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有意訪問台灣,北京強烈反對,拜登總統透露,美國軍方覺得這「不是好主意」;然後又有美國媒體突然傳出,美方計畫派遣航空母艦或戰鬥機護航裴洛西訪台。如此豈不矛盾?

其實,這次有關裴洛西的訪台計畫,美國呈現了一種過去沒有的氣氛。比起川普總統時代,右派囂張的氣焰比較收斂。原因是,此刻的美國真的太累了。西方從阿富汗倉皇撤出後,緊接著又陷入俄烏戰爭,儘管是讓別人打代理戰爭,自己的經濟也大量出血,國際政治能量走到極限。西方開始力不從心,美國更有點精疲力竭。國內槍擊案永不停止,經濟衰退,通膨居高不下。中東的外交工作已經證明失敗,很難想像還要在亞洲進行大的外交碰撞,甚至軍事衝突的危險。

那些主張不在乎北京反應,堅持支持裴洛西訪台的美國人,在兩件事情上錯估形勢。一是今天台灣的政權不同於兩蔣時代,是一個要把台灣分裂出中國的勢力。美國假借「民主」之名,利用這種勢力遏制中國,等於是重現過去侵略中國的帝國主義,道德上已經失敗。

二是如果必要時,今天的中國並不畏懼與美國進行軍事碰撞,儘管中國尚無法與美國在全球範圍等量齊觀,但在領土四周取得主場優勢則不成問題,可以決定碰撞的形式、規模和時機,掌握了主動權。

至於民進黨政府,至今沒有對大陸發表強硬的聲明,也沒有主動表示熱烈歡迎裴洛西來訪。在川普總統時代,民進黨政府跟著大聲批判大陸,也不顧外交禮儀,怒罵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譚德塞。現在譚德塞還在,聲望很高,被認為很稱職,民進黨政府一聲也不敢吭了。

馬政府時代曾經拒絕疆獨分子入台,民進黨破口大罵,然而民進黨全面執政後為什麼不邀他們呢?民進黨也同樣不邀請達賴喇嘛來台啊!比國民黨時代還要不講究「民主人權」。虛張聲勢,見風轉舵,正是民進黨的一貫風格。

因此,在裴洛西訪台一事上,民進黨政府沒有角色,只是一個被擺弄的棋子而已,關鍵還在於拜登政府的立場。拜登政府內部有各種雜音,其中一些人很清楚,當北京面對可能丟掉台灣時,不但不怕「付出重大的代價」,而是別無選擇只能「付出一切的代價」。

儘管如此,最關鍵還是拜登總統本人的決策。阿富汗和烏克蘭的例子顯示,拜登總統願意發表支持聲明,提供軍火,但除非美國本土遭到攻擊,他會拒絕讓美軍陷入與他國直接作戰的風險。如果是要出手不出手,猶豫不決,最後勉強出手,面對意志堅定的強大對手,注定是失敗的。

然而,美國的讓步退縮,對國際強權的地位必然也是一大損傷。這是傲慢態度和行為所產生的後果。

這正是裴洛西訪台的困局,無論來或不來,美國都是輸,差別只在於大輸和小輸之別而已。

#裴洛西 #美國 #訪台 #時代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