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衝突是世界新格局形成的分水嶺,標誌著冷戰後以美國為主導的單極霸權已經沒落,美中為主導的兩超格局已經形成。美國對華政策仍缺乏可持續性,作為被動一方的中國對美政策仍是保守應對。中國並沒有引領世界的意願,但是,中美共管太平洋將是不爭的事實,在可以預見的未來,中國仍會把重心放在亞洲。

(一)從G2(兩國集團)到G2(兩超格局)

G2(兩國集團)是指美國和中國之間的一個非正式特殊關係,這個概念是著名經濟學家弗雷德•伯格斯滕於2005年首次提出的,美國卡特時期的前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布熱津斯基也是此提議的倡導者,21世紀初雙方對此還進行了五次中美戰略對話。2008年歐巴馬上任後以此術語作為美中關係的中心,並將對話改名為「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奧胡主政期間曾展開過八輪對話,討論包括雙邊、地區和全球的安全與經濟議題。川普上台後在2018年發動中美貿易戰,之後發展為相互批判為主軸,兩國集團概念就此被消失。拜登執政後,2021年3月美中高層也曾舉行過戰略對話,事以願為,阿拉斯加會談演變成一場美中互嗆的公開發佈會。

美國自1894年國力達到世界第一,至今曾經整趴下5個競爭對手(老二),1895年逼迫英國徹底退出拉美,然後德國,日本,歐盟和蘇聯都紛紛敗下陣來。過去30年,中美從「通過接觸改變對方(engagement)」到「整體上的戰略競爭者」的演化過程,可以看出美國對華政策的確定性:那就是美國的精英層不能接受中國的崛起,也沒有把中國崛起當作合作的機會而是挑戰。對於G2兩國集團的提議(儘管合作性質多一點),中國從未主動應允過,因為中國自古就不是一個喜歡強出頭的國家。不同的是,俄烏衝突之後的形成的G2(兩超格局)對抗性更強。不過中國至今仍未對被成為兩超格局中的一員做好準備。

(二)北約的前世今生

北約(NATO)全稱是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是二戰後美國為了遏制蘇聯,維護其在歐洲的主導地位,聯合西歐一些國家於1949年4月正式在比利時布魯塞爾成立的,其擁有大量核武器和常規部隊。成立之初僅有美英法等12個成員國,是二戰後資本主義陣營的軍事戰略同盟,是馬歇爾計劃在軍事領域的延伸和發展,北約讓美國得以控制歐盟的防務體系,是美國超級大國領先地位的標誌。北約公約規定,締約國任何一方遭到武裝攻擊時,應視為對全體締約國的攻擊,1949年8月,此條約經各國陸續批准後開始生效。

北約本來的使命是對付以蘇聯為首的歐洲社會主義陣營的國家,隨著蘇聯在1991年解體,蘇聯引領的華沙組織也已經解散,北約的歷史使命已經完成了。然而,北約為了續命,不惜繼續在歐洲內外「樹立敵人」,縱觀歷史,以美國為首的北約一直是世界和平的破壞者:

⦁科索沃戰爭:1999年3月24日至6月10日, 以美國為首的北約在未經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授權的情況下,介入科索沃戰爭,開始對南斯拉夫進行為期78天的無差別空襲;

⦁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被炸:1999年 5月7日,北約轟炸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造成三名中方人員當場犧牲,數十人受傷;

⦁阿富汗戰爭:2003年8月,北約進入阿富汗,開始了歐洲以外的第一次行動;

⦁利比亞戰爭:2011年3月27日,北約全面接管所有針對利比亞的軍事行動;

⦁俄烏衝突:慫恿烏克蘭加入北約,導致俄羅斯採取「特別軍事行動」,北約口頭上說不介入,卻一直在背後支持,俄羅斯4月從表示,在俄軍俘虜的人員裡有北約國家的軍人。

截止到2022年7月,北約成員已經增加到32個,包括剛剛批准加入的芬蘭和瑞典,這標誌著北約已經北歐化。這個舉動嚇唬不了俄羅斯,在普丁看來,烏克蘭的問題是家務事,取得黑海的出海口對俄羅斯至關重要;而芬蘭和瑞典是外人。常規武器已經對俄無效,俄羅斯是個核大國,可以對芬蘭和瑞典隨時進行核威懾,如果普丁覺得俄羅斯的安全受到了威脅。

(三)美中陣營

美國是同盟體系的大玩家,整個西方國家「在價值觀趨同」的召喚下,大多成為美國的盟友。雖然在川普時期,華盛頓的單邊主義做法導致盟友對美國的向心力減弱,但拜登一直致力於修復這種裂痕。拜登上台後多次表示,美國不會同中國打新冷戰,但美中對抗早已經檯面化。而且拜登上任後多次出訪歐洲,也曾到訪過日韓,即便他已經到了中國的家門口,卻沒有去拜訪中國,可見拜登對中國的戒心有多重,又有多擔心共和黨說他小話,可惜他忘了,不管他對中國做什麼,共和黨對他都不會滿意的。

美國最擔心的是中國的治理模式會成為廣大發展中國家效仿的對象,從而衝擊美國在二戰後建立起的國際秩序,威脅其霸權地位。目前,美國的總體實力仍強於中國,加上盟友加持,表面上看,美國是佔上風的,然而,美國走向衰落已經不可避免。

⦁迴光返照的北約

剛剛結束的北約峰會如期成了美國帶領弟兄們針對中國和俄羅斯的大會,會後發佈的《北約2022戰略概念》被外界定義為「震撼彈」,文件把俄羅斯定為北約的「最大且直接的威脅」,中國首次被列入且被認為「挑戰北約的安全、利益和價值觀」,「對歐洲-大西洋構成系統性挑戰」。這意味著,接下來北約首先還是想辦法要解決掉俄羅斯;在削弱俄羅斯後,最終的目標仍然是中國。

難道中國會真的成為歐洲安全和利益的挑戰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中國一直是世界和平的維護者和建設者。中歐之間沒有地緣政治的分歧,更沒有直接的戰略矛盾,反而存在大量的共同利益。可見北約如此表述,是美國和歐洲的一個政治交換,那就是:美國把對付俄羅斯這個敵人作為籌碼,換取了歐盟支持其反華。說白一點就是:美國的首要敵人是中國,歐盟的首要敵人是俄羅斯,雙方通過溝通(妥協),於是達成了以上「共識」。很顯然,這份文件沿襲了美西方一貫的會議加聲明的模式,但是共識在操作上難度很大,因為其內在邏輯是:美國必須幫歐洲解決俄羅斯這個威脅,然後,歐洲才會幫助美國對付中國。

然而,歐洲的難民危機持續惡化,加上俄烏衝突導致的歐洲能源緊張,已經讓歐洲國家不堪重負。烏克蘭在軍事上戰勝俄羅斯是不可能的,美國在經濟上的制裁對俄羅斯的打擊不是致命的,美國物理上無法消滅俄羅斯。難怪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都要出面打圓場,說400年來,俄羅斯一直是歐洲的重要組成部分;呼籲西方不要過度打擊俄羅斯,否則後果嚴重。

這次北約峰會還邀請日韓澳新四國代表出席,顯示了北約在美國的鼓吹下意圖全球化,已將觸角延伸到印太地區,亞洲國家並不在意澳新又加入了哪個美國的組織,美國要衡量一下,吃慣了漢堡的北約能吃得下日本的壽司和韓國的泡菜嗎?如果北約在亞洲生事,落得駐軍最終被趕出日韓的結果,這樣做是否值得?北約亞太化的目的首先是軍事恫嚇,但是和中國打一場熱戰不是首選。北約眼見著台灣這張牌快打不下去了,發展日韓作為替代在中國周邊挑事噁心中國,通過日韓對中國搞網路輿論戰將是首要任務。

如果美國認為這個曾被法國總統馬克宏批評為「腦死」的北約,在莫斯科轟炸烏克蘭的戰火中又復活了,那只能證明美國戰略界的人才已經斷代了。古希臘有句諺語:「上天欲其滅亡,必先令其瘋狂。」 如果北約不抓緊時間重組改革,那麼這次復活僅僅是迴光返照而已。

⦁ 美國三把火燒了自己的營地

拜登上台後沒有拿出魄力破除共和黨魔咒,在政策上「特規拜隨」讓人大跌眼鏡,美國正在經歷40年來最嚴重的通貨膨脹。尤其是日用品價格上漲,使得收入不高的中下層民眾受到很大衝擊。日用品的主要出口國是中國,今年美國的「獨立日」很多民眾買不到中國生產的煙花來慶祝,讓人很沮喪。事實上,美國對華加征關稅,已使美國公司損失超過1.7萬億美元,美國家庭每年開支增加1300美元。除了通膨,拜登政府上任三把火還燒了自己的營地:

1.把俄羅斯踢出SWIFT結算系統:美國對俄羅斯發起的制裁已經高達8000多項,其中包括「金融核彈級制裁」,把俄羅斯踢出美元結算系統。繼伊拉克戰爭後,中東國家沒人敢明說不用美元進行石油交易。拜登的一紙政令,幫了那些一直想去美國化但又不敢採取行動的國家的忙,比如說沙特和伊朗等,於是乎,不用美元結算終於可以光明正大地進行了,這對美元霸權絕對是致命的打擊。

2.扣押俄羅斯海外資產喪失了國際信譽:如果在戰爭期間,美國扣押俄羅斯的國家資產作為報復,或許能找到合適的借口。美西方這次升級制裁,扣押了俄公民的私人財產且凍結了俄羅斯的外匯儲備,這讓很多富豪猶如驚弓之鳥,不敢再把資產放在美國,也讓很多國家開始考慮減少美元作為外匯儲備,連美國盟友日本近期都一直在拋售美國國債。

3.暫停對俄羅斯航空公司零部件、維修和技術支援:美國波音公司把用於民航的服務也暫停了,這給很多國家提了個醒,尤其是中國這樣的大客戶,果斷地放棄了波音,購買了空客292架飛機金額高達300多億美元。中國作為單一市場的最大客戶,這次放棄採購波音將給更多國家帶來示範效應,美國民航工業因此遭受的打擊後果難以估量。

⦁中俄關係很難被離間

中俄在歷史上有長達百年的歷史恩怨,這也是為什麼在俄烏衝突爆發時,輿論戰場在中國發酵的原因。中國是根據歷史的經緯,從事情本身的是非曲直出發處理中俄關係。如果完全站在俄羅斯一方,不符合中國的大國外交戰略,也會引起周邊國家的猜忌,客觀上加劇與歐盟的對立。如果按照美西方的意圖反對俄羅斯,那就拆解了中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隨了美國的心願。

中俄戰略上互為依托,屬於事實上的同一個陣營,俄羅斯沒有能力全面與美國抗衡,但是絕對有能力支持他國對付第三方,中俄靠近也是被美國逼迫出來的。中國沒有稱霸世界的野心,所以,只要中俄不斷深化雙邊合作,雙邊關係就很難被離間,擱置了將近20年的中吉鐵路即將開建,就是中俄放下心結展開合作的例證。

⦁亞洲和其他中間派的選擇

亞洲國家中日韓是非完全主權獨立的國家,均有美軍駐紮。日本因為國內經濟惡化,急需對外強硬緩解壓力,岸田文雄不斷地向美國表忠心,意圖重新武裝自己實現國家正常化,美國很明白日本的心思,對日本肯定會繼續敷衍。韓國如果部署薩德,中國一定會在朝鮮部署反導系統,並給朝鮮供應不限量的導彈。如果美國希望繼續做一個隱形的亞洲國家,在不以發動戰爭為目的前提下與中國和平相處是可以實現的。如果美國孤注一擲,中國也在時刻備戰。

東盟國家裡沒有中間派(地帶),儘管以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為代表的亞洲國家已經明確不願意在中美之間選邊站,這就是沒有表態的表態,美國如果還沒有看懂,那可以繼續再看一看。印度肯定是個不和諧因素,但是如果美國認定印度可以被拉攏,最終也會很失望。中國在非洲的一帶一路推進已經卓有成效,中國對非洲的要求沒有政治性,僅限於經濟和商貿的合作,非洲國家不管哪個政黨上台,都要發展民生,只要他們在聯合國架構內能夠支持中國的主張,這已經足夠了。而對歐洲,中國還是會選擇爭取擴大合作、擴大共同利益,而非推動對立。

(四)中國未來的重心仍在亞洲

中方外長在6月初訪問了南太平洋8個島國,希望加強與這些島國的漁業和安全合作。這些島國位於第二島鏈,美西方把這次訪問理解為中國勢力的擴張。不管美西方怎麼想,如果想繼續把中國封死在第一島鏈內是不切實際的,中國能衝突第一島鏈是沒有毫無疑問的。美國應該清醒地認識到將來一定中美共管太平洋。但是,這不意味著中國有在全球擴張的野心,中國未來的重心仍在亞洲,這其中包括收回台灣。

金磚五國第14次會議6月通過視頻方式舉行,會議一致同意金磚擴員,伊朗和阿根廷已經遞交了申請。伊朗能源儲量巨大,軍事威脅能夠覆蓋到整個歐盟,同時控制霍爾木茲海峽,對全球能源供應影響力極大。阿根廷是拉美重要經濟體,一直想收回被英國控制的馬島,若得到中俄支持,可以牽制英國在香港問題上的胡言亂語。2006年金磚成立時的宗旨是要構建夥伴關係,金磚五國會繼續擴員,但是合作領域會都是非軍事的。

上合組織2001年在上海成立,目的是加強成員間合作,確保中亞地區的安全和穩定,因為其運行機制中包括國防部長會議,因此這個組織除了政治經濟,也擔負反恐的職能。上合組織是中國一帶一路的安全保障,相信這個組織未來會繼續擴容。印度和巴基斯坦都已是成員國,區域安全將從中亞拓展到更廣泛的亞洲地區。

《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是亞太規模最大的自貿協定,覆蓋世界近1/2的人口和近1/3的貿易量,是世界上最具活力的自貿區。進入7月,RCEP落地生效已滿半年。半年來,在地緣政治衝突加劇、國際經貿規則遭受挑戰及新冠肺炎疫情局部散發的背景下,RCEP凸顯了強大的生機和活力。

正是這種區域合作,讓中國周邊的國家都享受到了中國發展的紅利。反觀美國,中美洲和南美洲國家不是政治動盪就是經濟貧困,難怪美國在洛杉磯舉辦的為期一周的美洲峰會開得非常不順利,先是墨西哥總統明確表態不參加,後有古巴、委內瑞拉各自打算召開「真正的美洲國家峰會」。

中國有句古話:「德不孤,必有鄰」。中國和亞洲國家已經共處了上千年,未來還要繼續相處下去。清朝的嘉慶年間,世界已經發生了轟轟烈烈的工業革命,嘉慶帝卻凡事都遵循前例,故步自封,不敢創新,不願意改革,導致錯失良機,拜登總統明明有著40多年的從政經驗,但是卻表現地很像嘉慶帝。中國近代史上曾有被殖民百年的痛苦記憶,所以,絕不會去奴役其他國家。美國如果不能理解中國文明不間斷的歷史和現實,就永遠學不會和中國相處。

中美未來可以在軍事和科技領域有序競爭,但是在網絡安全,全球變暖等議題上可以採取務實合作。我們已經進入數字時代,目前中美之間的衝突主要是美國主導的,在世界格局發生重大改變的時刻,期待美國拜登總統和其政府能站在人類發展的高度,改變與中國相處的方式,切實給世界的發展和和平創造一個機會。 (作者為華盛頓大學獨立學者)

(本文來源《海外看世界》,授權中時新聞網刊登)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美國 #中國 #北約 #俄羅斯 #歐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