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歷史角度看俄烏戰爭,可以由小角度,即對烏本身、對俄關係、對俄、烏、歐關係或對俄、北約與美國關係的觀察;也可以有大角度,即對中美世紀大博弈及對全球勢力大格局的影響分析。

中美關係是2010年中國GDP超過日本,中美兩國雙雙進入美國老大、中國老二的「修昔底德陷阱」之後,就開始進入了一個「再也回不去了」的新階段。在歐巴馬時代,美國以「重返亞太」對付中國,沒有用;到川普時代,正式將中國定位為修正主義強權,2019年3月成立跨黨派、針對中國的「當前危機委員會」,並採取一連串前所未有的手段對付中國,效果還是不彰;2021年拜登上台後不得不再度改弦易轍,採合縱戰略,聯合所有可以聯合的國家形成統一戰線對付中國。

但當今世界真正擁有雄厚實力的其實也只有中、美、俄,歐四強,拜登一上台即致電俄羅斯普丁釋出示好之意,又軟化對歐俄均高度重視的北溪2號工程的堅決反對立場,安撫並討好歐俄兩強。與此同時,重啟伊核談判,緩和美伊對立;然後在各方詫異中,不顧形象地自阿富汗倉皇撤軍,所有這一切的戰略布局,就是要聯合各方,尤其歐、俄,以集中力量全力對付中國。

怎料人算不如天算,橫空殺出了個澤倫斯基,執意要加入北約引爆了俄烏戰爭。這場從2月24日開打迄今已約4個月的戰爭,看來有很大概率打成一場持久戰。先不論還會打多久,至少到目前為止已可斷言,美國精心布置針對中國的合縱大戰略已宣告破局。

目前看來,全球四強只有中國基本毫髮無傷。其他三方盤點如下:

一、俄有得有失。壓制了烏克蘭、阻止北約東擴、占領了烏東,是得;另外,盧布打了個漂亮的翻身仗及能源、糧食成了戰略武器,也是意外之得。但軍方、財力、生產元氣大傷,被歐美制裁擺脫不易及丟掉了歐美市場,則是失。

二、歐洲最慘,幾乎一無所得,卻面對能源短缺、物價膨脹、歐元受挫,還有難民問題,同時也喪失了俄國市場,最糟的是外交與軍事主權最嚴重,被美國綁架。

三、至於美國,表面是個贏家,激活了北約、綁架了歐洲、中斷了北溪2號工程、賣出了更多的軍火及天然氣;但另一方面,能源價格大漲無異在美國通膨上火上澆油,全球「去美元化」現象方興未艾,衝擊美元霸權;甚至這一場戰爭可以看到美國已不再能號令天下。當然,對美國而言,最大的代價莫過於針對中國的合縱大戰略已潰不成軍。

最後看看中國。一、從頭到尾,中國堅守中立立場,勸和而不促打(正好與美國形成反差),建立了正面的國際形象;二、俄未被美拉走,反而不得不靠中,普丁同意建設已延宕25年的中吉烏鐵路即為一例;三、俄歐對抗相互失去的市場一部分轉移到中國;四、「去美元化」現象有利人民幣國際化;五、有很大概率,俄烏之戰最終的停戰和平協議中國將擔負關鍵角色並派出維和部隊,甚至有可能主導復建工程;當然六、最大的收穫就是意外地破解了原本來勢洶洶、專門針對中國崛起復興的美國合縱大戰略。

我曾說中國崛起復興之路上有三個國際貴人,分別是季辛吉、賓拉登和川普,現在看來還得加上第四個──澤倫斯基。

(作者為香港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

#中國 #美國 #付中國 #針對中國 #合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