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14年俄羅斯武力兼併克里米亞後,就注定了俄烏再戰的結局,差別只在於何時打、由何方決定先發制人,期待雙方就克里米亞主權問題和平收場,無異緣木求魚。

造成戰事難以避免的根本因素,乃基於在俄羅斯的認知中,克里亞米地區乃至於烏克蘭作為主權獨立國家而存在的事實,是由於蘇聯政治需要所創造,而非基於歷史、地理固有之存在。克里米亞地區至少是在主權國家觀念建立後,先後被俄羅斯帝國與後繼的蘇聯所統治,遲至二戰後的1954年,蘇聯才將其劃出俄羅斯蘇維埃聯邦社會主義共和國之外,轉而劃入烏克蘭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

而現代烏克蘭國家的雛型,也是扈從在蘇聯所孕育出生。至少從二戰後,烏克蘭修訂憲法,成為部分情況下享有國際法主體地位的半獨立實體,也因此烏克蘭雖是創始會員國,但其外交事務始終由蘇聯代表負責。直到1991年蘇聯解體前,蘇聯所有加盟共和國中,除了常任理事國由蘇聯代表外,僅烏克蘭和白俄羅斯二國是聯合國的成員國,蘇聯在聯合國擁有3個席位,造成「一國三票」的特殊情形。從克里米亞與烏克蘭的主權行使與變遷過程來看,都可以發現烏、克的存在是基於蘇俄的政治需求所安排,而非民族自決所產生,也因此俄羅斯的翻臉其來有自。

如今普丁積極推動俄羅斯復興運動,試圖實現舊蘇聯的政治勢力範圍,以確保其國家安全與地緣政治優勢的存在。烏克蘭作為當初蘇聯第二大加盟共和國的歷史事實與現實需要,早已為戰爭爆發埋下地雷。

俄烏戰爭至今,俄羅斯未能取得勝果,頗有自陷泥淖之勢。然而「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要讓俄國吐出已實質取得的克里米亞與烏東地區土地談何容易?作為聯合國常任理事國與擁核國家的俄羅斯一旦讓步,則樹倒猢猻散的骨牌效應必然出現,如今曾被恥笑「芬蘭化」的芬蘭已經公開宣布加入北約的意圖,前蘇聯的加盟國們想必也聞到了「轉大人」契機,俄烏戰爭的結局也將為俄羅斯的前途指路。

而不幸的是,中華民國的固有領土中,就曾有一個「烏克蘭」、「克里米亞」的存在—唐努烏梁海。這個在外蒙古西北方,已與現今中國領土隔離,現今是俄羅斯一部分的圖瓦共和國,從頭到尾都是蘇聯武力強佔造成的歷史事實。1948年蘇聯宣布圖瓦人民共和國併入俄羅斯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為圖瓦自治州,當時蔣中正的中國政府通過駐蘇大使向蘇聯政府提出嚴重抗議,並聲明保留一切權利。

爾後兩岸形勢大變,唐努烏梁海從中國固有領土淪為另一個亞細亞的孤兒。在民進黨執政時期,2006年立院通過廢除《蒙古盟部旗組織法》,至此唐努烏梁海已正式被中華民國政府出賣無疑。曾有人發文向外交部詢問唐努烏梁海歸屬,外交部回覆頗為奧妙:「查唐努烏梁海係泛指介於薩彥嶺至唐努山之間狹長地帶,面積約17萬平方公里,原屬外蒙古一部份」,「另查蒙古於1961年10月27日加入聯合國,係一主權國家,與世界140餘國維持外交關係,其中包括中國大陸」。

然而事實是,在1948年蘇聯宣布圖瓦人民共和國併入俄羅斯為一自治州時,國民政府國防部第二廳廳長侯騰向國民政府主席蔣介石報告了此事,並指出:唐努圖瓦共和國「原為我唐努烏梁海之西部」、唐努烏梁海「向非庫倫外蒙政府所屬」。易言之,唐努烏梁海與外蒙古本就非屬一部,即便因外蒙的事實存在,導致唐努烏梁海成為未與中國本土連接的一塊飛地,也無礙於其為中國領土的事實。後來中華民國駐蘇聯大使傅秉常更發出照會蘇聯外交部聲明唐努烏梁海係中華民國領土,聲明中國立場。

事過七十餘年,蘇聯早已解體,繼受政權的俄羅斯國力衰退不止,到了俄烏戰爭已是圖窮匕見,只剩下以核武恫嚇手段來維持五常大國的尊嚴。而與克里米亞一樣,同樣是政治需要創造下的圖瓦共和國,其領土主權被俄國武力侵占至今,卻得不到現今克里米亞、烏克蘭同樣被俄國侵占領土主權的萬分之一同情;而早已淪為斷交部的外交部曾經作出的聲明更是自我放棄主權聲索。

那些致力於「抗俄援烏」的朋友們,不管你們的統獨立場為何,何不也為唐努烏梁海的不幸,來一場正義的「抗俄援烏」如何?

(作者為自由撰稿者)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蘇聯 #俄羅斯 #唐努烏梁海 #中華民國 #烏克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