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口快篩劑接連爆出弊端,獲得食藥署2.4億劑快篩劑緊急使用授權(EUA)的大鑫公司執行長黃南競,13日遭新竹地檢署約談後,檢方向法院聲請羈押獲准。大鑫以販售墨水匣為主業,資本額僅500萬元,卻能得到食藥署EUA,並獲得十餘件政府採購標案,但試劑屢屢傳出無法呈現T線(測試線)或C線(品管線)的品質問題,因而遭到民眾檢舉,檢調搜索約談後,果然發現罪嫌證據。

快篩劑金權鏈浮現

快篩劑採購已經不是第一次出包,5月間就有一家「高登環球生醫」獲得16.5億元採購合約,卻被國民黨踢爆其前身是資本額200萬的「小吃店」,卻能接下這麼大的訂單,懷疑有圖利行為,業者因而宣布棄標。大鑫與高登類似,原本是資本額很小的普通公司,0micron疫情爆發後才變身生醫公司,很快就得到食藥署的進口授權與政府訂單,坐享厚利。食藥署一次出包可能是不小心,兩次出包絕對事出有因,背後不單純。

果然,經過民意代表追查,快篩劑的「特權與金錢鏈」浮現,而且不只高登與大鑫,目前已知共8家公司有類似的鏈結,如白千層公司,今年4月還是資本額50萬元的多層次傳銷公司、因思銳公司是剛倒閉的遊戲公司、弘朗原本賣動物用藥,而4月申請設立的標準生技公司,原先是社區藥房,都獲得食藥署EUA,另外一家獲得食藥署授權的福又達,創辦人為高端總經理,被質疑圖利特定廠商。這其中又以邵博士顧問公司為關鍵,該公司負責人邵明遠自稱曾任食藥署審查員,執行長黃南競先後在醫優科技與大鑫公司負責快篩劑EUA,這幾家公司互有牽連。

大鑫弊案早有跡可循,食藥署卻視而不見,一意孤行給予緊急授權。早在大鑫提出富樂試劑緊急授權申請前,醫優公司早已取得代理權,並獲准輸入600萬劑,但醫優公司後來向食藥署申請廢止許可,並示警衛福部,稱富樂並非美國製而是中國製,而且有仿冒品。事實上,美國FDA及大陸艾康生技都曾警示,富樂出現仿冒品。富樂試劑品質明顯有問題,醫優公司也提出警示,但衛福部不加處理,這不是放水,什麼才是放水?

審查備查曲解法條

大鑫弊案爆發後,食藥署長吳秀梅神隱數日才出面受訪,卻做無辜狀表示,「廠商送來的資料不正確,不是應該要譴責違法廠商嗎?」還搬出「EUA專案核准製造辦法」(第九條)稱非EUA醫材才需要查廠,EUA期間改用「實質審查」取代。

那麼,請問吳秀梅署長,「實質審查」是什麼意思?是廠商送的文件照單全收嗎?明明「審查」不是「備查」,身為署長的吳秀梅不但背棄職務責任與保障人民健康的天職,還曲解法條要民眾去譴責廠商,這是何等不知恥又傲慢的心態,人民為什麼要納稅養你,讓你作威作福呢?

要知道,在363家提出快篩緊急使用授權申請廠商中,只有33家獲准,通過率僅1成,食藥署在准否之間掌握絕對的權力,絕對的權力帶來絕對的腐敗,果然這33家獲准廠商中有8家傳出疑竇,而且情節非常離譜,開小吃店的、賣墨水匣的、開社區藥房的、做直銷的、遊戲公司的、銷售動物用藥的,都在4月間變身生技公司並獲得EUA與採購標案。其中或許有巧合,但疑點太多,食藥署理應自清,並對社會解釋清楚,部長陳時中、院長蘇貞昌也應該出面釐清真相,而不是遮掩護航。

食藥署在吳秀梅強勢領導下,去年就演出一場醜陋的高端疫苗護航秀,疑點未能釐清,因而造成民眾對高端疫苗的信任危機,3月初立委質詢陳時中,高端疫苗仍有庫存279萬劑無人青睞,屆時若因過期全數銷毀,將造成近23億元的國庫損失。現在又爆發快篩弊案重重疑雲,吳秀梅仍然仗勢權勢,並無自省之心,民進黨政府若繼續縱容吳秀梅無恥,那將是民進黨之恥,國人若縱容吳秀梅,就是國恥。

#食藥署 #吳秀梅 #EUA #大鑫 #獲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