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景德鎮的王姓女士2018年6月好不容易搶到一間預售屋。年底和建商簽約時首付100萬人民幣,原定2021年底完工,但簽了補充協議,因不特定因素影響最遲2022年6月交屋。至今,房子完工遙遙無期,王女士哭訴,首付幾乎用掉所有現金,現在除了付房租還繳房貸,應付家裡開銷,房子沒法落戶小孩更上不了學,「要我們怎過日子啊」!

這是今年7月中旬以來,大陸多省市爆發「停貸告知書」的背景。王女士在江西買的是恆大開發的社區住宅,但包含恆大在內十數家大型房企,2020年8月出席人行、住建部召集的會議上被告知,要嚴格執行負債率的「三條紅線」,也就是房產業畫定剔除預收款後資產負債率要大於70%、淨負債率大於100%,及現金短債比小於1倍,若做不到,隔年起將停止所有放貸案。

這不僅是壓垮恆大的最後一根稻草,以大陸房企幾乎都是拿錢養錢、以錢圈錢的做法來看,等於是要所有房企都斷糧,關門大吉了。標準確實很高,治理用重典也有必要,但如此手段,與現實差距實在太大。

受到疫情及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要求「動態清零」的影響,大陸經濟近3年下行趨勢已很明顯。在疫情當道、百業蕭條之際,銀行資金配置必更加謹慎,「貸款難」成為這階段的特徵。

其結果,就成了來自全大陸從網上購買河南村鎮銀行產品的儲戶,7月10日赴河南鄭州人行支行門口抗議的主因。40多萬儲戶存款被凍結,表面是因「新財富集團」背後為非作歹,但就因地方金融系統與「大戶」、「股東」拿儲戶資金長期「體外循環」,市況崢嶸時買啥賺啥,有錢大家一起賺,但百業蕭條時,卻江河俱下。

同樣道理,面臨如此形勢的大型房產企業,房子蓋到一半資金縮手,自然產生「爛尾樓」現象。江西王女士首付400多萬台幣,對很多人來說都是老本,不好好善後,早晚必成為嚴重的社會問題。

江西這社區是第一個站出來在網上發「停止貸款告知書」的業主,他們期望開發商10月20日前復工,若屆時不復工,寧可毀掉自己信用紀錄,也拒絕再付貸款。同樣發出停貸通知的至今涉及20餘城市,社區「爛尾樓」也已百來個,開發商幾乎都是大企業,可見問題的嚴重性。

跟台灣不同的是,大陸房地銷售都採預售制,這就給了開發商大筆資金做額外運用。雖然地方政府有第三方監督房產資金的制度,但時緊時鬆,加上地方借債舉債嚴重,買屋民眾就常成為資金鏈的最終受害者。

網傳大陸中央準備鬆綁相關政策,且向民眾表明「保交易」。希望這樣的喊話有效,否則很可能重演2008金融危機時的次貸風暴了。(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資金 #大陸 #停貸 #貸款 #成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