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志恩代表國民黨參選高雄市長終告底定,外界多將柯視為一張好牌,或者說,至少是一張安全牌。主因是國民黨在經歷市長補選的洗禮後,也已敗無可敗、利空出盡。柯志恩的出線,咸認至少可有效收攏傳統藍營支持者,至於是否可取得中間選民、厭惡民進黨執政的民眾轉而團結支持柯,才是柯志恩南下的真正目標與考驗所在。

質言之,綠營中央層峰自從陳其邁補選上任後,顯然有記取2018大意失荊州痛失高雄的教訓,為求鞏固自認是綠營大本營的高雄票倉,無所不用其極的提供中央資源與政策利多,例如在市長補選階段,行政院長蘇貞昌輔選時就喊出已核定與高雄有關的4000億元建設和投資案,拿行政資源重金包養高雄的用心不在話下。

在陳上任後,也在中央支持下強推多條軌道建設,目的顯然與鞏固新市府執政有關,否則為何會在韓國瑜市府時代對上述建設意興闌珊、一拖再拖?更甚者,台積電落腳高雄五輕,被喻為是替陳其邁連任買下保險,讓高雄民眾感恩戴德的德政。試想,如高雄仍是韓國瑜市府當政,綠營中央是否可能放行台積電落腳高雄資敵?因此,與其說民進黨真心愛高雄,更不如說民進黨是愛高雄人的選票。

然而再多的重大建設利多,再大的企業如台積電進駐高雄,依舊掩蓋不了高雄市政千瘡百孔百廢待舉的真相。彼時的高雄,人口老化快速不說,人口驟減逼近270萬;空污不佳未見明顯改善,去年PM2.5數據不降反升是升格後首見;市內產業受缺工影響發展欲振乏力;青年失業率30-34歲去年六都最差;房價房租指數暴增高雄居大不易;人口平均壽命六都最短;火災件數與死亡數全國最多;車禍死亡、酒駕死亡六都最多…等諸多無法一一載及的市政沉痾,被一片欣欣向榮的海量市政建設新聞掩蓋下,終要面對現實,更甭說市民同時要面對物價飆漲,疫情持續等生存壓迫,高雄發展豈容樂觀?

柯志恩的到來,並不是來解決「愛情摩天輪」的歷史遺緒,更不是來為韓國瑜的政治功過蓋棺論定,擺在眼前的,是前述族繁不及備載的「高雄問題」,柯如何提供高雄市民解決方案?與其關心柯志恩的美白小腿,還不如關心柯志恩如何提出「高雄對策」吧!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高雄 #柯志恩 #綠營 #韓國瑜 #六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