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總統當選人馬可仕將於30日就職,國際間有「政治狂人」之稱的杜特蒂卸任,但他的影響力不會因此消失,他的女兒薩拉已宣誓就職副總統,象徵杜特蒂家族的政治勢力方興未艾;更重要的是,杜特蒂堅持的獨立自主外交原則、「親中」路線仍將是菲律賓核心外交政策。

拒絕全盤受制於美

高傲、自大、粗俗、作風草莽的杜特蒂被定位為「威權民粹主義」領袖,他嚴厲打擊毒品運動,高調執行「法外處決」,引起很大爭議,非正式統計,至少造成1萬2千到2萬人喪生,但他仍能於2016年當選總統,卸任前2個月更享有高達67.2%的支持度,關鍵因素之一就是他的外交建樹。

菲律賓曾是美國殖民地,兩國關係有密切歷史淵源,目前雙方訂有共同防禦條約,是美國的軍事同盟國,也是在印太地區接受最多美國軍事援助的國家,兩國於1998年簽訂《菲美軍隊互訪協議》(VFA),並進行定期軍演,包括「環太平洋軍演」。另一方面,菲律賓與中國在南中國海有嚴重領土爭端,糾紛層出不窮,2016年國際仲裁法庭更宣判中國「九段線」的主張不符國際海洋法,在這個大環境與背景之下,菲律賓對外關係應是一面倒向美國。

但杜特蒂上任後為了得到中國的經濟投資,決定將有利於菲律賓的南海裁決擱置一旁,並於2020年2月揚言要終止VFA,杜特蒂的「親中遠美」或「親中疏美」立場挑戰美國在印太地區的領導地位,除了是他個人反西方的情緒性反射外,也蘊含了務實、彈性外交策略。

杜特蒂的親中策略是否達到預期目標見仁見智,這次菲律賓總統大選就被界定親中與親美路線之爭,馬可仕與杜特蒂兩大家族組成的「團結陣營」勝出,等同杜特蒂的外交政策再度得到選民認同,並將繼續主導菲律賓未來外交走向。

在實際作為上,杜特蒂的外交政策與操作並不是單純親中或親美的二分法,而是以菲律賓國家利益為基礎的務實外交。在國家安全、軍事層次,杜特蒂雖然於2020年2月揚言要終止VFA,但在同年6月宣布暫緩實施,2021年進而撤銷指令,3月更與美國舉行最大規模的「肩並肩」軍演,換而言之,善變的杜特蒂並無意改變美菲軍事同盟關係,只是轉化為可以操作的籌碼,拒絕全盤受制於美國。

自主遊走美中強權

而在外交、經貿層面,杜特蒂明顯親中,對於南海仲裁案採取非常貼近中國的立場,也就是「三不」(不認可、不參與、不承認),更在任內經常強調:與中國因為海洋爭議而爆發戰爭,注定是一場「自殺式行為」。但在去年11月與中共領導人習近平視訊峰會中,他又當面嗆聲,對中國船隻在南海與菲律賓發生的爭端感到「厭惡」,罕見表達不滿,處處可見他在處理對美、中兩大強權關係的兩手策略。

展望未來「杜規馬隨」,馬可仕政府繼續杜特蒂的外交路線,謀求菲律賓與美中兩國關係的平衡,最優先政策仍是經濟復甦,包括重建老舊的基礎設施及現代化的數位設施,在經濟需求層面,菲律賓的答案將是中國。在軍事上,菲律賓繼續維持與美國的盟邦關係,但同時又要避免把美國扯進南海問題中,因為若中美在南海爆發戰爭,遭殃的必定是菲律賓。

杜特蒂的人格特質、領導風格或不足取,但他外交上的策略與效應恰好凸顯民進黨「親美反中」激進路線的失敗。台海與南海都曾是全球軍事衝突的「熱點」,而今台海戰爭風險遠超過南海,台灣面對嚴重安全威脅,關鍵之一就是台灣甘為美國抗中代理人,認定可依賴美國的保護傘,杜特蒂則拒絕選邊,堅持獨立自主外交,同時主動降低衝突風險。另外,台灣極端反中、仇中色彩不但導致兩岸關係緊張,甚至限縮外交空間,反觀菲律賓無論在東協、美中間都揮灑自如。

菲律賓的整體國力遠不及台灣,也同樣受到中共威脅,並夾在美中強權競爭之中,但不可否認在外交上的表現確實優於台灣,這是台灣必須承認、面對的事實。

#杜特蒂 #菲律賓 #美國 #外交 #親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