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5月美國參眾兩院以絕大多數贊成票通過了400億美元援助烏克蘭方案。這400億援烏計劃再加上3月通過的130多億美元,使美國在今年短短的三個月內對烏克蘭的軍事援助近540億美元。這相當於美國全年軍費的6.6%,遠超過美國海軍陸戰隊、聯邦政府許多部門的全年預算。有人算過這樣的一筆帳:若同樣的錢用在美國國內,可讓920萬的公薪階級每人獲得6千元的加薪,或讓5200萬低工資的勞工階層每人得到1千元的額外收入。同樣的錢也可以用來解決一些無家可歸的遊民、基建、醫保等等問題。總而言之,美國國內有太多問題需要經費來解決,在政府債台高築及不能再亂印鈔票的情況下,這筆巨額的撥款竟然在沒有太多討論下獲得通過。

這540億美元的援烏款項中,大約320億是用在武器供應及其它軍事用途。用在人道救濟難民上不超過13億。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大部分的錢是用在購買武器上,讓美國龐大的軍工複合體大發戰爭財。而長期俄烏戰爭不僅會徹底毀了烏克蘭,也會讓能源、糧食等影響民生的貨品價格飆升,通膨居高不下,造成對美國及全世界經濟的嚴重打擊。

從這次國會投票的結果,我們看到了幾個奇特的現象:

民主黨議員無一人投反對票。投反對票的少數全部都是共和黨議員。尤其讓人跌破眼鏡的是,民主黨內所謂「進步」的左派議員們,對如此龐大的撥款,沒有提出任何質疑。也沒有挑戰同黨政府在俄烏戰爭中所持的霸權心態及冷戰思維。這與他們平常的主張與言論大相逕庭。

民主黨內進步力量最具代表性的是Vermont州的參議員Bernie Sanders。他在俄烏戰爭開打之前,公開希望美國應動用一切外交方式避免戰爭發生。他甚至提出美國應從60年代古巴危機的例子去瞭解俄羅斯對北約東擴感受到的威脅。他預測西方對俄羅斯的制裁及俄羅斯的反制裁,對俄羅斯及全世界都會有極不好的影響。

可惜的是,拜登不但沒有設法讓俄烏緊張情勢降溫,還變本加厲的與烏克蘭簽署了「戰略合作夥伴憲章」,並呼籲讓烏克蘭加入北約。戰爭爆發後,Sanders當然立即譴責普丁,但也強調 不應該將烏克蘭當作美國的旗子。美國仍應循外交途徑讓戰爭迅速落幕。

Sanders的立場在5月國會投票援烏經費方案時,顯然有所改變。他沒有堅持用外交解決爭端。而是完全站在拜登政府鷹派的立場,投下贊成票。他的解釋是:雖然對此方案我們應該要有充分的辯論,但烏克蘭現在處於一場激烈的戰爭中,我們應該儘快和盡全力給予支持。這樣的說法能讓人信服嗎?

另一位值得提的是加州民主黨眾議員Barbara Lee。她在2001年911事件後是唯一投下反對入侵阿富汗的國會議員。在俄烏開戰初期,Barbara Lee 信誓旦旦的要全力促成俄烏衝突降溫,但在投援烏案時,她也投了贊成票,理由是救濟烏克蘭難民及支援烏政府抗俄。

我們從援款的分配中,已很清楚的看到美國實際上在做的是以支援烏克蘭人民為名,而用軍援烏克蘭達到消耗俄羅斯國力的目的。一向反對美國在世界各處製造戰爭的Barbara Lee,這次卻支持美國這種霸權的行為,是什麼理由改變了她?

其它自許為「進步」的議員們,像眾議院的Squad(紐約的Alexandria Ocasio-Cortez (AOC), 明尼蘇達的Ilhan Omar等)也將過去的理想置於一旁,加入了拜登政府的主戰陣營。

投反對票的共和黨議員中,有一位最讓人矚目。她是喬治亞州眾議員Marjorie Taylor Greene,一位極端保守的川普支持者。她平常有許多過激言論,例如認為2020總統選舉有弊,認同白人優越等。但在投票反對400億美元援烏案時,她提了很多質疑。她懷疑很多援烏的錢下落不明,很多都可能落入與國會議員有關係的非政府組織或者輾轉到私人的口袋中(她用了洗錢一詞)。政府為什麼沒有對國內老百姓面臨的種種問題提出解決方案,卻把大筆金錢及武器支援千里外的烏克蘭?

你能說這些話沒有道理嗎?

另一位投反對票是肯塔基的參議員Rand Paul,他強調不能為救烏克蘭而毀了美國的經濟,他尤其堅持要設立一個督察長的機制以免重蹈美軍在阿富汗浪費經費及資源被盜竊的覆轍。為了加這個監督機制,Rand Paul試圖用一己之力阻止參院對此方案投票。可惜寡不敵眾,只將參議院投票的時間推後了一個星期。

援烏案的投票凸顯了一件事:美式民主沒有原則,只有政黨的利益。過去反戰的民主黨「進步」人士為了支持拜登,同意撥款讓戰爭延續,而反戰的竟是部分的共和黨員。除了為未來的選票外,背後還有其它原因嗎?和政黨背後金主的旨意有關嗎?值得大家深思。

(作者為中美論譠社評論員)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烏克蘭 #美國 #援烏 #俄烏戰爭 #投反對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