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蔡英文(右)2019年10月在總統府接見瓜地馬拉共和國總統當選人賈麥岱(Alejandro Eduardo Giammattei左)。(圖/中央社)
總統蔡英文(右)2019年10月在總統府接見瓜地馬拉共和國總統當選人賈麥岱(Alejandro Eduardo Giammattei左)。(圖/中央社)

在美國主導的世界體系下,中美洲是美國的「後花園」,其中絕大多數國家親美,美國除了保持和這些國家的援助與貿易外,還對這些國家在國際社會的表態具有重要影響力。然而在今年6月舉行的第9屆美洲峰會中 ,美國卻遭遇滑鐵盧,除了被美國先行開除的古巴、委內瑞拉和尼加拉瓜外,此次峰會遭到了瓜地馬拉、宏都拉斯和薩爾瓦多的抵制,對美國來說這是前所未見的後院著火。

遠在地球另一端的台灣看似與中美洲距離遙遠,但實際介入了這場美洲紛爭。本次抵制美洲峰會的瓜地馬拉被爆出長期受到台灣資助,瓜地馬拉對峰會抵制頗為奇怪,其餘國家要麼遭美國開除,要麼為偏左翼政府,右翼的傳統親美瓜地馬拉政府竟也加入抵制美國峰會的行列,意外揭露了千里之外的幕後黑手:台灣。

《圭亞那紀事報》(Guyana Chronicle)7月31日發表文章稱《美洲峰會後,台灣所剩的盟友處境糟糕》,該文稱台灣長期資助中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區,但這種影響力不總能帶來和平穩定,因為台灣在外交方式上越來越多「效法美國」。瓜地馬拉總統賈麥岱(Alejandro Eduardo Giammattei)抵制峰會,除了不滿美國干涉瓜國內政之外,還與台灣有關,因為台灣早已在11月初美國中期選舉中押寶了共和黨的川普。台北駐美國經濟文化代表處促成了瓜地馬拉政府與美國Ballard Partners公司的合作,這家公司被認為屬於川普的親信Brian Ballard,此舉被看做是台灣暗中押寶了共和黨,而瓜地馬拉顯然也認為民主黨很難贏得11月選舉,選擇靠向川普。

傳統親美政權拒絕出席美國主導的峰會,在美國政治中成為拜登外交的重大失敗。台灣的角色也浮出水面,拜登對台灣外交部門過早押寶非常不滿,美國官員在會見台灣駐美代表蕭美琴時,稱台方破壞了美瓜關係,台灣方面則否認了這些指控,辯稱台灣致力於推動瓜美雙邊關係,她還親自鼓勵瓜總統參加峰會。報導最後稱,台灣的做法類似華盛頓,直接影響友台國家的內政將引發不滿。

台灣干涉友邦內政,看似天方夜譚實則由來已久,早在1997年,台灣外交部曾押寶時任第一總理拉那烈,但洪森政變獲勝,後指控台灣對前總理有金錢和技術支持,且稱台灣曾對其監聽;20年後的2017年,柬埔寨政府指控在野的救國黨領導人金索卡與台灣合作,企圖推翻現政府,最後金索卡遭到逮捕。兩次事件均導致台柬關係惡化。

台灣常年經營對許多開發中國家的援助計畫,很多受援國是中美洲成員,但一些援助卻並未能夠為該國人民帶來福祉,而是落入了當地領袖的私人荷包,其中就有瓜地馬拉前總統波狄優承認收取台灣250萬美元的賄賂,從而維持邦交關係;亦有哥斯大黎加前總統收取台灣資金充實個人財產的醜聞。

《圭亞那紀事報》的刊文在最後說,台灣的做法為自己目前僅存的邦交國敲響警鐘。這種做法和美國干涉他國內政有相似之處,即透過塑造與在任領導者或有機會的在野黨派人士的友好關係,提現佈局參與幫助受援助者贏得選舉,甚至直接賄賂。這種做法看似是條捷徑,實則無法打開國際大門,一旦被揭露,兩方將面臨關係倒退的窘境,使台灣原先就艱困的外交處境雪上加霜。靠行賄維持邦交或共識不僅難以長久,更容易被漫天要價,甚至變成和中國大陸的外交「軍備競賽」。台灣納稅人的錢不僅沒有換來「讓世界看見台灣」,反而成為國際關係中的黑金政治,「押寶式外交」應休矣。(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國發所博士生)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台灣 #美國 #瓜地馬拉 #押寶 #峰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