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距離回大陸還有40天。

這些日子,陸陸續續有朋友開始詢問我的歸期。

嗯,聽說很多朋友暑假都留在寧波,那我就放心了。

該約逛街的逛街,約旅遊的約旅遊,約KTV的約KTV,約拍的約拍,約飯的約飯。

02

還記得剛到台灣的時候,心裡想著:哇,我們要在這兒待一個學期!這得過得多慢啊!甚至隔壁寢室的小姐姐還把她男朋友的備註改成了倒數日,以至於我每次看到都以為她在和不同的人聊天。

2月的高雄就已經有二十多度了,雖然晚上還是很冷,但是白天必須塗SPF50的防曬霜。

義守大學是一所綜合大學,建築偏歐式,寢室明文規定不可以在陽台晾曬衣物,只能統一放到每層樓安裝的烘乾機裡。

剛到台灣的我們十分不理解這樣的生活方式,畢竟在大陸我們都習慣了自然晾乾。

不過由於一層樓只有一個烘乾機,所以姑娘們經常會因為這個發生爭執。

嗯,果然,我還是懷念把衣服掛陽台的日子。

03

在台灣的學校,教師們更注重學生的實踐和獨立思考能力培養。

現代詩欣賞與創作的老師曾說,其實每個學生來到大學學的都不是專業。

我好奇這般獨到的言論。

不覺提問:那什麼是專業呢?

「專業是你進入到某一個領域,工作十幾年,反覆從事同一件事,那才叫專業。」

來到大學的每一個人,應該要學會的是思考,應該完善的是理念,應該培養的是健全的人格。

「你應該學會開口說,不管那是對的還是錯的。」

和學姐報了一門西方思想史的課,很自信地以為用中文系學過的知識應付一下就行了,怎麼也沒想到這是一門哲學課。

到現在我們都還在為期末的「電車難題」忙得焦頭爛額。

可是老師更強調我們說出屬於自己的東西。

他要的不是Google上可以查到的資料,他要的是我們對於這件事的看法。

正確的也好,錯誤的也罷。

都是生命中的寶貴經歷。

台灣追求的並非嚴格意義上的非黑即白,而是你對這件事的思維方式和思維過程。

台灣的教育更有勇氣直面社會上許多存在禁忌感的現象。比如邊緣女性。

有一段時間我負能量爆炸。

朋友都勸我歇一歇,把關於女性議題方面的作業暫停。

或許這門課存在著太多的禁忌,接觸久了真的會讓人懷疑人生,可是就像許伊紋對劉怡婷說的那樣:「你可以選擇假裝世界上沒有人以強暴小女孩為樂,假裝從沒有小女孩被強暴,假裝世界上沒有精神上的癌,假裝這個世界上只有馬克龍、手沖咖啡和進口文具。但你也可以選擇經歷並牢記她們所有的思想、思緒、情感、感覺、記憶與幻想,緊緊擁抱著她們的痛苦,然後,替她們活下去,好好地活下去。」

這些話給了我答案。

為什麼要像一個受虐狂一樣堅持著把女性議題做下去?

因為我更希望,在經歷了思想和精神上的痛苦後,我們可以代替她們更好地活著。

04

最後。

離回去的日子越來越近了,我也打算慢慢整理一下思緒把這麼多天的遊學經歷整理成一篇篇的文章。

不管如何,我都覺得這一趟行程,沒有浪費。

它注定會成為我心海中最璀璨的島嶼,無論過去、現在、未來,至死不離,熠熠生輝。(陳科穎/交換生)

(本文來源:兩岸青年公眾號)

【徵文啟事】

中時新聞網「兩岸徵文」欄目,徵文主題:台灣人看大陸、大陸人看台灣、兩岸看世界、兩岸一家人、兩岸新時代,歡迎全球華人投稿。

期盼作者透過親身經歷的故事,刻畫兩岸社會肌理,描繪世界見聞,打破刻板印象,促進兩岸民眾相互瞭解、建立全球視野,向讀者展現時代的脈動與發展趨勢。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臉書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520ROC,歡迎線上互動。

#台灣 #一個 #專業 #應該 #假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