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20年敗選以來,川普及其團隊指控拜登的民主黨操弄該次總統選舉過程,竊奪了總統寶座,而大部分共和黨人也深信不疑。然而,從最近幾個禮拜美國眾議院國會大廈攻擊事件調查委員會的聽證會中,我們才得知川普和他的團隊在總統選舉過後的兩個月間,如何對美國總統選票計數制度的各個環節,進行一場鋪天蓋地、無所不用其極地焦土式攻擊。尤其,從年僅26歲、川普白宮幕僚長的助理──哈欽森卡西迪的證詞中,我們知道川普在鼓動他的支持者衝向國會大廈前,早就知道其中有些人全副武裝,意圖暴動,以及一些參與川普竊國陰謀策劃的黨羽,如前白宮幕僚長、前白宮策略長、前紐約市市長及數位眾議員,於1月6號後,因自知所作所為可能觸犯多條法律,紛紛向川普要求赦免(pardon)。整個過程可謂驚心動魄、目不暇給!

由於美國選舉計數法 (Electoral Count Act)未盡完善,川普團隊針對其弱點採取以下五個步驟,意圖推翻2020年的總統選舉結果:第一步,川普團隊先在各地發起選票無效的訴訟,以說服各地選務委員會忽略不計那些郵寄的、遲交的或未經身分文件驗明的選票,並營造選舉舞弊紛傳的假象。第二步,川普團隊試圖說服搖擺州州議會召開特別會議,調查所謂的選舉舞弊,並於必要時捨棄由普選選票決定的選舉人團,轉而推舉候補選舉人團(alternate electors)。第三步,川普團隊強迫司法部向搖擺州發出指導信,建議召開特別會議以處理在該州發生的「選舉違規糾紛」。第四步,川普團隊要求彭斯副總統在審核州選舉人票的國會聯席會議上,拒絕接受有選舉舞弊嫌疑的選舉人票。第五步,川普團隊號召一群支持者於1月6號衝進美國國會大廈,干擾國會對各州遞交的選舉人票的認證,藉此製造憲政危機, 再由共和黨目前擁有六比三優勢的美國最高法院出面解決。

如能在這五個步驟中的任一步得逞的話,川普團隊就可顛倒黑白、反敗為勝。幸而天佑美國,他們在每一步都遭遇當責政府公僕的強烈抵制,終致敗選而歸。這些公僕,雖都屬鐵桿共和黨人,仍能盡忠職守、剛正自持,所謂時窮節乃見,一一垂丹青,此之謂也。這些值得讚許的例子,諸如:

 喬治亞州州務卿拉芬斯伯格堅持合乎選舉法律規定的每一張選票都應計入,嚴詞拒絕川普要他 「找出11780張選票」的要求。

 因為川普團隊始終未能提出可信的選舉舞弊證據,亞利桑那州眾議院議長鮑爾斯堅決拒絕召開州議員特別會議,因為他「絕不會為獲勝而作弊!」

 代理司法部長羅森和副司法部長多諾霍斷然拒絕簽署一封川普團隊草擬、建議搖擺州自行推舉候補選舉人團的信,因為此信與已知事實及既有法律全然不符。即便川普威脅要同時開除他們倆以遂行所願,多諾霍傲然反駁說:「你將因這個決定失去整個司法部的領導階層!」

 川普團隊認為彭斯副總統有權在認證選舉人票的國會聯席會議中拒絕接受有嫌疑的州選舉人票。然而,經深入研究後,彭斯以憲法沒有給他這種權力為由,語氣平和但斬釘截鐵地當面回絕川普。

 在1月6號暴動威脅解除後,為免夜長夢多,彭斯堅持國會聯席會議繼續挑燈夜戰,終於凌晨 3 點 24分完成選舉人票統計,正式確認拜登為 2020 年總統大選的獲勝者,也打消最高法院介入的可能性。

雖然美國的民主制度未臻完善,但其公民民主意識堅實,讓美國社會展現驚人的民主韌性,使一場幾乎無法避免的憲政危機得以解除。若非這群政府公僕對美國憲法中一人一票的神聖性有根深蒂固的信仰及高於黨派利益的忠誠度,川普的竊國計謀早已得逞,美國兩百二十年來和平政權轉移的傳統也將毀於一旦。

如果同樣的情事發生在台灣,我們的公務員能同樣挺直脊梁、有所為有所不為嗎?考量當今政府過去幾年幾近踐踏民主的記錄,如憲法法庭違反基本法律原則,如信賴保護、不可溯及既往、侵害結社財產自由等,作出一面倒、偏袒行政權的判決;立法院以多數暴力輾過在野黨,通過年金改革、一例一休、前瞻預算等法案,淪為一味護航的立法局;通傳會甘冒民主國家之大不韙,以輕罪為由關掉立場偏向反對黨的新聞媒體;立志成為東廠的促轉會等,答案恐怕是否定的!(作者為清大資工系合聘教授)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川普 #川普團隊 #選票 #選舉人票 #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