90萬元人民幣。

《大涼山少年籃球隊》的發行渠道轉變,印證了勵志電影是俞敏洪尋找新百億生意的一個重要路徑。

俞敏洪本身就是一個典型的勵志故事。他的演講、直播和書籍,也一直都在嘗試和年輕人對話,雖未必對所有人適用,但其中不乏真誠。

雙減之後,這位勵志明星的形象更加豐滿複雜。俞敏洪的勵志雞湯,素有龐大的粉絲群體,而這種優勢應用於電影中,或能極大填補中國勵志電影這一垂直賽道的短板,一如吳京對愛國題材電影的深度開掘。

為拍攝電影《中國合夥人》,導演陳可辛一直想和影片原型之一俞敏洪對話,但是在電影《中國合夥人》首映禮之前,俞敏洪拒絕和陳可辛或任何演員見面。他多次澄清,新東方並未參與投資《中國合夥人》。

在影片首映禮結束後,俞敏洪被請上台,他說:「儘管電影的情節很精彩,但現實中的故事更加精彩,朋友之間的紛爭更加殘酷,但友情也更加濃厚。」俞敏洪有些失望,認為導演把自己拍得太窩囊了,「電影中發生的事情和實際發生的事情差了很遠,人物性格也和我們現實中的個性差太多。」

比如電影中有一個情節:新東方跟ETS打官司,成東青大段地背誦美國各種法律章程。有人就此提問:「俞老師,你真的背過那些章程嗎?」俞敏洪說沒有,只是讀過關於美國知識產權的法律條款。

也許是對這部電影的不滿,也許是從電影大賣裡看到商機,在俞敏洪心中埋下了一顆種子。就在一年後,也就是2014年,俞敏洪旗下的洪泰基金開始進軍電影業,首筆投資是向自在影業注入近五千萬元人民幣。

而洪泰基金是由俞敏洪與投行人士盛希泰共同成立,背後出資人還包括老牛基金會創始人牛根生、華誼兄弟董事長王中軍等商界精英,以及高翎資本張磊等投資人士。

據當時一位接近新東方的內部人士透露:「新東方一直在努力輸出自己的價值觀,拍電影可能會以一個更有趣更直接的方式來實現這一切。」

但自在影業未能完成俞敏洪對電影行業的佈局目標。俞敏洪也一直希望新東方人的故事能夠影響更多的人,所以當2016年7月,原潤亞影視董事長陳鐵銘和金山公司創始人求伯君找到俞敏洪,希望成立影視公司的時候,三人一拍即合,成立了彼格影業。

俞敏洪希望將更多新東方年輕人的故事搬到螢幕上,「挖掘兩代人的故事,把他們的故事搬上螢幕,讓正在奮鬥的年輕人能夠從中得到奮鬥的啟示。」

企查查數據顯示,新惟影業(曾用名:彼格影業)成立於2016年,註冊資本3111萬元,北京東方卓永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為第三大股東,持股19%,俞敏洪為董事之一,最終受益股份18.81%。

彼格影業成立當天,就啟動了一支有24人備選的小鮮肉組合,篩選12個年輕人進擊演藝圈。當時就有媒體報導稱新東方教父俞敏洪跨界推出24人鮮肉男團,投資彼格影業或拍《中國合夥人2》。

然而《合夥人2》沒有等到,去年,在俞敏洪的推動下,新惟影業參與投資了一部關於大涼山少年籃球隊打進北京的電影。

2020年,四個彝族少年站上北京東單籃球場的新聞引起俞敏洪的關註:他們來自四川大涼山腹地的甘洛縣阿沙莫村,生活貧困,起初籃球架只是由一個樹樁撐起來的,然而在阿木教練的帶領下,訓練條件逐漸改善,並且有了隊名「涼山黑鷹」。

這些籃球少年為夢想奮鬥的經歷,契合俞敏洪對勵志故事的訴求,因此成為初代試水品。

俞敏洪想要的勵志電影,會是什麼腔調?

這或許要從俞式雞湯說起。一般來說,人在迷茫、困惑以及需要振奮的時候,會想到去聽勵志雞湯、看勵志電影。而俞敏洪和張朝陽、劉強東等網紅企業家不一樣,他的言說,始終是更貼近年輕人的。你可以嫌棄他的教誨缺乏營養,但很難說他偽善。他一路走來,也踐行著他口中的哲學。

俞敏洪一直認為,痛苦沒有意義,扛過苦難,那才是財富。兩次高考失利,第三次考上北大;沒有錢出國留學,便打工賺錢被北大通告批評;曾兩次被綁架,死裡逃生;新東方上市以來的是是非非,與合夥人分崩離析……俞敏洪經歷了跌宕起伏,在近日的一檔節目中,俞敏洪說:「人生是一個戰場,我願意繼續在戰場上,只要我的精力和能力還能跟得上。」

所以,雙減之下,俞敏洪並沒有原地踏步,而是往前探索。根據新浪科技報導,最近3個月裡,新東方陸續投資成立了多家新公司,包括職業中介、食品經營、互聯網信息服務、化肥銷售、智能機器人研發等。

俞敏洪非常善於和年輕人對話。不僅在各大高校演講,還出版專門寫給迷茫年輕人的書籍,針對當下年輕人面臨的一些困境,表達自己的看法和態度。

他也善於和受到年輕人推崇的人物對話。

2020年,俞敏洪曾對話珠峰「探路者」王靜。王靜也是一個勵志人物,同樣出身於農村,白手起家,從餐廳服務員做起,與合夥人用十年時間將探路者做到上市,並曾4次登頂珠峰。2014年的時候,用143天完成了地球九極7+2登山探險項目,刷新世界紀錄。

雙減之後,俞敏洪也沒有閒著,仍然在為年輕人架起一座與世界溝通的橋樑,比如不久前曾對話劉大銘和陶勇醫生。

生於1994年的劉大銘,因先天殘疾,經歷過十一次大型手術,曾與死亡擦肩而過,卻仍然與傷痛對抗,考入曼徹斯特大學,是一位年輕的勵志作家。

陶勇醫生,在2020年1月因為一起醫患糾紛,被歹徒用菜刀連砍6刀,在住院和手術兩周後脫離了生命危險,卻無法再進行手術。在這樣的打擊之後,陶勇醫生成立公益基金,為更多失去光明的孩子帶去醫療保障。

在和俞敏洪的對話中,遇到人生困境如何樹立信念並站起來的話題必不可少,俞敏洪至今仍能自帶流量,證明此類雞湯受眾基礎之眾。

今天的年輕人,在面對困難、挫折和壓力的時候,在自我懷疑、逃避和退縮之後,都希望得到鼓勵,勵志電影以其特有價值而廣受歡迎。

在知乎、豆瓣等社交平台可以看到很多人都在詢問「有沒有勵志電影推薦」,原因不外乎 「看了可以糾正自卑等不良情緒」「最近太喪了想打打雞血」「想看勵志電影充充電」「看完心情放鬆重燃對生活的希望」等。

而網友的推薦被國外電影刷屏。在類似「一生必看的勵志電影」盤點中,《追夢赤子心》《阿甘正傳》《肖申克的救贖》《光榮之路》《風雨哈佛路》皆為常客。

對中國電影而言,勵志品類是片藍海。

並非沒有人拍勵志電影,去年由演員鄭愷主演的體育競技電影《超越》拿下1.43億元票房,豆瓣卻只有5分。在賀歲檔中異軍突起的黑馬電影《雄獅少年》也傳達了另一種勵志故事:人生就像舞獅,上山下山。更早時候,網友把有喜劇標籤的《喜劇之王》《鋼的琴》也都列入勵志電影。

《中國合夥人》在2013年拿下了5.41億票房,豆瓣評分7.6。關於這部影片的評價兩級分化,喜歡的人把它比作中國版的阿甘故事,不喜歡的人認為這是一部抽空現實的拙劣勵志片。

這或許是勵志電影普遍存在的問題,正如影評人@木衛二曾在評價《中國合夥人》時說,一部成功的勵志電影不在於告訴所有人他們很有錢,而是可以告訴觀眾,成功者也有不堪一擊的時候。

五年之後,《中國合夥人2》姍姍來遲,票房慘淡,豆瓣評分4.1。

目前來看,相比國外,國產勵志電影的劇本創作是硬傷,且力所不及處,很難再歸罪審查尺度因素。

對俞敏洪來說,這是壞消息,也是好消息。作為最會講勵志故事的商人,他能否把相應電影品類帶到全新高度,既有難度,亦有可能。(薛亞萍)

(本文來源:「字母榜」公眾號)

#俞敏洪 #電影 #勵志 #新東方 #合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