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年輕人騎機車跑山。(李梅尼格供圖)
大陸年輕人騎機車跑山。(李梅尼格供圖)

「在沒有人的隧道裡,將摩托車開得飛快,前輪高高揚起,只有後輪的一點點沾著地,格子衫乘著風肆意飛舞。」在電影《四海》中,劉昊然飾演的阿耀,是一位機車少年,在飛馳電掣的機車互飆和摩托車特技展示中,阿耀認識了外面的世界……

不止是《四海》,如今,「摩托車」這一元素被越來越多的運用到電影和綜藝中。電影《少年的你》中,易烊千璽飾演的小北騎著摩托在城市浪跡生活,摩托的轟鳴躁動映襯著血氣方剛的少年心;韓寒先後導演的三部電影《飛馳人生》、《乘風破浪》和《後會無期》,也都有摩托車出鏡;綜藝《哎呀好身材》中,張天愛更是直接騎摩托車登場……

摩托車頻繁出現在大銀幕背後,是其不再只是簡單的交通工具,而更多的代表著年輕人對自由的嚮往。在被賦予了諸如「拉風」、「炫酷」、「潮流」等越來越多的標籤後,也具備了很強的社交功能。

小紅書上,關於摩托車的筆記超過44萬篇,相關搜索包括「摩托車教學」、「摩托車裝備」、「摩托車穿搭」、「摩托車拍照」等。抖音上,機車相關話題的短視頻播放量累計超973.6億次。極限的壓彎,炫酷的裝備,修身的騎行服,再加上公路背景和自然風光的映襯,一張張堪比大片的美照和視頻,被點贊和收藏。

但實際上,玩摩托車並不是新事物。在北京郊區的深山裡,早已盤踞著一群玩摩托車的「老炮兒」,他們從十幾歲開始接觸摩托車,一直馳騁到中年。

「十渡的紅井路、懷柔的范崎路、門頭溝的撩峰山,延慶的四海鎮和百里畫廊……」提起北京跑山的網紅路段,80後摩托車玩家李梅尼格如數家珍。他對燃財經表示,一到週末或小長假,浩浩蕩蕩的摩托車騎行隊伍就成了這些路段無法忽視的一道風景。

「近兩年,機車隊伍中95後和00後的年輕人越來越多。」談起這兩年摩托車圈子的變化,李梅尼格說道。

去年4月「入坑」,1998年出生的阿翔便是其中之一。

以七八十邁的速度,行駛在北京市懷柔區的范崎路上,感受速度的同時欣賞著周邊的風景。一路上,不斷有陌生的摩托車騎手結伴飛馳,大家會默契地用「豎期拇指」或按兩聲「滴滴」的方式互相打招呼。「出去跑山會讓我覺得一整天都很充實,忘掉一切煩惱,還可以認識一些摩友。」在阿翔看來,「跑山」是最放鬆的時刻之一。

青年消費群體的崛起,使得摩托車註冊量明顯增長。根據公安部的數據,今年一季度,中國摩托車新註冊登記271萬輛,與2021年同期相比,增長了33%,與2020年相比增長了152%。2021全年摩托車新註冊登記1005萬輛,比2020年增加179萬輛,這一數字在近三年保持著快速增長。

在李梅尼格看來,短視頻等社交平台的崛起,給了年輕人更多瞭解摩托車的渠道。

而這屆年輕人手中「閒錢」的增多,也是讓摩托車「出圈」的原因之一。「畢竟玩摩托車本身就是一項有一定門檻的『燒錢』愛好。」

如李梅尼格所說,大數據顯示,摩托車單車價格均超萬元。其中,入門車型起步價少則2萬元(人民幣,下同),最便宜的美式巡航的車型也需9萬多元。整車之外,相關裝備的價格也不容小覷。小件兒的手套,價格從百元到數千元不等。騎行服少則幾百,多則幾千或上萬。頭盔的價格則更高,一千元、幾千元到數萬元不等。

「但上述這些均不是最燒錢的,改裝才是。小改幾千元,大改幾萬元,深度改裝幾十萬或近百萬元……有時候改裝費比車本身都貴。」李梅尼格告訴燃財經,這或許也就注定了摩托車「復興」運動終究是場小眾的狂歡。

作為速度與激情的象徵,摩托車讓無數年輕人為之著迷。

01年轻人爱摩托车

尤其是隨著消費能力較高、更加追求精神層面滿足與自我價值提升的「Z世代」的崛起,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更是將玩摩托車看作一種新的生活方式。他們迷戀玩車、拉風、跑山、賽道、摩旅與極限運動,也將機車視為悅己型消費之一。

作為新手,阿翔的第一台車是小排量的大陸國產摩托無極300r,大概2萬元左右。「買摩托的人大概可以分為兩種,一種是為了代步,另一種是為了速度與激情。我是兩者兼而有之,既用它來代步,又喜歡週末溜車跑山,解壓放鬆。」阿翔對燃財經表示。

和阿翔一樣,王昊也經常跑山溜車,而第一次獨自跑山的經歷讓王昊至今記憶猶新。「迎面遇到了一行摩友,他們齊刷刷地豎起了拇指跟我打招呼,我同樣豎起拇指回禮。」王昊告訴燃財經,這是圈子裡約定俗成的「騎士禮」,表示大家都是相同的愛好者。

2019年,王昊買了第一台摩托車,一輛二手的杜卡迪,花了近22萬元。他告訴燃財經,因為父親是汽車兵,受父親影響,很小的時候,他就學會了騎摩托。但因為摩托車危險性高,家裡一直不同意他買車,直到他自己攢夠了錢,才擁有了人生第一輛摩托。

很多「摩友」都喜歡混圈子,然而阿翔和王昊都喜歡獨行或約上三五好友一起跑山。阿翔對燃財經表示,身邊有朋友參加了摩托車俱樂部,但出去騎車的時候規矩特別多,要提前規劃好路線,要保持隊形並聽從車頭指揮。

「雖說規矩是為了騎手的安全著想,但我還是會覺得少了很多自由感。」為了兼顧安全和自由,從去年5月開始王昊不再跑山,而是選擇了安全係數較高的賽道騎車。

燃財經瞭解到,幾乎每個月,王昊都會抽一到兩天,從河北保定到北京順義跑賽道。「相比於公路騎行,賽道騎行能在很大程度上保障安全。」王昊表示,有車的騎友,一天的費用大概是1000元。如果需要租車和裝備,一天的費用則會在2200-2500元不等。

跑賽道。(王昊供圖)
跑賽道。(王昊供圖)

和近幾年才入圈的王昊與阿翔不同,80後的李梅尼格是圈裡的資深玩家。

1997年,10餘歲的李梅尼格經常偷騎父親的摩托車,雖然每次被逮到都免不了一頓揍,但騎著摩托車追風的日子還是成了他青春回憶中「最刺激」的篇章。

李梅尼格對燃財經表示,那時候二三線城市的進口摩托車行特別少。19歲的時候,李梅尼格擁有了自己的「愛車」。

「以前人們騎摩托車公路旅行大概也就三五千公里,但近四五年有很多人會騎摩托車環球旅行,除了騎車技術,應對自然情況也是考驗。」對摩托車有過「激情歲月」的李梅尼格,談起摩托車雖熱血不減當年,但卻多了幾分成熟與責任,「安全」更是被他常掛嘴邊的字眼。

02社交平台助推下的Z世代「新寵」

事實上,和李梅尼格年齡相仿的「摩友」大有人在,而摩托車也並非是現在才火起來的「產物」。

李梅尼格回憶表示,在他年輕的時候,年輕人對摩托車的愛遠比現在瘋狂,與之對應的則是很多人為了「耍帥」,喜歡駕駛摩托車在公路上飛奔。「享受『刺激』的同時,也讓摩托車的口碑每況愈下。」

「鬼火少年」也順其自然成為那個時期的特有產物。所謂「鬼火」,實際上是一種踏板摩托車,裝上彩色LED燈,能在夜裡發出鬼火一樣的光。「鬼火少年」指的是喜歡成群結隊駕乘「鬼火」摩托車,卻又常發生事故的青少年。

在「鬼火少年」逐漸成為網路流行詞,摩托車帶來的安全隱患逐漸增多後,各大城市相繼都推出了限摩、禁摩措施。

李梅尼格生活的天津也從2006年開始實施了「禁摩令」。彼時,24歲的李梅尼格不得不將摩托車封存到車庫的角落,但對摩托車的熱愛還是會驅使他時不時地擦上一擦愛車,做做保養,順便懷念一下風馳電掣的19歲。

再後來,李梅尼格在北京市延慶區的百里畫廊風景區開了一家民宿。有著「北京最美景觀大道」美譽的百里畫廊逐漸成為了摩托車騎行愛好者的網紅打卡地。

大概從2017年開始,李梅尼格發現來「百里畫廊」騎摩托車的人越來越多。「很難想像在如此偏遠的京郊,趕上節假日騎行人多的時候,騎摩托的我會在自家門口堵上20多分鐘。」

實際上,摩托車群體之所以會在2017年明顯增多並非巧合。一方面,短視頻崛起,多元的傳播形式為摩托車行業帶來了新機遇。

短視頻平台上,摩托車已經成了流量密碼。博主們不僅會發佈機車改裝、機車視角風景的短視頻,還會在機車服下大秀好身材,其相關視頻點贊量分分鐘上萬。

靠玩機車而走紅的「痞幼」在抖音上坐擁2633.1w粉絲,20歲的她已經能駕馭多種重型機車。憑借那些價值不菲的「神車」和車技,很快就紅遍短視頻平台。

活躍在抖音和B站上的博主「車輪上環球的小白同學」,因從加拿大騎著摩托回中國而被網友關注,而後又開啟了環中國之旅。機車圈大神「六翼」則靠著在抖音、B站上分享騎行知識圈粉無數。

隨著摩托文化受到越來越多年輕人的關注和喜愛,平台也紛紛構建起更垂直的摩托車內容社區。

2021年,快手發佈「快手新騎域激勵計劃」,通過為優質內容提供流量、活動激勵等機制,鼓勵更多摩托車內容創作者參與表達與分享。

小紅書也於今年3月開展「機車派隊 主理人集結中」活動,邀請創作者帶話題發佈筆記分享機車生活,並給予流量獎勵。

抖音機車話題、小紅書機車筆記。(來源/燃財經截圖)
抖音機車話題、小紅書機車筆記。(來源/燃財經截圖)

另一方面,摩托車相關政策也在2017年開始有所放鬆。公開資料顯示, 2017年,西安在全國率先解禁了摩托車。2018年起全國放開網上提檔,摩托車實施異地考證。到了2020年,全國人大代表、吉利董事長李書福呼籲,適度解禁摩托車。

除此以外,「降價」成為近兩年摩托車行業的主流聲音。其中既包括大貿入華的節奏加快,以較高性價比的車型搶佔市場,如BMW、Vespa、Harley Davidson、Ducati等都在中國開起了自己的品牌店。又包括豪爵、光陽、春風、貝納利、無極和輕騎大韓等國產品牌紛紛降價。

「摩托車這個東西,底層是帶著叛逆的基因,與年輕人的性格非常相符,這也是能快速發展的一個因素。從2018年、2019年開始,中國市場的年輕消費者們,已經開始將摩托車當成一種潮流玩具來消費。平時不能開,大家就週末開。城裡不能開,大家就去郊區旅行開。休閒、拍照、打卡摩托車消費很重要的附加屬性。」摩托車行業觀察者李月在接受新熵採訪是表示。

03燒錢的瘋狂

玩家的增多、品牌的豐富以及社交平台的助推,在一定程度上帶動了摩托車銷量的回升。然而隨著摩托車的火熱,存在於摩托車中的問題再次顯現。

危險,則是被提及最多的詞彙之一。李梅尼格告訴燃財經,每年的摩托車展,他都會看到有不少坐輪椅和拄著枴杖的摩友。

除了危險性,對比其他休閒娛樂運動,摩托車的入門門檻也更高一些。

「玩車會上癮,買車也會上癮。各種仿賽、街車、復古、巡航各買一套,就算不騎,看著也高興,這是有錢人的玩法。沒錢就一輛車騎到報廢,快樂也不會減少。」阿翔對燃財經表示,玩車既有技術門檻也有資金門檻,但「窮有窮的玩法,富有富的玩法」。

「窮玩就是裸車加頭盔,最多就是過了新手期後,小排量換大排量。但富玩的方法就多了去了。」阿翔表示,近幾年大陸國產摩托車品牌確實增加很多,無論從性價比上還是性能上都有很大的提升,但「富玩」的摩友基本還是會選擇進口車。「買輛進口大貿,然後改裝,換胎、減震、外觀、輔助排氣等等都能改。車的價格越高,相對應的改裝費也就越貴。」

李梅尼格對燃財經表示,因為喜歡摩托車的人大部分都強烈追求個性化,所以基本上都會選擇改裝。如果僅僅是改外觀,那花費還可以接受,但如果是深度改性能就特別燒錢,改一輛車花費十幾二十萬元的摩友不在少數,四五十萬甚至百萬元的也屢見不鮮。

除此之外,維修和保養的費用也不容易忽視。

李梅尼格表示,好的進口車維修保養成本很高,一個小小的後視鏡維修費就能高達幾千元。如果是一輛意大利原裝某品牌踏板摩托車,因為配件也需要進口,買車花5萬元,但維修也要花到3萬元的情況。

「另一項花費在裝備上,一套中檔的頭盔、手套、護具、機車服和鞋子,大概要7000-8000元。因受季節影響,很多騎手最少需要準備3套服裝以應對季節變化。」

危險和燒錢固然是擺在想要入坑的年輕人面前的門檻,也會使得這個行業發展受限,但卻依舊阻擋不了年輕人對「風和自由」的嚮往。

根據中國摩托車商會公佈的數據,2021年,大陸摩托車產銷量均再次恢復到2000萬輛,是2014年以來的最好水平。

中研產業研究院報告的數據亦顯示,2021年,摩托車的全球市場將呈現6.87%的強勁增長,預計市場規模將從2021年的2985.8億美元增長到2028年的4856.7億美元。

圍繞著摩托車而形成的周邊市場也達千億規模。

在2021年12月29日舉行的中國摩托車商會會員大會上,中國摩托車商會常務副會長李彬指出,中國休閒娛樂摩托車市場正處於快速發展階段,隨著人們收入水平的提高,年輕一代更追求有品質生活方式,休閒娛樂摩托車市場仍有很大的發展空間。由休閒娛樂摩托車所延伸的摩旅、服配、文化、展覽更是具有千億的市場空間。

李彬在接受《機車速客》採訪時表示,摩托車文化是一個廣泛的概念,它不僅僅是單純的車手騎行和娛樂,還應包含對車手的安全騎行教育、駕駛技能培訓以及俱樂部建設等多方面,車手要學會與包括機動車和行人在內的社會各方和諧相處。「違規改裝、炸街騎行、超速跑山等魯莽行為,不僅害人害己,也不利營造健康向上的摩托車文化。」(張琳/燃財經工作室)

(本文來源:「燃次元」公眾號ID:chaintruth)

#摩托車 #社交 #機車 #小紅書 #年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