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中新社)
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中新社)

一、中美滑向新冷戰

蘇聯解體30年,冷戰幽靈歸來,中美滑向新冷戰。季辛吉警告「2021年美中關係緊張是美國的最大問題,也是世界的最大難題」,「如果我們不能解決這個問題,那麼,中美兩國就會爆發一場冷戰」,「核武在冷戰期間就足以毀滅世界,近年核技術和人工智慧長足進步,而中國和美國都是這方面的領導者,世界末日威脅因而倍增。人類有可能迅速自我毀滅」。去年11月出版的《人工智慧時代:和人類未來 》,系統性闡述了與季辛吉相同的思考。

美國《外交》雜誌1999到2008年刊出有關新冷戰的論文僅4篇,2000到2018年30篇,2018到2021年短短3年達到50篇,2021年甚至出版了新冷戰專刊。

二、反思冷戰

(一)重溫羅斯福總統的初心

二戰結束前,美國羅斯福總統先後召集開羅會議(1943/11/23-26)、德黑蘭會議(1943/11/28-12/1)、雅爾達會議(1945/2/4-11),尋求戰後的長久和平。戰後舉行佈雷頓森林會議(1944/7/1,44個國代表在美國新罕布希爾州佈雷頓森林鎮召開),成立國際復興開發銀行(世界銀行前身)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兩大機構,確立了美元對國際貨幣體系的主導權,加上後來的關貿總協定,完整構建了世界經濟體系。此外,羅斯福並佈局世界安全架構,舉行敦巴頓橡樹園會議(1944/8/21-10/7),形成《聯合國憲章》和聯合國的框架。 羅斯福總統為世界和平付出巨大的努力,經多方協調、妥協,中國被日本竊取的領土終得歸還,並成為聯合國常任理事國;蘇聯取回《蘇德條約》讓給與蘇聯的全部利益(波羅的海、芬蘭、波蘭),並將整個東歐劃入勢力範圍,也拿回日俄戰爭失去的遠東利益,並在聯合國擁有3個席位。在羅斯福親自幹預下,蘇聯在IMF與世界銀行的份額從1%提高到12%,更承諾為蘇聯墊付相應黃金。

(二)冷戰如何開啟

不幸的是,1945年4月12日羅斯福去世,失去ㄧ位有遠見、有能力遏止冷戰的政治家。1946年2月22日美國駐蘇聯大使館副館長喬治·凱南,向美國國務院發了一封數千字的長電報,主張遏制蘇聯,1946年3月5日邱吉爾以「鐵幕」為名發表反蘇演說,掀起冷戰序幕,1947年3月12日杜魯門主義出籠。不到2年時間,冷戰形成,這是對羅斯福的政治背叛!

西方發起冷戰,蘇聯應對錯誤。外交上一系列失誤或誤解,因而發生波蘭事件(1944年8月武裝反抗納粹德國)、希臘事件(1944年11月英國軍隊鎮壓希臘人民解放軍)、土耳其事件(1945年蘇聯與土耳其領土領海爭端)、深化了地緣政治的衝突。

由於蘇聯對市場經濟不瞭解,認為馬克思主義關於資本主義週期性經濟危機和帝國主義必然滅亡的理論已經成為現實,對資本主義自我調節能力認識不足,認為佈雷頓森林體系是美西方給蘇聯挖的陷阱,擔心蘇聯被西方經濟危機波及;對戰時體制的盲目自信,認為蘇聯戰勝德國法西斯,靠的就是蘇聯體制的優越性;認為美國已經出現資本過剩,在美國借錢給參與馬歇爾計畫(1947年7月正式啟動,持續4個財年,西歐各國總共接受美國包括金融、技術、設備等各種形式的援助合計131.5億美元,其中90%是贈予,10%為貸款。)國家,讓蘇聯外交遇挫後,就輕率地退出佈雷頓森林體系,甚至一度不參與聯合國事務,一大批國家主動或被動選邊站隊。

(三)冷戰的後果

從歐洲到亞洲、拉丁美洲,冷戰陰影無處不在,尤其朝鮮戰爭、兩岸對峙,造成雙方相互敵視、仇恨,親人阻隔、手足相殘。冷戰已過去30年,但冷戰遺留的朝鮮半島、海峽兩岸,至今仍然是影響世界和平穩定的火藥桶。美國自己也被一個酒鬼、賭徒、納粹粉絲掀起的所謂麥卡錫主義,攪得社會人心惶惶、烏煙瘴氣,麥卡錫主義餘孽至今猶存,冷戰給全世界造成的損失無法估量。冷戰不是人類的進步,而是相互的殘忍損害,是人類歷史發展進程的反動。一戰、二戰和冷戰是人類20世紀的三大恥辱!

(四)警惕新冷戰

冷戰後,有人自認為是勝利者,是「不戰而勝」,不但沒有反思發動冷戰對人類犯下的罪惡,反而一度沉浸在「歷史的終結」的幻覺中。近來更有人熱衷於從冷戰中尋找發動新冷戰的靈感或經驗,世界陷入新的緊張和危險。

今天,即使有人實際上已經在策動新冷戰,卻不敢公然打出新冷戰的旗號;即使有人模仿喬治坎南寫了所謂《更長的長電報》,卻不敢公開署名;拜登總統在聯大第一次演講,明確聲稱「美國不尋求新冷戰」。

就客觀條件而言,冷戰需要形成兩個彼此隔絕、平行的政治軍事經濟體系。而中國改革開放40多年來已經深度融入世界,中國成為世界第一大貨物貿易國,是120多個國家的最大貿易物件,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長期保持在30%左右,2019年中國出境旅遊人數達3億人次,出國留學人員超過70萬,學成回國人數超過58萬,中美之間每年500多萬人次往來,每週330個航班。2021年中美貿易總額可能達7300-7500億美元。

今天並不具備發動新冷戰的客觀條件,或者說,發動新冷戰並不容易。但有人馬不停蹄、夜以繼日地創造條件:美國新一屆國會不到半年就炮製了300多涉華法案,2018年3月22日至2021年12月18日,美國政府把611家(另一說近千家)中國實體納入實體清單制裁(2018年63家被納入實體清單,2019年151家,2020年240家,2021年截至12月28日157家)。美國還在國際社會拉幫結派,儘管目前暫時不具備開啟新冷戰的條件,但是,我們不能掉以輕心。只有徹底否定冷戰,才有可能避免新冷戰!

(五)新冷戰的前景

一位資深美國外交家、學者指出台灣問題可能引發中美直接軍事衝突,但是如果把台灣問題和古巴導彈事件相比,今天中美的角色和當年美蘇的角色正好調換了。

有人把喬治坎南的長電報文本進行了簡單修改:把「蘇聯」替換「美國」,把「美國」替換成「中國」,把「莫斯科」替換成「華盛頓」,把 「克裡姆林宮」替換成「白宮」,把「共產主義運動」替換成「反華運動」,絕大部分內容都像是在說今天。

普丁形容「美國正以自信且堅定的步伐,走在蘇聯的老路上」,即使新冷戰最終不幸開啟,但歷史的演進方向和結果,未必如新冷戰策動者所預期。但無論如何,新冷戰都將置人類於前所未有的巨大風險之中,所有有良知的人們都要站出來反對開啟新冷戰!

三、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的呼籲

12月10日,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在民主峰會提出「後啟蒙時代」,認為「人們已遠離作為現代民主基石的啟蒙運動價值觀,非理性橫行,民粹主義、本土主義、白人至上主義和各種形式的種族主義、極端主義,社會凝聚力受到毒害」,憂心「科學和理性正遭到圍攻。」,「人們不需要那些通過煽動恐懼和不安全感,兜售謊言,誘人從惡,來喚起人類最黑暗衝動的領導人。」「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應重新承諾《聯合國憲章》和我們為所有人建立一個更美好、更公正的世界的共同承諾。」

古特雷斯的講話與會上一些聒噪可謂「雲泥之別」,但秘書長的講話被忽視了,迄今沒有得到國際社會應有的關注。法國啟蒙運動,最重要的精神是確立理性主義,理性才是上帝。今天,世界最稀缺的可能就是理性。

當今世界何止是遠離了啟蒙運動價值觀?而是已經背叛了文藝復興、宗教改革、啟蒙運動、工業革命以來,無數哲人先賢等所奠定的現代文明價值!當今世界需要一場新的文藝復興、新的宗教改革、新的啟蒙運動、乃至新的工業革命,當今世界需要一場新的世界範圍內的思想運動!

那些在國會、在國際舞台一遍又一遍公然造謠、撒謊者,視康德心中無比崇高的道德律為何物?那些公然違背摩西十誡(第九誡「不可作假見證陷害人」)者,卻要建立所謂「亞伯拉罕聯盟」,何其諷刺?

但丁寫《神曲》影響後人,是否應該有人寫出新的神曲,告誡人們新冷戰使人類步入地獄後的慘景?桂冠詩人彼特拉克書寫了十四行詩,是否應該有新的桂冠詩人,再次告訴世人任何民族、任何人都有追求美好生活的權利?薄伽丘寫了《十日談》,是不是應該有人寫一些當今世界那些道貌岸然的政治人物的虛偽醜陋?

重溫宗教改革:當年羅馬教皇發發贖罪券」斂財,馬丁·路德提出《九十五條論綱》,揭露了羅馬教廷墮落。當今世界,新型贖罪券早已大行其道:買美國軍火!買美國產品!某國派人在國外把一個記者殺害並殘忍分屍,這樣令人髮指的慘案,似乎也沒什麼大不了,是不是因為花巨資購買了美國軍火就贖罪了?

加爾文傳播新時代的新教或常識,馬克斯‧韋伯提出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他們把(白)人(基督徒)的世俗成就和榮耀上帝聯繫起來。今天,是不是應該把「人」的範圍擴大到所有的人,而不管他的膚色、信仰、價值觀、政治制度?他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和成功,是不是都在給全人類增添榮耀?作為中國人,也許不認為自己的世俗成就可以「榮耀上帝」,那他「光宗耀祖」可不可以?「民族復興」行不行?

中國對反右運動、文化大革命的否定,中國的改革開放,其國際意義是對冷戰的否定和超越。中美關係的改善,兩岸關係的改善,也是對冷戰的否定。

面對美國遏制打壓,中國被迫作出必要反應,如貿易戰。但是,對美國的經濟科技脫鉤,騷擾學生學者,目前為止,中國並未作出對等反制。但打壓似乎遠未停止。個人認為,有人就是要推動中美脫鉤。中國堅持對外開放,甚至開更大的門,負面清單越來越短。中國的內外政策顯得穩健成熟。

中國正在為某些強大的勢力策動新冷戰而付出巨大犧牲!中國是在為避免新冷戰付出犧牲,忍辱負重,不僅僅是為了中國,更是在為全人類不再重蹈冷戰覆轍而付出犧牲,是一個負責任大國的擔當。

四、雙螺旋軸心融合(Double helix axis integrate)與文明衝突

雅斯貝爾斯軸心文明說、亨廷頓文明衝突論。軸心,是一種文化結構,目標與手段的二維組合,普遍存在于各文明的內部。中國古代思想的軸心結構:老子無為求有為,莊子無為求無為。儒墨有為求有為,禪宗有為求無為。雙螺旋,在軸心平面加上時間(歷史)軸,按照知/行、體/用、思想/行動、理論/實踐、物質文明/精神文明等形成雙螺旋。中國的伏羲女媧,陰陽八卦的文化DNA,符合自然哲學。融合:內聖外王,知行合一,中體西用,理論與實踐相結合,兩個文明兩手抓兩手都要硬;雙螺旋軸心融合,既有矛盾衝突,也有吸收演進,在此過程中可能產生新文明。

猶太教、基督教(新教、天主教、東正教),希伯來與希臘構成的猶太基督教文明,成為世界文明的中心,由歐洲領跑世界,美國繼承並發揚光大,吸納包容多樣化文明,成為新的應許之地。

中國諸子百家,吸收佛教,形成禪宗,程朱理學、陽明心學。儒家文明與基督教文明早有互動,如唐代景教、西安碑林、宋代開封猶太人、明代利瑪竇、徐光啟等,康熙與傳教士的互動留下諸多文化資產。洋務運動、戊戌變法、君主立憲,直到創立共和,都大規模學習借鑒猶太基督教文明。但《聖經》與炮艦彰顯猶太基督教文明最大問題,在於其文明精神與野蠻行為的矛盾,給猶太基督教文明與中華文明的融合帶來困難。

自軸心文明產生以來,各文明均以雙螺旋軸心融合方式演進;大航海、地理大發現之後,在歐洲殖民擴張的同時,不僅在四大軸心文明內部,更在四大軸心文明之間全面開啟雙螺旋軸心融合。這個進程推動文明進化,並創造新文明。

五、中美關係與台海形勢

(一)中美關係

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2020/7/9就推動中美關係走出困境、重回正軌提出三條建議:一是啟動和開放所有對話管道。二是梳理和商定交往的清單,形成雙方合作、對話與管控三份清單。三是聚焦和展開抗疫合作。2021/7/26再次提出兩份清單、三條底線。(要求美國糾正對華錯誤政策和言行的清單,中方關切的必要解決的重點個案清單。底線一,對於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美國不能挑戰、污蔑或者試圖顛覆,這是中方必須堅守的核心利益;底線二,取消美國對中國的所有單邊制裁、高額關稅、長臂管豁以及科技封鎖,這涉及人類的基本良知,中國人民也有追尋更好生活的權利;底線三,對於中國主權以及領土完整,美國不得破壞干涉,尤其是在涉疆、涉藏、涉港、涉台問題上,奉勸美恪守承諾,行事慎重。)王緝思提出中美關係三條底線:和平方式,經貿合作,人文交流。

國務卿布林肯的競爭、合作、對抗三分法,是典型猶太思維的平行邏輯。戴琪則提出持久共存(Durable coexistence) ,蘇利文提出有效共存(Coexist effectively),坎貝爾先後提出清醒共存(clear eyed coexistence)與和平共存(coexist and live peace)。艾里森教授提出:要麼共存,要麼共滅(coexist or co-destruct),何瑞恩新著Stronger : Adapting America’s china Strategy in a age of competitive interdependence提出競爭性相互依存。

中國提和平共處由來已久。1953年提出和平共處五項基本原則,華沙會談再次向美提出。赫魯雪夫提出三和(和平共處、和平競賽、和平過渡)。1969年尼克森上台後接受了和平共處。1972年《上海公報》用了和平共處。拜登政府不同意使用和平共處,認為是冷戰時期用語,主張用和平共存(coexist peacefully)。個人認為應該是「競合共生」: 競爭、合作、共生(Competition,Cooperation and Symbiosis or Inter-growth)。

但核心問題是,美國能不能、何時、怎樣才能接受一個不同於美國政治、歷史、文化、種族的中國復興?

(二)大陸對台方針政策

大陸歷經解放台灣(武統)時期,和平統一、一國兩制(和統)時期兩個階段,目前是融合發展、民族復興時期。

(三)中美關係與台海形勢

如果中美開啟新冷戰,台海勢必回到比1978年前更嚴峻的對峙時期,台海熱戰成為大概率事件。如果兩岸熱戰,美將以此為藉口堂而皇之開啟中美新冷戰。中美新冷戰、兩岸熱戰,不僅必然給中美兩國人民和兩岸同胞造成重大損失、災難,也勢必給全人類帶來難以估量的損失、災難。中美避免新冷戰,才可能有台海和平穩定;兩岸融合發展,就是減少中美關係發生新冷戰的可能性。

任何推動中美脫鉤、兩岸脫鉤,加劇中美對立、加劇兩岸對立,都是在推動中美新冷戰,都是在推動兩岸熱戰。在美國和台灣有強大的勢力,試圖把新冷戰強加給中美兩國,試圖把台海熱戰強加給海峽兩岸。大陸要高度警惕,堅決反對。(作者為大陸兩岸問題專家)

#新冷戰 #冷戰 #美國 #中國 #蘇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