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文著重在本案結束後,相關人、事、地的後續發展,以及黃金案這段歷史在台灣是怎樣被流傳的。同時,艾文思所犯下的貪瀆案在戰後的美軍中,並不是單獨的事件,它同樣發生在歐洲、在日本,而且規模更為龐大;這說明戰後兵荒馬亂的時代,人性的貪婪是隨時在等待洗劫(looting)的機會。不過在美軍的檔案中,我們還是可以看到個別軍人和部隊主動繳獲日軍戰敗後所藏匿的龐大金、銀、珠寶,這也說明制度是可以駕馭人性的。

二戰末期,美軍人員在戰地順手牽羊的行為相當的普遍。其實這也算是洗劫(looting)的一種。美國媒體就將艾文思案定名為:「Jap Gold Looting Case」。不同於戰爭中對一般平民的洗劫,美軍的盜竊或強取大都集中在名酒、珠寶、古董,錢財、手槍、軍刀等物品上。

二戰後,美國社會大眾甚至於海關人員,對於從戰地返國軍人偷帶「紀念品」的行為,大都見怪不怪。雖然美軍的行為不若蘇聯軍隊;於接收中國東北時有明目張膽大規模洗劫平民(主要針對日人)的記錄,但美國政府對於這種風氣還是多方設法遏止,所以一但發現有重大的案子,尤其有軍官涉入時,都會傾全力偵辦,以維護軍風。

●駐歐美軍珠寶盜賣案

無獨有偶,就在艾文思第一次在上海盜賣黃金後的一個禮拜(1945年11月8日),駐歐美軍也發生了一樁金額更大的珠寶盜賣案(2.5百萬Hesse Crown Jewels),但此案的案情比較單純;3名軍官將德國皇室別墅中偷埋的珠寶,拿到黑市去販賣,或寄回美國。受害者,德國瑪格禮特公主,於發現珠寶遭竊後,先將案子報到當地美軍文化保護單位,雖然被受理,但調查進度緩慢,彼等久候不奈,於是向美軍駐德的CID(Criminal Investigation Command)舉報。CID接手後,立刻於1946年4月15日展開調查,而此時駐在中國的CID,也正在如火如荼的偵辦艾文思案。

4月15日這一天正是艾文思退伍的日子,大概有了這前車之鑑,CID在偵辦德國這件案子時,首先就是撤回了嫌犯之一的退伍申請書(原本應於1946年5月1日生效),因而這件案子得以由7名軍法官以軍法合議庭審判。和台灣不同,由於德國是美國的占領區,沒有司法管轄權的問題,軍事法庭就直接設在德國,嫌犯也押回德國,更沒證人傳喚不便的限制,因而可以一年的時間,於1947年4月30日,將3名軍官繩之以法。

值得玩味的是,3名被告在庭上都舉出許多類似的例子來辯稱:偷竊金銀珠寶的事在美軍人員中太普遍了,其中一位被告更辯稱:我們認為這只是一件普通的小洗劫(simple looting);各戰區的官兵每一個人都會帶一點紀念品回國,上面也從來不管,如果我們這算是犯法,那麼有太多手腳不乾淨的美軍都應該接受法律制裁。

Hesse Crown Jewels珠寶盜賣案的男(上校)女主角(少校)。(照片:作者炳文提供)
Hesse Crown Jewels珠寶盜賣案的男(上校)女主角(少校)。(照片:作者炳文提供)

珠寶盜賣案審判時所展示的回收贓物。(照片:作者炳文提供)
珠寶盜賣案審判時所展示的回收贓物。(照片:作者炳文提供)

●駐日美軍盜取鑽石

1947年2月3日美軍上校Edward J. Murray從日本返抵美國時,非法攜帶了價值21萬美金的鑽石及寶石,海關是在接獲密報後,在機場搜身時當場查獲。這是嫌犯繼1946年4月後,第二次攜帶珠寶返國,並且行將退伍。嫌犯在被逮捕時,身上還配帶著美國軍人最高功勳的銀星勳章(Silver Star),以及第二高的Legion of Merit勳章,試圖分散檢查人員的注意力。

嫌犯宣稱:他認為這些都是合法的紀念品,他根本不知道他們的價值。犯案時Murray上校是駐日美軍設於「日本銀行」保險箱的法定監護人;是名符其實的監守自盜。但是他宣稱:這528件鑽石和寶石都不是來自銀行的保險箱,而是於1945年底獲得的,但他拒絕說出來源。

由於日本是美國的占領區,本案因而得以在日本審判,全案1947年4月15日在橫濱美國第一軍總部開庭。由7名將軍以及一位上校組成的軍事法庭,於5月初判處嫌犯10年徒刑。據專家們估計,該批珠寶價值至少達20萬美金。

●又是不開收據惹得禍

日本下議院於1953年3月1日決定對所謂的「鑽石失蹤案」展開調查。這些鑽石都是日本政府於二戰中以用於精密機械的理由,低價向民眾收購而來。有一部分是分裝在9個熱水瓶中存放於「三井信託」的保險箱中。這批連同「日本銀行」及「大阪銀行」所保管共約38萬6000克拉的鑽石,於戰後被被美軍接管,但當時美軍並沒有簽下任何收據。1953年各國簽定舊金山和約後,這批鑽石被退還給日本。在扣除掉日本賠償給中國、英國法國荷蘭及菲律賓各國共約12萬7000克拉後,還約短少了9萬8000克拉。

【未完待續,炳文專欄每周五刊出】

◎史話歡迎讀者投稿,針對兩岸關注之歷史事實或人物撰文,體例不限,舉凡傳記、論文、散文、書信、日記,撫今追昔之訪談紀錄或自述回憶等。來稿請寄[email protected],主旨註明「史話投稿」,請附姓名與專業背景或居住地。本版對來稿有刪修權,文章僅刊載於中時電子報。

#裴洛西 #訪台 #針對 #蔡英文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