憲法法庭以憲判字第6號判決,進口肉品及其產製品殘留乙型受體素安全容許量標準,屬中央立法事項;行政院函告台北市、台中市、嘉義市、台南市與桃園5議會所通過「瘦肉精零檢出」的自治條例無效或不予核定部分,均屬合憲。此一判決造成疑慮:難道地方為了人民健康訂立標準,不能比中央把關更嚴?從全民健康的觀點,釋憲案合理嗎?

不可侵犯地方自治公民權

早在今年2月憲法法庭辯論,行政院代表認為,依憲法規定此屬中央有法律統一性、全國一致性必要;更主張「國際貿易政策屬由中央立法並執行,因此萊豬進口涉及國際貿易政策,是中央專屬事項,台灣已加入WTO須遵守國際貿易規範;地方不能各自為政,否則將會影響台灣對外的國際貿易。」

觀之憲法分別規定中央、省、縣之立法及執行事項;爭議無法規定或解釋,由立法院解決之。足見還是要回歸「立法」由民意考量。故先檢視《食安法》規定,原則明定零檢出標準;但明文授權並容許對於進口肉品殘留萊克多巴胺之安全容許量標準,得不採零檢出標準,而另訂安全容許量標準。

顯然對於進口肉品與本土肉品採取雙重標準,這已是爭議的來源;又對殘留容許量標準,法條是「得」並非「不許」。故採取與中央法令更為嚴格之零檢出標準,似屬地方議會加強保障所轄人民健康與安全的立法權限。基於「人民權利」保障需要,經由地方立法機關進一步嚴格把關,法理上並非不許。

憲法法庭判決係以單一國定位作為立論,偏向於中央權力,所以認為中央有法律統一性、全國一致性必要。惟如同大法官蔡明誠不同意見書指出,此一判決的憲法依據值得再推敲;因為此判決忽視地方自治團體自治權限,尤其是我國係採中央與地方均權制度,並非逕採單一國模式,所以地方立法高於中央法律所訂標準,自應被認為在容許範圍內。

判決過度強化中央法律優位,忽視「地方自治」專章,而強化「基本國策」一章有關國際貿易的規定,已有前後倒置、似是而非之嫌。亦即以憲法章節排序於後的國策通則,排除排序於前的地方制度專則,不僅漠視「地方自治」是民主憲政重要一環,更以張冠李戴的經濟議題,凌駕地方議會與民意對「健康權」的訴求,似有欠妥。

憲法講究「人權保障」,縱在單一國體制之下,仍是普世標準;《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即認定各級議會之權利,除依法律之規定,且為民主社會維護國家安全或公共議題或保障他人權利自由所必要者外,不得限制議會權利之行使。亦即限制議會權利必須「法律規定」、「維護國家或公共理由」及「保障人民權利自由之必要」。顯然萊豬案釋憲已然逾越,因為《食安法》尚有彈性、維護國家貿易非屬法定理由、而地方議會制定條例更能保障人民權利。因此,即使「國際貿易」是中央政策,也絕不可侵犯了「地方自治」之公民權。

健康權不受國家不當限制

況且「健康權」已由釋字第785號解釋納入憲法第二章的「人權清單」,健康權在保障人民生理及心理機能之完整性不受任意侵害;國家應以此積極保障人民健康,退而求其次才援引基本國策加以促進。又釋字第738號解釋認為《地方自治條例》可「因地制宜」立法捍衛健康權。所以對權利進一步保障實與「牴不抵觸」無關。

更何況《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明定:「國家要確認人人有權享受可能達到之最高標準之身體與精神健康」;世界衛生組織憲章更表明:健康係人人享受可能達到之最高健康水準,乃每個人之基本權利。健康權具有自由權之意涵,人民一方面可以要求國家積極作為,一方面也有消極不受國家不當限制之權利。

從上述分析加上大法官蔡明誠不同意見書,足知憲法法庭判決反而促使地方採取較低標準進口肉品,並非保障人民權利所必要。行政院此舉,目的是在限制或阻絕當地流通,此有淪為行政恣意或集權苛政之虞,更遑論行政院卻又容許「國防部、教育部、體委會」不買萊豬產品,這其實是基於健康權的雙重標準,並非「抵觸憲法或法律」問題!

地方立法機關立法保護地域人民的健康,中央政府怎能以另一種「國際貿易」理由來限制;當「貿易權」與「健康權」衝突,怎可一刀兩斷只求一邊的利益?此例一開,不僅不利於憲法保障地方自治制度的良性發展,更直接傷害了國民健康權益。

#標準 #權利 #判決 #國際貿易 #健康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