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普陀區最高溫到了51℃?」8月5日,一張蘋果手機天氣軟體的實時氣溫截圖在社交平台流傳開來。與之相隨的,是網友們發出的一聲聲關於「熱」的哀嚎。

隨後,官方光速出擊,緊急闢謠。微博賬號「上海市天氣」發文稱,「我們服務中提供的氣溫數據是由標準氣象觀測站依據統一技術標準測得的大氣本底溫度,而一些手機軟體自帶的天氣APP,沒有使用實際觀測數據,而是使用了其他數據和手段進行的估算。簡單說就是我們有實際的觀測點數據,他們沒有!」

51℃的高溫或有些許誇張,但今年夏天的「熱」,確確實實比往年來的都要更兇猛、更持久。

大陸國家氣候中心監測顯示,今年7月,245個國家氣象站日最高氣溫突破7月曆史極值。其中,像河北靈壽、河北稿城、河北正定等地,日最高氣溫便突破了44℃大關。

然而這股從今年6月起便席捲全國的高溫熱浪,至今仍沒有收手的意思。8月3日,國家氣候中心副主任肖潺在中國氣象局8月新聞發佈會上介紹,預計8月,全國大部地區氣溫接近常年同期到偏高。

開國家氣象信息中心發佈的溫度地圖,即便各地所呈現的具體顏色各異,但入眼的紅燦燦底色無一例外,均「冒著熱氣」。

入夏以來,大陸多地也都因「熱」而輪番衝上熱搜。

烈日當頭,酷暑的煎熬自然難捱。詩人陸游在數百年前便用「萬瓦鱗鱗若火龍,日車不動汗珠融」,來形容人在火辣辣日光下,即便不動也是汗水涔涔的狀態。可惜,「無因羽翮氛埃外,坐覺蒸炊釜甑中」,誰也不能像長翅的鳥兒一般能夠逃離這酷暑,只能像身處蒸爐中苦苦度日。

炎炎夏日給大家所帶來的影響,自然不言而喻。高溫除了會讓人的體感感到不適外,還會嚴重影響到身體的正常機能,屢登熱搜的熱射病(重症中暑)病例便是其一。

但即便如此,大家的生活和工作卻不能因高溫而停下腳步。

本期小酒館,我們和幾位小夥伴聊了聊他們面對高溫時的妥協與挑戰。他們當中,有人選擇直面驕陽,為了減肥堅持送外賣;有人逃不過孩子百般哀求去了環球影城,卻玩到中暑的。也有人為了避暑跑去寺廟靜修;甚至為了躲避酷暑,在凌晨遛狗。更有的人,出門旅遊,滿滿幾頁攻略在高溫下全然作廢,選擇在酒店躺;還有的人,和朋友雖然住在同一個城市,卻因天氣太熱沒能成功見面的。

夏天雖熱,但立秋已來,涼爽還會遠嗎?

大陸今年夏天高溫持續肆虐,已有多地突破歷史極值,因高溫發的熱射病例迅速增加,並已有多個死亡病例 。(圖/大陸國家氣象中心)
大陸今年夏天高溫持續肆虐,已有多地突破歷史極值,因高溫發的熱射病例迅速增加,並已有多個死亡病例 。(圖/大陸國家氣象中心)

20歲「頓悟」,我去寺廟避暑

方軸 | 20歲 大學生

似乎每一年的夏天都要比上一年更熱。由於我家今年又養了一批小雞小鴨,為了照看它們,全家人都搬到了沒有空調的老房子裡,本來院子就建在背風處,再加上連日高溫,家裡熱得根本坐不住人。

也因為今年夏天又熱又曬,我一天總要拿好幾次井水給小雞小鴨降溫,沒想到,有天中午我剛把井水放好,就看見正跑著的幾隻小雞仔軟綿綿地倒在了地上。結果老媽看著直搖頭,「看樣子是熱暈了,估計救不活啦。」

站在樹蔭下都被曬得暈乎乎的我也洩了氣,嘴裡嘟囔著,「小雞仔都被熱死了,這個地方待不得啊。」老媽沒好氣地搖搖頭。而熱得早就受不了的我發著呆,想念起去年在山頂寺廟裡喝的荷葉粥,涼風一吹就是一身花香。

突然,我「頓悟」了。

寺廟難道不是一個納涼避暑的好地方嗎?記得上周在寺廟裡管齋飯的叔父邀我去玩,還說現在有不少人去做義工,吃住都能安排。

說幹就幹!我趕緊聯繫叔父,得知做義工只需要辦理登記領房卡和義工服就可以,平日裡也只是做些接待遊客、打掃下衛生等零碎的活。於是,當晚找到避暑新思路的我,背著書包就上了山。寺廟就在山頂,晚上雲霧渺渺、涼風習習,簡直比開空調還愜意,我終於睡了個好覺。

不過在寺廟,早上不到5點就有早課,一向愛睡懶覺的我不得不從被窩裡爬起來,第一天就開始守山門,負責接待遊客,查驗遊客的健康碼和行程碼。不過山上樹木茂密,還有鶯鳥跳來跳去,雖然站了一早上,倒也一點不覺得累。下午是去幫做齋飯,寺廟裡的飯都是泉水做出來的,清香撲鼻,完全治癒了我的「夏日厭食症」。

到了寺廟裡,我發現做義工的人並不少,不過像我這樣的大學生算是裡面年齡最小的。晚上搖著蒲扇,吹著山風,聽著寺廟裡的誦經聲,總算領悟「心靜自然涼」的境界了。

為了避暑,暑期北京遊,成了「酒店躺」

樂樂 | 25歲 遊戲運營

北京的酒店和外賣,給我在過去一周北京旅途中,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

理由無外乎是,「天氣太熱」。

我曾瀏覽小紅書和馬蜂窩定下的滿滿5天行程,最後只能一一作廢。平日裡待的最久的地方是酒店的沙發和床。要不是週六那天,我北京的朋友忍無可忍,開車來酒店接我出門,可能我就要創下5天不出酒店的記錄,嚴謹點應該是除了來程和返程,我做到了足不出酒店。

這還真的不是誇張,我從廣州落地北京前,都深以為我會在北京開啟一個美好的五天旅途樂,但沒想到我只是從「桑拿」模式切換到了「汗蒸」模式。

在廣州高濕度和高溫度的雙重打擊下,為了打工我是迫不得已選擇出門。但為了躲過下午5點半下班的那股熱浪,我往往會選擇在辦公室的空調房裡待到六點半才出辦公樓。沒有工作的壓力,在旅途中我自然是一切憑著個人喜好走。

原本我是打算第一天中午到北京,稍作休息,下午就約朋友去後海周邊玩到晚上。第二天走天安門路線,其實主要是為了遊玩故宮。第三天則直奔長城,第四天週六留著與北京朋友見面,可安排圓明園或者頤和園,第五天旅程圓滿結束,回程。

但第一天中午一落地,北京的氣溫就給我來了個「下馬威」。竟然一絲絲的風都沒有,下飛機走去擺渡車短短十幾米路,卻讓我走出了烤肉架的感覺,總覺得水泥地是燙腳的。出了地鐵,距離我預定的酒店只有六百米,但拖著一個大行李箱的我,還是選擇支付13塊錢叫了快車。

當晚因為朋友加班,我也沒多大興趣一個人外出,於是就想著在酒店做下第二天攻略。結果,當時才突然想起,北京的朋友提醒過我,記得要提前預約景點門票,不然旺季,熱門景點再加上疫情限流,會進不去。果不其然,等我當晚想起預定故宮門票時,看到了卻是我在北京期間,門票全售罄的界面。

就這樣,第二天的「故宮遊」在我的計劃中成了「隨機遊」。可等我第二天自然醒來,天氣軟件顯示的「體感42℃」,直接勸退了我要出門的念頭。「隨機遊」也隨之成了「酒店躺」。

不得不說,看劇和刷手機的時間也過的飛快。在北京的第三天也和第二天如出一轍,飆升的體感溫度就像是將我困在酒店的封印咒語,讓我不出酒店半步。

等到在北京的第三天,也就是週五晚上,知道我在北京幾天都是在酒店度過的朋友,特意給我安排了週六的行程。更是在當天開了車,來到酒店專門接我出門。不過也因為實在太熱,我倆在王府井附近逛了還沒一個小時,就撤了。原本我朋友還打算帶我下半場逛逛皇家園林,但也是因為天太熱,我倆取消了戶外行動,最後在咖啡館待了一下午。

雖然在北京的這幾天,沒有將知名景點都逛一遍,會有遺憾。但是遵從內心,開心最重要,下次再來就行。

當然,下次我一定會挑一個不那麼熱的時間再出門。

35℃烈日下,支援核酸站到中暑

風風26歲 公務員

我是一名市級政府的工作人員,市政府和區有結對機制,一旦區級需要人手,對口市級單位就會進行支援。疫情以來,因為全員大規模核酸工作量太大,區級人手根本不夠,需要各處調集人員配合。也因此,基本上區級需要進行全員或者大規模核酸篩查時,我們都會去結對的區支援核酸工作。

前幾天,我們市在一處篩查中發現了兩例異常,為了排除風險,全市啟動了全員核酸篩查。那天一到辦公室,領導就通知我,讓我下午去對口區支援核酸工作。對於我來說,這是一個正常的工作安排,因為疫情以來已經支援過幾次核酸篩查了。

但在這「體感溫度超40℃」的氣溫下,支援核酸檢測確實是一份苦差事。

這幾天廣東的氣溫都在35℃以上,人在太陽底下只需待10分鐘,基本就能感覺到渾身灼熱。我被安排的支援時間還是下午兩點到六點,最熱的時候。核酸檢測一般在開闊的地方,自然也就沒有遮蔽,我彷彿一塊鐵板上被炙烤的肉。

我努力在可活動的範圍內,找陰涼的地方站,但依舊是一身汗。

我被安排的工作是負責老年人綠色通道,看老人的核酸碼,如果老人沒有智能機就用自己的手機為他們生成核酸碼。工作並不算辛苦,老人家們也非常友好,會不停地跟你說謝謝。

但耐不住人多、且老年人聽力相對不太好,就需要我不停地扯著嗓子喊、跟他們說話。此外,因為人多,不敢喝太多水,怕跑廁所耽誤工作。站了4個小時後,我已經感覺頭暈、喘不上氣,有輕微中暑的跡象。在支援工作結束回到家裡,我更是直接倒頭就躺到了床上。直到後半夜,我還在上吐下瀉,折騰到凌晨三四點。第二天早上鬧鐘響了感覺自己還能堅持,就迷迷糊糊去上班了。

其實醫護人員更辛苦。因為人手急缺,醫護往往是白天正常上班,下班了立馬趕去支援核酸檢測工作。高溫下前來做核酸檢測的群眾,也非常辛苦。但特殊時期,還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和配合。還好篩查未發現病例,希望疫情盡快過去。

37°C高溫帶孩子去遊樂場,我中暑了

苗苗 | 30歲 公司職員

我嚴重懷疑小朋友們自帶「防暑技能」。前段時間,頂著北京37℃的高溫,被兒子磨了整整一周的我終於妥協,帶他去了北京環球影城。結果一天下來,孩子生龍活虎,我卻中暑了。

風油精、花露水、遮陽傘、手持電風扇、噸噸桶……擔心孩子中暑,出門前我盡可能地做好防暑工作。萬萬沒有想到,這種天氣來環球影城玩的人竟然還是那麼多,幾乎每個項目都需要排隊,且大多數項目都是在室外,排隊的時候人挨著人,即使外面有水霧電扇,仍然熱得不行。

一會兒空調,一會兒爆熱,帶孩子做完哈利波特的項目,我就已經暈得不行了。但孩子好像一點事都沒有,又鬧著去玩大黃蜂迴旋機。沒辦法,我們又排了整整40分鐘的隊,終於坐上了「大黃蜂」。但項目一結束,我覺得自己不僅頭暈,而且腳都軟了。原本不打算在園內消費的我,還是買了一杯沙冰解暑,不適感才稍稍得到了緩解。

靠著信念的支撐,我們幾經輾轉終於走到了功夫熊貓「蓋世之地」。果然如「種草」筆記中所言,場地幽暗,空調給力,還有隨處可以坐的小石墩,是遛娃乘涼的好去處。但孩子好像不怎麼喜歡這裡,正好到了花車巡遊的時間,我只好又帶著兒子跑到了太陽底下看花車。

看著花車巡遊的工作人員,我不由得打心裡佩服他們的敬業精神。我們穿著短袖短褲都汗流浹背,可他們穿著層層疊疊的衣服,戴著厚重的頭套,還在努力把歡笑帶給大家。

晚上10點,終於在消耗完我家「神獸」的精力後回到了家。一進門我就癱倒在了床上,一放鬆下來,頭更是暈得不行,半個小時不到吐了兩次。

大熱天去遊樂場真的是「要命」,而能讓媽媽們「不要命」的也就是家裡的寶貝了,想著孩子這一天玩得那麼高興,我好像也沒那麼難受了。

為了避暑,我開始半夜遛狗

菲菲 | 30歲 財經記者

自從北京入夏後,我遛狗的時間變得越來越離譜。

我在今年春節之後從順義的收容所領養了一隻流浪狗,名字叫熊。因為她在收容所住了將近三年,因此與其他狗相處起來有種「大姐大」的風範,我經常戲稱她為「熊姐」。

領養熊姐後,我幾乎雷打不動地每天早晚遛狗兩次。因為工作性質,我不需要每天坐班,但偶爾會熬夜工作,基本就是八點半起床,之後洗漱完畢後,一般九點左右會帶熊姐下樓一次。晚上6-7點左右再帶她出去一次。

可隨著北京逐漸從春天進入夏天,我遛狗的時間也變得奇奇怪怪了起來。

六月份的時候,北京已經熱了起來,而且時不時就要下雨,整個天氣又潮濕又悶熱,總有種喘不上氣的感覺。彼時九點之後出門就已經很熱了,而且我通常早晨遛狗要半個小時時間,所以就會越遛越熱,到家門口的時候一人一狗都「廢」了。

為了改變這一現象,我試圖起的更早來遛狗。但早起對我這種「熬夜黨」實在是很困難。在無數次地按下六點半的鬧鐘後,我改變了計劃——將遛狗次數壓縮至每天一次,同時,把間拉長。

就這樣,我每天晚上一次,每次70-90分鐘。

可由於入夏後,晝長夜短,最開始我嘗試在太陽將要下山的晚六點半到七點的時間段開始遛狗,但殘餘的太陽也有很「惡毒」的殺傷力。無奈之下,我開始在晚八點出門遛狗。但是,隨著北京開始入伏,即使晚上九點也並沒有涼爽的清風,只有悶熱和燥熱。

有一次,我晚上將近十一點才完成工作,匆忙帶熊姐下樓。結果意外發現,半夜北京的風竟有那麼一絲涼爽。之後,我便一發不可收拾地迷上了半夜遛狗。

甚至,有一次因為關了空調睡覺我半夜兩點被熱醒,短時間內無法入睡,糾結了一下翻身下床叫醒睡得正香的熊姐出門溜了一圈。

在被我領養之前,熊姐因為膽子太小不肯下樓被退養了兩次。但可能由於比較信任我,熊姐很喜歡跟我出門,尤其在夜深人靜的大街上閒逛,雖然偶爾在後半夜被我叫醒的時候她會一臉茫然。

不過即便如此,還是希望北京的夏天趕緊結束,我也可以恢復隨時隨地帶熊姐出門的作息。

36℃,成了朝陽到海澱最遠的「距離」

豆豆 | 24歲 文案

雖然我和閨蜜都在北京工作,但是因為住的地方相距較遠,加上我們平日裡工作都挺忙,假期時間經常「碰」不到一起,所以近兩年我們一直處於「聚少離多」的狀態。

4月底,我們「煲完電話粥」後,發覺過完春節一直沒有空出時間「面基」。便商量了一下,恰逢5月中旬的一個週末正好是我的生日,就相約那個週末出來見面吃飯。

因為我們一個住朝陽,一個住海澱,為了晚上各自回家方便,閨蜜還特意做了一個簡單攻略,中午去一家評價很好的餐廳吃飯,下午去公園踏青,還特意去小紅書找了一家評價很好的網紅蛋糕店,準備到時候給我定一個生日蛋糕。

結果計劃不如變化,突如其來的疫情,北京的堂食暫停,不少公共場所也不能去了,我和閨蜜只好放棄了原計劃,決定等疫情好轉再約。

6月過後,北京的堂食逐漸恢復,我和閨蜜也想著再約起來。但是因為工作耽誤,我們的「約會」不得不拖到了7月份。但沒想到進入7月以來,北京的天氣彷彿坐了火箭一般迅速躥升,幾乎每個週末手機天氣預報預估的都是35℃上下,體感溫度更是可怕,出門又曬又悶又熱,彷彿要把人蒸熟。即使偶爾下雨,但在這樣的高溫天氣下,降下來的一點點溫度幾乎是「杯水車薪」。

我和閨蜜內心都很崩潰,這種天氣,週末約好去戶外公園,不是遊玩,是「渡劫」。我們兩個又怕熱、又怕曬,而且看到微博上「熱射病」的新聞後,又開始「怕死」。想著既然「攻略」已經做完了,哪個週末涼快臨時約好出門就可以了。

於是,我們兩個的微信聊天界面,就變成了:「明天34/35/36/37℃了,這周先不約了,我們下周再看。」

就這樣,從7月初一直等到8月,我們這個「約會」也一直沒成功。看著接下來的天氣預報,北京的溫度一時半會是降不下來了,我們最終拍板,等中秋節假期再約。

暑天送外賣,「get」減肥新技能

郭郭 | 29歲 產品經理

今年6月,我心血來潮下載了美團眾包APP,從此開啟了我的「編外」騎手生涯。

這次嘗試緣起於一個週末,我在抖音偶爾刷到一位博主,在朋友「忽悠」之下成為美團騎手的搞笑視頻。我想著閒著也是閒著,不如體驗生活,於是開始了註冊、線上培訓考試等一系列操作。成功註冊為騎手後,我也沒太當一回事,彼時,我甚至沒有一輛可以用來送外賣的小電瓶車。

等手機「嗡」的震動了一下,看到系統已經提示接單,我才一下子從沙發上彈了起來,在那瞬間我想起來,原來我已經是一個騎手了!

事已至此,我抓起一件防曬衣趕緊衝出了門,迎著「滔滔熱浪」,開著自己的小轎車緊趕慢趕在超時前來到了顧客樓下。不過在樓下站了不到10分鐘,我已經熱得汗流浹背,把餐交給顧客的時候,我甚至還穿著居家的睡衣,狠狠享受了一把「大型社死現場」。

等我鬆了一口氣準備回家,卻發現下一單已經彈了出來,而地址距離我有大約6公里。就這樣,我連冰水都沒時間買就趕去商家那裡,明明地圖顯示我距離商家就幾米距離,但就是找不到商家。在37°C的暑天,我在居民樓巷子裡滿頭大汗得轉來轉去,直到一位路過的餓了麼騎手好心給我指了方向。可最終我還是超時了5分鐘才送出第二單。

那天晚上,從下午5點半到晚上8點,我步履不停地跑來跑去,拿外賣、送外賣,一晚上連水都沒時間喝,隨身帶的紙巾全部「陣亡」於擦汗。一開始只想跑幾單體驗生活的我,最後跑了10單,只想趕緊卸載了軟件,等回了家我已經熱的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不過令我驚喜的是,第二天上秤竟然輕了一斤半,我近一年頑固不變的體重竟然被送外賣給「化解」了,從此我就「get」了減肥新思路——高溫下送外賣也是一種運動,既能賺點小錢,還能減肥,何樂而不為呢?

就這樣,在工作之餘我都會上線眾包軟件,開啟騎手接單體驗。從6月到現在我已經瘦了近7斤,徹底對外賣騎手「上癮」啦!。(馮曉亭、謝中秀、張琳、呂敬之、馬舒葉、孔月昕/燃次元工作室)

(本文來源:「燃次元」公眾號,ID:chaintruth)

#義工 #避暑 #高溫 #遛狗 #外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