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章寫在16年前,現在看來,有些地方過於激烈。我就是為了郝柏村講「土匪」,而寫了一大堆。

其實郝柏村與我的關係蠻深遠的,一開始就是其妻郭菀華,她發我的第一筆薪水。

我64年進中國電視公司新聞部,郭菀華是會計室的出納,我每個月薪水就是向她領的。

當時只知道她先生好像是個陸軍將領。

郭菀華對我很好,後來我在中視時結婚,她對我夫婦都好。我以後一直想去看她,也向郝龍斌說過。但他說母親身體不好,也就沒成。

郭的叔父是郭寄嶠,她好像在叔父家裡長大。郭是我國最傑出的三大參謀長之一,後來做過國防部長,蒙藏委員會委員長。

他的一生經歷輝煌,其中在民國14年,郭松齡在灤州倒戈反奉,在宣布會議上,只有上校可以入場,郭以少校記事混入會場,就坐在郭松齡對面,親見到這件影響中國近代史的大事。

後來我還給郝柏村做了一個很長的錄影訪問,為了我的張學良紀錄片《世紀行過》。郝把他的一生都講到了,也談到國共內戰,蔣先生的錯誤。

民國37年郝瀋陽作戰,在碉堡裡,他說東北的天氣很冷了,他給太太寫情書,那時還是女朋友啦,寫著寫著,鋼筆竟然涷起來了。

郝的重要幹部郭天祐,也幫我為張學良講過話,我一直記得。

有人說郝龍斌是新派,不太聽他爸爸的。只有一件事,郝柏村認為市政府的會計余文,為了台獨攻擊馬英九的特支費,竟然把余給關到監獄裡面去一年多,這太不公平。後來余文放出來終得在市府復職,還算有一點公道。

可有件事情我對謝啟大蠻抱歉的,就是103年我在省政府做事,台獨大怒,陳其邁還在立法院裡,大罵省主席林政則王八蛋3次,極為凶惡。

結果又扯出說謝啟大也在市政府裡做事,與我一樣都是不對,如何如何等。

後又攻擊謝在香港接受鳳凰衛視訪問,批評了台灣的太陽花,是反對神聖的學生運動,實在不可饒恕。

結果謝啟大一氣就辭職不幹了,正遂了台獨的心意。

過了一周,我在新同盟會大會上,就聽到郝伯村痛罵太陽花,什麼學生運動?根本就是暴力叛亂。

最後郝柏村在他敦化南路的陽明基金會辦公室,對藍天行動聯盟的武之璋說:「之璋啊!說實在的,我們中華民國已經滅亡了!」

然後眼淚掉下來。

我的那篇「敗將言勇」文如下:

賀龍(1896年3月22日-1969年6月9日),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武裝力量中國工農紅軍、八路軍、中國人民解放軍的主要創始人和領導人之一、中華人民共和國十大元帥之一。圖為1937年10月,八路軍120師師長賀龍等人在晉西北前線察看地形。(新華社)
賀龍(1896年3月22日-1969年6月9日),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武裝力量中國工農紅軍、八路軍、中國人民解放軍的主要創始人和領導人之一、中華人民共和國十大元帥之一。圖為1937年10月,八路軍120師師長賀龍等人在晉西北前線察看地形。(新華社)

我在張家界的賀龍銅像前,想起了郝柏村。

郝柏村是國民黨中一位不錯的的將領,蔣經國晚年時對他信任之專,無人能及。他是唯一能領國民黨推翻李登輝的人,但李當時叛跡未著,國民黨人也互有利害,欠缺遠見,郝還成了李所用的最後一個墊腳石,後來的發展實令人扼腕。

但郝此人有民族情感,主張統一,對兩岸關係的看法較正確,惜他為反共觀念所限,對中共仍有點歷史成見,雖屬瑕不掩瑜,仍可一談。

郝柏村有位副官說他有次陪郝回大陸,一路還有記者相隨。此副官說其間《自由時報》記者發稿,無一字批評郝,即證郝並未降共賣台。另外在張家界賀龍像前,地方人士提家鄉人賀之功業,郝則說賀不過土匪耳,弄得全場尷尬。

我對此二點非常不同意。首先,《自由時報》根本是台獨反中崇日報紙,整天以煽動胡扯為能事,郝又豈要這種報紙肯定?如果這種報紙對郝無一點批評,以此證郝通過「忠貞」考驗,豈不說明了郝是「反中親獨」嗎?此不反是對郝的污辱嗎?

郝柏村又豈是要以「愛台」、「愛本土」來肯定其人格的人?其餘生已無政治慾望,又豈要靠那違心之論來否定其愛國的立場呢?

【未完待續,郭冠英專欄每周三刊出】

◎史話歡迎讀者投稿,針對兩岸關注之歷史事實或人物撰文,體例不限,舉凡傳記、論文、散文、書信、日記,撫今追昔之訪談紀錄或自述回憶等。來稿請寄[email protected],主旨註明「史話投稿」,請附姓名與專業背景或居住地。本版對來稿有刪修權,文章僅刊載於中時電子報。

#郝柏村 #台獨 #郭菀華 #謝啟大 #賀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