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良房東惡意坑殺、黑心房東疫情吸血」,台北市劍潭最近一個店家歇業,掛上這樣的紅布條,引人側目,掀起網民廣泛議論。台灣現在房市出現的問題,不只是房價飆漲所呈現的「房子愈蓋愈高,我們卻離天堂愈來愈遠」,「買不起」之外,還有一個不公平、不合理的事是「租不好」,租屋族滿腹苦水。

房東出租房子,也收了租金、押金,但是,對不起,就是不給房客登記戶籍。問題來了,這些寄居蟹全成了北漂、中漂或南漂的游牧民族,平常享受不到在地政府給的各項補助;一到了選舉日,還得千里迢迢趕回家鄉投票。這算是什麼自由民主?

如果遇上房東黑心無良怎麼辦?上述無良房東的紅布條引出許多網民在社群留言,大部分人還是溫良恭儉讓,建議承租人可要求出租人降低租金,只是這完全就看房東要不要降。有人還爆料,光復北路一家義大利麵餐廳,月租金超過10萬元,兩年前疫情開始營收銳減,房東還要調漲租金,餐廳只好結束營業。招租廣告貼到最近,終於有新承租人準備開店營業了。不知租金是否有降價,但房東兩年來沒出租至少損失300萬元。

租房是民間的經濟行為,漫天要價的惡房東固然不會是永遠的贏家,但有公權力的政府也不能放任不管。最近有一群學者和企業家提出解方,指出房東為何不願給房客登記戶籍,主因出在租金會被視為收入,納入房東的綜合所得繳稅。房東大部分都是高所得者,當然不願房租收入被動輒扣取30至40%的所得稅。

收稅跟拔鵝毛一樣,政府應該改採租屋收入以單獨統一的稅率課稅,這樣清楚、可行也方便辦理 ,政府總稅收也可望增加。OURs都市改革組織等一些非營利組織最近向財政部和內政部提出建議書,希望為青年租屋族減壓,建議應修法降低租屋負擔,保障租屋權利。

他們也提議在各區公所設立外地人租屋戶籍登記專區,讓無法取得戶籍登記的租屋族也可以落籍。這構想不錯,解方合理,台北市長柯文哲也認為可行,但引起不少里長的緊張和疑慮。

「租不好」的兩大族群是青年和銀髮族,初估光是北漂的青年族群在台北市和新北市各有近20萬人,加上愈來愈多的銀髮族,哇!他們的票數可是足以影響里長,甚至市長的選情。此項租屋族取得戶籍的解方也引起部分市長參選人、市議員的關注,選前是最容易取得政府支票的黃金時段,期待租屋議題可以因九合一選舉而發酵,造福租屋族。(作者為國家公益發展協進會理事長)

#房東 #租屋 #租屋族 #租金 #無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