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6日我在高雄提出「非戰和平區」做為未來高雄的國際定位。這個平地一聲雷的主張,綠營的當下反應是恐懼,認為這就是要投降;對於正在全面向美國一邊倒,配合美國「積極備戰」的國民黨中央而言,也不知如何反應。

俄烏戰爭殷鑒不遠,這場戰爭與所有的戰爭一樣,攻擊方的俄羅斯一開始就首先轟炸烏克蘭的重工業區、軍事要地,以及重要的海港。請問,如果兩岸不幸開戰,解放軍會先攻擊台灣哪一個地區?高雄當然會是首選。高雄獨特的城市結構,必然成為炮火下的第一個戰場。

高雄人民要了解,當全台灣都在高喊不惜一戰,而真正戰爭爆發時,卻是高雄人民要先扛下第一波的攻擊與毀滅,不論屆時台北做出和戰的選擇,高雄的家園已毀,如果你是高雄人,你願意嗎?

「非戰和平區」是我們主動宣示,高雄不願成為戰場,希望擁有和平。當然,這需要各方接受。國際通行的接受方式有二,一是利益相關各方能夠以條約保證。比如瑞士、奧地利的中立即是如此;一是自己主動宣示,而其他相關各方也願意相信自己的承諾,如瑞典與芬蘭的宣布中立,或者如當年八國聯軍進攻北京,李鴻章、張之洞等宣示「東南自保」一樣。

以高雄而言,由於不是中央政府,當然很難以條約來保證高雄的「非戰和平區」,因此高雄一定是以自我宣示的方式進行。就現實言,目前唯一對台灣或高雄可能引發戰爭的對象就是中國大陸。因此,如果能夠得到北京的認可是最為關鍵的要點。另外一個重要關鍵,就是在台北的中央政府是否會容許。

戰爭的發生取決於兩個要素,一是有戰爭的意圖,一是有戰爭的能力。我所謂的「非戰和平區」,不是建立在以強大的武力讓對方不敢發動戰爭,而是讓對方沒有動武的意願。如求高雄自保,高雄市長可做出「認同九二共識」、「不讓高雄成為外國駐軍與基地」、「高雄不部署攻擊大陸的中遠程飛彈」三大宣示,讓大陸接受高雄為「非戰和平區」。這等同於東南自保,絕不捲入戰爭動員。

面對中央的可能不同意,高雄的民意是唯一能夠對抗中央的方法。如果民意過半數,中央就不得不認真思考。另外,高雄市長的地方行政權力也可以落實「不讓高雄成為外國駐軍與基地」、「高雄不部署攻擊大陸的中遠程飛彈」的宣示。當然,這個市長必須是一個敢於向中央爭取高雄權益的市長。

主張「非戰和平區」,就保證永遠和平嗎?這我不能保證,就如同有結婚證書不保證不會離婚,愛的宣示也不保證不會反目成仇。的確,對方如果想打仗,我們主張什麼都沒有用,那只得自衛。但是,結婚證書與愛的宣示還是重要的,它可以減少相處成本,創造愛情紅利,如果彼此能互相珍惜與呵護,和平還是可以持久的。

當然,有的人就是認為「非戰和平區」太天真,那請想想,要做到能打贏解放軍的備戰,我們要花多少錢,要犧牲多少福利,如果戰爭開打,戰場會在哪裡?

非戰和平區,其實是我們最好的選擇。和平才能帶來安定與繁榮。「不惜一戰、稹極備戰」不是高雄與台灣應有的優先思維。換個思路,不要總是用軍事,轉用政治與智慧來解決兩岸難題。就把高雄做為開端,為高雄,甚而為整個台灣帶來和平與發展。(作者為孫文學校總校長)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高雄 #戰爭 #非戰 #和平區 #宣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