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7日,美空軍前參謀長大衛•古德芬(David L. Goldfein)在美國馬里蘭州國家港口舉行的空軍協會航空、太空和網絡會議上首次提出「認知作戰(Cognitive Warfare,簡稱『認知戰』)」這一軍事領域的創新概念,認為「我們正在從消耗戰過渡到認知戰……它迫使我們向行業提出不同的問題」。古德芬所提出的「認知戰」是在美國霸權逐漸衰落的時代背景下,西方在全球推行「和平演變」和「顏色革命」的升級版。2020年5月20日,台灣地區領導人蔡英文在就職演說中就「國防」事務改革的方向議題提到「第一要加速發展『不對稱戰力』」,並提出與大陸之間的「認知戰」交鋒。民進黨當局把「認知戰」引入「國防」事務改革議題當然有其不可告人的目的。當今世界格局正發生深刻的變化,新興大國與霸權國之間的競爭引發新舊國際秩序激烈震盪,擁核國家間的衝突與對抗也從傳統的武力對抗發展到以人心為主戰場的較量。民進黨當局在這場大國競爭中選擇站在中國大陸的對立面,積極參與西方反華陣營的認知戰,對內打壓最大的在野黨中國國民黨,對外配合國際反華勢力對抗中國大陸,企圖達到不戰而攻心奪志的戰略目標。

一、何為認知戰?

依據北約《2020年多領域作戰》和美國軍方《2028年多領域作戰》這兩份重要的戰略文件,未來戰爭將從傳統的五個作戰領域即陸地、空中、海洋、太空和網絡空間,延伸至認知領域。這種認知領域的戰爭是集輿論戰、信息戰、心理戰於一體的綜合性超限戰爭。根據法國退役海軍上將弗朗索瓦•杜克羅澤爾對認知戰的研究,隨著火箭、衛星、計算機、電信和互聯網技術等新的顛覆性技術出現,以及社交媒體、社交網絡、社交消息傳遞和移動設備技術的日益廣泛使用推動了太空和網絡領域的發展,北約在這些新出現的領域面臨一系列挑戰,進而催生了一個新作戰領域:認知戰。在認知戰中,人的思想變成了戰場。其目的在於改變他們的想法和行為方式。根據目前普遍接受的概念界定,認知戰的本質是通過己方信息渠道的優勢地位,壟斷、操縱、扭曲信息和輿論,最終摧毀敵方人員的認知基礎,達到攻心奪志的戰略目的。換句話說,無需通過物理戰爭,運用攻心的戰術實現《孫子兵法》所記載的「不戰而屈人之兵」的目標。

自俄烏危機發生以來,利用互聯網平台和自媒體展開的認知戰在向世人展示數據時代驚人的創造力的同時,也告訴世人對競爭對手思想領域的爭奪在未來戰爭中的重要意義。因此,上述對認知戰的本質認定相對比較狹窄,依據時代發展的實踐情況,尚需進行廣義的解釋,即認知戰的對象從敵方人員擴展至競爭對手,把渠道從平台擴展到自媒體,把組織方從競爭者擴展至利益攸關方共同協作。筆者認為,作為與物理戰爭領域完全不同的認知戰是指,競爭者通過操縱互聯網和自媒體等媒體平台,協同聯盟的力量,有組織,有目的投放特選的信息和創造話題,改變特定人群的情感、判斷和價值觀,最終實現目標人群的想法和行動往競爭者的預設目標潛移默化改變的非武力行為。其中,物理基礎傳播平台,組織策劃中心,特定信息與話題,目標投放人群,想法和行動的改變是認知戰必備的五要素。

二、民進黨認知戰的模式和特點

雖然民進黨當局自2020年5月20日在就職演說中首次提到認知戰,但實際上認知戰早在2019年的「國家安全局」的《中國假訊息心戰之因應對策》中已有系統呈現。民進黨當局認知戰所要改變的思想所涵蓋的特定人群包括台灣島內、中國大陸和國際社會的民眾。民進黨當局開展的認知戰的模式、內涵和特點如下:

1、民進黨認知戰的模式

民進黨當局在開展認知戰時針對不同的特定群體混合運用不同的手段和模式。主要採取的手段有刻意扭曲、直接作假、分化挑撥、製造國際悲情等,通過創設議題「抹紅」中國國民黨。具體而言,民進黨當局通過一系列認知戰的操作,諸如將大陸對台政策及作為全部冠以「統戰」的標籤,企圖激發台灣民眾產生對大陸的「反感情緒」,通過「倚美謀獨」行徑企圖改變大陸民眾對武力統一台灣的成本認知,通過鼓吹大陸武力威脅並形塑「國際孤兒」形象尋求國際民主價值同盟的援助。為實現這些目的,民進黨當局採取的主要模式有四種:

其一,大陸報導——媒體配合——引領風向。民進黨當局的這種認知戰模式,是把有關源自大陸各級政府實施的能直接讓台灣民眾受益的各種行政行為的新聞報導,通過島內媒體機構或者自媒體進行二度宣傳報導,刻意歪曲大陸政策或者具體行政行為的本意,宣稱大陸在島內搞統戰,煽動台灣民眾拒絕來自大陸的援助或者紅利,達到通過媒體二次報導、自媒體跟進等方式帶動島內輿論風向。在這次新冠疫情期間台灣曾經一度出現口罩、疫苗和快篩等防疫物資短缺的情況,大陸通過各種渠道表達願意捐贈和協助的意願,最終都被島內民進黨當局和媒體歪曲為大陸在島內展示抗疫的實力和優勢,通過口罩、疫苗和快篩等防疫物資收買台灣民眾人心,污衊大陸在對台開展統戰。民進黨當局甚至把大陸實施的能給台灣民眾帶來切實經濟利益的各項經濟讓利政策也鼓吹為對台統戰,惡意詆毀大陸的惠台政策。民進黨當局的這種認知戰枉顧台灣同胞的生命健康和財產安全,通過自身控制的輿論歪曲大陸的方針政策,以達到防範台灣民眾形成對大陸的好感。

其二,國際新聞——當局加工——轉銷大陸。民進黨當局的這種認知戰模式,把國際上對所謂的能提升台灣地區國際地位和國際曝光度的新聞事件尤其是來自美國的涉台新聞,經過民進黨當局加工為美國政府「堅定挺台」、國際社會和台灣地區一起構成「民主價值同盟」,刻意形塑大陸未來如果採取斷然措施統一台灣時,國際社會能夠堅定支持台灣,會一起對抗中國大陸的相關新聞解讀。再通過島內媒體、自媒體和公眾號等渠道轉銷到大陸並推送到個人手機端,在大陸網民中營造一種「大陸不能也不敢對台動武」的輿論導向。在這次俄烏戰爭期間,台灣島內輿論配合國際輿論營造「今日烏克蘭,明日台灣」的氛圍,報導在俄烏衝突中俄羅斯無法獲勝,遭受來自西方的集體制裁導致俄羅斯戰場失利以及國力衰退等,對大陸民眾誇大未來武力解決台灣問題的後果。甚至在美國國務院近期修改相關台灣地位的表述時採取高調宣傳的態度,儼然有一種台灣地區被美國承認為一個「國家」的感覺。殊不知這是美國兩黨中期選舉前的議題操弄而已。民進黨當局通過這種模式的認知戰,與國際媒體裡應外合,加工涉台新聞轉銷大陸市場,刻意散佈大陸官方不敢針對「台獨」採取斷然措施的虛假認知,妄圖影響大陸民眾的涉台輿情發展。

其三,爭議事件——當局偽造——甩鍋大陸。民進黨當局的這種認知戰模式把台灣島內、大陸或者國際社會發生的爭議性事件,經過當局簡陋的加工和篡改偽造,故意混淆視聽,避重就輕,甚至放大極少數右翼思潮,把民眾是否支持當局的相關決策以及是否與國際主流社會保持一致的後果和大陸的可能獲益掛鉤,以誤導台灣島內特定群體而騙取支持。在舉行「四大公投」前夕,民進黨當局為了確保爭議性極大的含有「萊克多巴胺」的美國豬議題能過關,故意把民眾的反「萊豬」混同為反「美豬」,再聲稱反「美豬」等同於破壞台美關係,不利於美國支持台灣,給大陸製造離間台美關係的機會和借口等;為了討好日本,民進黨當局故意混淆福島核事故中被污染過的「核廢水」和「冷卻水」的區別,誤導輿論。民進黨當局還和境外勢力相配合,指揮「1450」參與中國大陸極少數網民針對俄烏危機的個人極端意見開展「大翻譯」運動,在國際輿論場醜化大陸的國際形象。民進黨當局這種模式的認知戰實際上是通過故意歪曲、混淆某些概念,甩鍋給大陸,醜化大陸,獲取島內選民和國際社會的支持。

其四,當局捏造——掌握網絡——散播島內。民進黨當局的這種認知戰模式直接依據當局兩岸政策的目標需求,捏造各類烏龍新聞,憑藉掌控島內媒體的優勢地位散播虛假消息,通過持續性的操弄圖謀改變島內民眾對大陸的認知和相關思考過程和行動。最典型的事件是2021年親綠寫手林瑋豐自導自演「抹紅」「假訊息」的認知戰被台灣網友識破,在島內炸鍋。與民進黨當局關係密切的台灣地區華視新聞台近期甚至捏造所謂的「解放軍攻台」假新聞,最終假藉以工作人員播放操作錯誤為由撤銷等等。民進黨當局通過這種模式持續性捏造虛假信息,企圖培養出反抗大陸的極端右翼傾向,消除台灣存在所謂的「草莓族」的印象,大量鼓吹台灣要「全民皆兵」,在兩岸未來可能發生衝突時復製「全民抵抗的烏克蘭模式」,企圖削弱大陸在不得已情況下以非和平方式解決台灣問題的意願。民進黨當局這種通過在島內利用控制媒體優勢地位無底線散播虛假信息的行為非常危險,長久以往將培育出反對統一的極端右翼分子和右翼集團,給台灣島內的政治生態和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帶來毀滅性打擊。

2、民進黨認知戰的內涵

民進黨認知戰的內涵花招不少。在目標上,綠營企圖改變大陸民眾對統一的認知,炒作武統台灣的代價;在島內欺騙蒙蔽台灣民眾,鼓吹台灣受到西方民主價值同盟的保護;在國際社會鼓吹大陸「武力威脅」,尋求國際武力與輿論支持。在手段上,控制島內的媒體輿論,嚴格審查與當局意見不一致的自媒體賬號,查封支持祖國統一的自媒體賬號;這些「台獨」勢力既通過強行干預台灣電影金馬獎評選、中天新聞台牌照更換等,圖謀全面控制島內的傳統廣電體系,也在遊戲、動漫等看似亞文化的網絡社區不斷煽動、教唆極端情緒。在內容上,通過虛假信息,歪曲信息,混淆信息甚至提前洩露相關信息,達到在島內創設議題,帶風向,培養極端右翼思潮,以影響台灣民眾的情感、判斷和價值觀等。當然,民進黨當局在實施認知戰過程中設立相應的資訊指揮中心,積極動員青年群體的力量,創設「1450」或者類似「第五縱隊」的組織,給予相應的報酬,並積極引入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簡稱NED)傳播「顏色革命」的經驗,和與香港地區的「港獨」勢力相合作,裡應外合,全面拱火民進黨當局針對中國大陸的認知戰。

3、民進黨認知戰的特點

其一,控制媒體。民進黨當局控制媒體主要方式為壟斷公共媒體平台、控制自媒體與新興傳播基礎網絡。目前,在中天電視台被當局關閉後,島內藍營的主要媒體機構衹剩下趙少康旗下的中廣公司。民眾與民進黨不一致的聲音基本上很難通過公共媒體平台發出來。主流大眾社交平台基本上屬於宣傳所謂的「自由、民主、人權」的西方話語體系,自媒體機構上的個人賬號經常因為言論與民進黨當局主流價值觀不一致或者支持兩岸統一被封殺。另外,在影視與動漫亞文化領域以及民營的「星鏈」領域也為當局開展認知戰提供基礎場域。

其二,平台運作。民進黨當局還通過設立網絡社群組織中心統籌指揮認知戰,並予以劃撥資金、安排技術人員等方式的支持。同時,在組織架構方面,還通過創設「1450」或者類似「第五縱隊」等「網絡水軍」,與香港地區的「港獨」勢力和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合作,協調分享認知戰的相關資訊與戰果。民進黨當局認知戰還通過在大陸微博平台設立類似「帝吧官微」等微博賬號主動出征。

其三,議題引導。民進黨當局認知戰的主要內容形式是提供特定信息與話題引導。通過綜合運用虛假信息,歪曲信息,混淆信息甚至提前洩露相關信息,帶風向,企圖改變民眾認知和行為。在信息投放的時間和選擇目標投放人群方面都有一整套完整的規劃。有時也會根據突發的事件(如俄烏危機)和境外機構合作,開展針對詆毀大陸的「大翻譯運動」;或者在重大會議前夕就中國的「清零政策」配合國際社會的反華媒體機構(如「美國之音」)有組織詆毀大陸領導人。

其四,價值導向。民進黨當局認知戰的目標是通過一系列的媒體與網絡宣傳活動改變特定人群的態度、情感和判斷,影響他們價值觀的形成和改變,並做出相應的行動變更。目前,民進黨當局的認知戰除了在台灣民眾中形成「反中抗中」,博取國際社會同情和支持外,一個明顯的傾向是在台灣島內的逐漸培育出要求「獨立」、反對統一的極端右翼和民粹化傾向。未來,要謹防民進黨當局通過在娛樂、教育、學術和社群領域的認知戰進一步激化島內「統一派」和「獨立派」之間的矛盾,調動民意要求民眾對「統獨問題」進行站隊,對支持兩岸和平統一的台灣同胞採取「網絡暴力」等新型反人類的納粹化行為。

三、民進黨認知戰的意圖和動機

作為以改變人們想法和行動為目標的思想戰爭,民進黨當局無時無刻不在開展認知戰,以抵銷來自大陸落實祖國統一的具體制度性安排帶給台灣民眾對大陸的向心力。民進黨當局認知戰的意圖和動機明顯,主要體現在台灣島內政治、兩岸關係和國際層面鬥爭等方面:

1、在島內利用認知戰打擊統派的信心,為「台獨」思潮造勢,鞏固民進黨的執政地位。政治既是一門協調的藝術,也是各種政治勢力為追求權力和價值觀而展開鬥爭的過程。民進黨當局的認知戰根本意圖和動機就是企圖通過思想領域的戰爭捕獲台灣同胞的人心,以獲取長期執政的資本。若民進黨在內外政治鬥爭中丟失在台灣地區的執政權,其也將喪失政治話語權,政治權力和價值觀也就成為空談。民進黨為了謀求在島內的長期執政,刻意打壓藍營生存空間,拉攏中間選民,擴大綠營的基本盤,這是綠營為實現穩定執政的基本謀略。為此,民進黨當局實施的認知戰就是通過針對島內民眾開展思想領域的鬥爭,系統性打擊統派也就是深藍陣營的信心,給民眾造成錯覺即在島內主張統一和支持統一是沒有民意基礎的,屬於極其微弱的少數派,並通過拉攏收買、網絡暴力甚至啟動「國安法」和「反滲透法」等政治法律措施對島內支持統一的統派人士進行打壓。民進黨當局假借「轉型正義」之名查處中國國民黨黨產就是對藍營所採取的釜底抽薪行為,使得藍營失去政治運作的物質條件優勢。另一方面,當局還通過認知戰在島內宣傳去「中國化」思想,企圖切斷與大陸的歷史、政治和社會聯繫,導致島內年輕一代學生在成長過程中缺失對中國的基本記憶,從文化源頭上培植「台獨」基因。甚至通過境外新聞轉內銷的形式,重溫所謂的「台灣地位未定論」,罔顧《開羅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所確立的二戰成果,為「台獨」思潮提供法理依據。3月24日,民進黨當局還資助個別境外涉台學者共同發表報告,「檢視」中國「如何歪曲聯合國1971年通過的2758號決議」,企圖從根本上為「台獨」思潮尋求法理依據,拔除「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的法理基礎,為「台獨」思潮在島內的氾濫造勢。

2、在兩岸關係上利用認知戰誤導大陸輿論導向,擾亂大陸對台大政方針整體佈局

民進黨當局的認知戰另外一個重要的目標是誤導大陸輿論導向和擾亂中央政府解決台灣問題大政方針的整體佈局。其主要通過國際新聞加工轉銷大陸的方式,形成台灣地區在兩岸關係中的優勢地位,誇大中央政府解決台灣問題的難度等假象,圖謀誤導大陸民眾,形成與中央政府實施的「和平統一」大政方針相違背的民意,給中央對台工作整體佈局造成困難。換言之,民進黨當局的真實目的就是要擾亂兩岸全面融合發展的落實,阻撓海峽兩岸和平統一的進程。為達到這一意圖和動機,民進黨當局借助新聞內容及其傳播路徑,宣揚美台所謂「堅若磐石」的夥伴關係,以及台灣加入以美國為首的全球民主價值同盟體系。在台灣面臨疫苗緊缺時,美國三位參議員旋風式訪問台灣地區,宣佈捐贈75萬劑疫苗,後續還跟進捐贈疫苗;在兩岸關係緊張時,島內媒體還不時爆料美軍陸戰隊駐紮台灣指導訓練台灣武裝力量以及一批又一批的美台軍售案;還吸納台灣參加美國主導的「首屆全球民主峰會」等等。通過這些認知戰,民進黨當局希望在大陸民眾內部形成兩岸「和平統一」無望等錯覺。在內容輸出上,民進黨當局在炒作這些議題時,還需通過適當的路徑把新聞內容轉銷至大陸。這時,「1450」或者說「第五縱隊」就起到關鍵作用。其利用網絡間諜,在微博平台通過喬裝身份,通過人工機器人設立虛假賬號群發相關消息,在大陸各種自媒體,多渠道鼓吹台美關係,營造若大陸武力犯台必將形成「今日烏克蘭,明日台灣」的格局,以及國際社會將「聯合制裁中國」的輿論。其實,民進黨當局採取的這種「倚美抗中」之話術想誤導大陸民眾的認知,最終必然是以犧牲台灣民眾的健康福祉為代價,在大陸14億中華兒女和中國人民解放軍強大的意志面前,中央政府保持解決台灣問題的戰略定力,綠營當局無論如何宣揚台美關係,無論如何發展「不對稱戰力」,無論如何研究和開展認知戰,終將招致螳臂當車的敗局。

3、在國際上通過認知戰大打悲情牌,尋求國際社會共同聲援台灣

在國際新舊秩序的交替期,中國正在和平崛起,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需要一個穩定而友好的國際環境。民進黨的認知戰正是盯準中國大陸對外部環境的客觀需求,在國際上大打悲情牌,尋求國際社會共同「聲援」台灣。台灣當局試圖通過外部因素的作用,在國際場域為大陸參與國際社會的交流製造障礙,給民間和官方的交流造成困難,並反過來影響人們的認知,改變解決台灣問題的思考方式和行為。民進黨當局為了實現這一意圖和動機,在認知戰領域主要從悲情牌和國際聲援角度入手。在悲情牌方面,通過放大中國人民解放軍的不定期巡航台灣外海,鼓吹大陸武力「恫嚇」台灣。以解放軍繞台給台灣地區造成安全困擾和軍事威脅為由,在島內製造不安情緒,並以此為由加大向美國購買所謂的不對稱武器。另外,台灣當局還從歷史的角度通過散佈所謂的統治台灣的都是「外來政權」等言論,營造台灣地區如同「亞細亞孤兒」形象。在爭取國際聲援方面,民進黨當局在不斷拓展國際曝光度的同時,和西方主流媒體配合,宣傳台灣的「自由、民主和人權」價值觀,標榜台灣地區為亞洲自由民主的「燈塔」,並不斷從反面醜化大陸的民主、人權成就;通過和境外勢力合作,共同醜化中國大陸在俄烏衝突中的立場,竭盡全力把大陸推向國際社會的對立面;積極參與「全球民主峰會」,加入所謂的「全球自由、民主的價值同盟」,企圖在大陸對「台獨」分子和外部干涉勢力採取斷然措施時獲得國際社會的聯合支持,恫嚇大陸。然而,民進黨當局在國際上開展的認知戰實際上無法改變絕大多數國家承認「世界上衹有一個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這一基本事實。中國是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會唯一一個尚未實現國家統一的國家。實現國家統一既是海內外愛好和平的中華兒女共同的心聲,也是國家的核心利益。作為一個擁核的經濟、政治、軍事強國,中央政府和全體中國人民有充分的信心和能力對「台獨」分子採取斷然措施。這是民進黨當局無論採取何種模式的認知作戰都無法撼動的。

四、民進黨認知戰的影響

麻省理工學院最近的一項研究發現,僅憑驚訝和厭惡的情緒就會使信息像病毒一樣傳播——而普通用戶與機器人不一樣,會迅速重新發送信息回去,因此,假信息在認知戰中不是必須的。也就是說,在認知戰中,虛假信息其實無法真正改變人們的認知和行動,倒會傷害信息發佈者的公信力。這就是為什麼在俄烏危機中,公眾在發現布查事件的虛假宣傳後,對烏克蘭和西方主流媒體的公信力產生嚴重懷疑的原因。同樣的道理,在後真相時代,民進黨當局系統性的認知戰在大國實力博弈中很難實現其預期目標。

1、從近期看民進黨當局的認知戰可能會給民進黨帶來一些小恩小惠

民進黨之所以對認知戰見獵心喜,趨之若鶩,根本原因還在於有利可圖。綠營通過認知戰,民進黨當局能撈取到一定政治利益及選舉利益。例如,綠營往往在選舉前夕通過採取「反中抗共」的策略打擊國民黨以騙取台灣島內中間選民的支持,獲取選舉利益。由於虛假信息從傳播產生負面影響到被證實有一段時間差和受眾的敏感度問題。民進黨當局在選舉過程中,往往通過開展對大陸的認知戰,即打「抗中」牌以達到選舉目的。典型的表現是在2015年地方領導人選舉前盛行的「台灣國護照」貼紙風波,民進黨當局通過製造爭議性新聞事件,在投票前夕通過綠營支持者持「台灣國護照」在歐洲部分國家無法順利入關被遣送回來的悲傷境遇在網絡自媒體傳播,打悲情牌並甩鍋給大陸方面打壓台灣的國際生存空間,以獲取中間選民的支持,推動民進黨贏得2016年台灣地區領導人選舉。在境外新聞轉內銷的認知戰方面,香港國安法通過前後,民進黨當局通過認知戰,在台灣社會營造「今日香港,明日台灣」的氛圍,在民眾中強化「拒統」和「恐共」心理,又一次把中間選民推向民進黨陣營,使得國民黨在2018年「九合一」選舉領先的情況下又一次輸掉了「總統選舉」。在2021年的「四項公投」中,民進黨當局又通過故意混淆「萊豬」和「美豬」的區別,呼籲選民支持「美豬」,支持台美關係,又一次通過炒作兩岸議題開展認知戰,最終贏得「四項公投」。因此,民進黨當局的認知戰在特定的時期會實現其部分目標,但長遠看其損失遠遠大於其在選舉上所獲得的小恩小惠。

2、從中期看民進黨當局的認知戰會削弱民進黨掌控的媒體公信力

公共媒體機構和自媒體賬號的公信力來自其公共服務的職能,為公眾提供客觀、真實的新聞和輿論信息。但現實中由於媒體機構和自媒體賬號背後都代表一定的利益團體,具有各自的價值傾向,這種宣傳報導在保證客觀、真實的前提下,必然面臨信息的選擇問題,以便服務於其媒體的價值觀,這是實踐的邏輯。這也促使受眾對向公眾公開其價值取向的媒體和自媒體賬號按照自己的興趣偏好選擇,體現了新聞言論自由。但是,民進黨當局在認知戰中提供虛假信息或者不對稱信息會直接侵犯受眾的知情權,無法取信於民。雖然,後真相時代各種信息魚龍混雜,真假一時難辨,但是由於信息源頭傳播渠道的多樣性和自媒體網絡的高度發達,民眾有足夠的智慧比較分析相關議題的信息來源並分辨真假,能正確選擇信息來源渠道。比如親綠寫手林瑋豐的「反串認知戰」被相關媒體「抓包」之後,他本人和其任職的「眼球中央電視台」以及他妻子都受到直接的傷害。民進黨也在一次一次類似的假消息中逐漸喪失其作為信息提供者的公信力。

3、從長期看民進黨當局的認知戰將導致民進黨陷入不能自拔的境遇

無論民進黨當局如何操弄島內各類「統獨」議題,排斥中國國民黨相關的民生議題,只要沒有真正促進島內民眾更加安全、健康和幸福的生活,無論如何操弄民意,若不收斂這種做法遲早會被選民所拋棄,被民眾掃進歷史的垃圾堆。從台灣地區政治大學的選舉研究中心有關兩岸統獨議題的趨勢分析數據可以看出,偏向維持現狀的總體趨勢佔多數,並呈上升狀態(如圖一所示)。可見,民進黨當局「台獨」操作終究是騙取選票的伎倆。另外,民進黨當局內外勾連的認知戰嚴重破壞台灣地區民眾的言論自由。基於公共媒體平台和自媒體的認知戰需要提供虛假信息和不對稱信息,甚至封殺與民進黨當局政策目標不一致的自媒體言論賬號,這種行徑剝奪了台灣民眾的知情權和發言權,侵犯了台灣民眾的言論自由。而且,民進黨當局的認知戰花費巨額資金、投入大量技術人員等台灣地區公共資源,組織網絡平台從島內走向國際,主動和西方反華勢力內外勾連,共同壟斷互聯網基礎網絡和操弄島內及國際主流媒體平台。當局每年還花費巨資培養網絡間諜、「網絡水軍」和「1450」等,長此以往民進黨的認知戰必然構成對台灣地區自身資源的消耗戰。這與民進黨當局為台灣地區2300萬同胞謀求更美好生活的選舉承諾相違背。

結語

民進黨當局的認知戰本質上利用在島內控制媒體的壟斷地位,通過公共媒體平台、自媒體平台以及大量的「1450」,向島內和大陸民眾散佈各種虛假信息和創設各種話題,誤導輿論,以企改變特定群體的價值觀、思考方式和行為,最終達到破壞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目標。然而,從宏觀歷史視角看,祖國統一既是兩岸中華民族兒女的共同願望,也是歷史發展的必然,「時」與「勢」一直都在大陸這邊。在大陸穩步推進對台「漸進治理」、落實統一的時代背景下,民進黨當局設想通過認知戰延緩和破壞兩岸和平統一進程的企圖注定無法實現。大陸將通過海峽兩岸經濟社會文化領域高質量的融合發展進程,夯實對台灣地區的治理基礎,以及構建涉台知識體系和國際話語體系,引導台灣民眾識破民進黨當局認知戰的本質及其危害,共同助推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推動中國的統一進程向前邁進。(作者陳先才為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政治研究所所長、民進黨研究中心主任,林兆龍為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博士研究生)

(本文授權中時新聞網刊登,原刊於中評社刊發、中評智庫主辦的《中國評論》月刊)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民進黨 #認知戰 #當局 #大陸 #1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