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繼對台鳳梨、蓮霧、釋迦下達禁令後,日前又以「藥物殘留」為由,宣布全面禁止我石斑魚輸往大陸。

消息傳來,蔡英文總統立即表達嚴正譴責,指對岸再次違反國際貿易規範,對兩岸的貿易正常往來毫無幫助,更是片面傷害兩岸關係,不排除到WTO申訴。我認為對岸是藉石斑魚事件釋出警訊,台灣除了進行「法律戰」之外,還必須做好「經濟戰」的準備。

經濟本來就是國家執行對外政策的一個重要工具。在冷戰時代,美國即根據本身的利益,運用「最惠國待遇」(MFN),對不同「反蘇」或「親蘇」的東歐國家,分別施予「獎賞」或「懲罰」。美國採取的這項「區別對待」(differentiation)策略,曾促使社會主義陣營的分化,最後終至瓦解。

中共當初推動兩岸「三通四流」,背後亦帶有明顯的政治目的。中共希望兩岸經濟交流,有助於中國大陸的現代化,並為實現兩岸統一的目標服務。為了「更寄希望於台灣人民」,中共一視同仁,以「無區別對待」(non-differentiation)策略對台「讓利」。近年來,在「反獨促統」的政策方針下,中共把台灣人民做出區隔,改採「區別對待」的策略,選擇性地對台「讓利」。

石斑魚已列入ECFA早收清單,所謂「藥物殘留」的技術性問題,是可以由雙方權責機構,透過協商方式解決的。對此,我方曾嘗試與對岸進行接觸,但得到的是「已讀不回」。這已成為民進黨執政後,兩岸關係的「常態化」現象。

無論如何,在年底中共二十大和台灣地方選舉前,對岸全面祭出石斑魚禁令,不免讓人產生疑惑。因為,這和習近平的「融合發展」理念大異其趣,也會給台灣有心人士,在選戰中操弄「抗中保台」的機會。難道對岸刻意視而不見,決定選擇另一種「無區別」策略,即不再在乎台灣任何人的利益和想法。

對岸當然不會從台灣的角度考量問題。我認為,中共對於俄烏戰爭爆發後,西方國家不斷把台海戰爭擺到檯面上來「熱議」,已逐漸感到不耐。但基本上,中共仍會以「軟硬兩手」來執行它的對台政策;而且硬的會更硬,軟的不會更軟。

中共國防部長魏鳳和,在「香格里拉對話」提出「不惜一戰」的說法,應讓台灣意識到,中共「以武制獨」的決心不容置疑;中共處理石斑魚輸陸的做法,也應讓台灣理解到,在兩岸相互敵視的情況下,認為中共會為了「以和促統」而釋出更多「和平紅利」的想法,是不切實際的。

綠營內部普遍存有「重硬輕軟」的心理,有人視戰爭如兒戲,甚至提出「飛彈可以打到北京」的說法,似乎想來個「硬碰硬」;另一方面,也有人因為台灣在兩岸經貿互動過程中的長期獲利,就視對方的「讓利」為理所當然,忽視「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一般而言,作為對外政策的工具,軍事威脅較易為人感受;但經濟制裁所造成的殺傷力,甚至可以實現武力都無法達成的目標。如果經濟成為中共對台「極限施壓」的手段,試問,美國除了軍售外,此時還能提供台灣什麼幫助?這是台灣所有主張「親美」立場者,都應該回答的一個問題。

(作者為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

#台灣 #石斑魚 #對岸 #中共 #讓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