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知名智庫組織佛瑞塞研究機構(Fraser Institute)上周發布《世界經濟自由度2022年度報告》,評比了全球165個國家和地區的經濟自由度排名。結果香港評分雖低於去年,但仍以8.59分蟬聯榜首,領先排名第2至第7位的新加坡、瑞士、紐西蘭、丹麥、澳洲及美國等已開發經濟體。而台灣則以7.68分名列第24位,排名較前一年倒退10名。當然比起中國大陸的6.27分排名116位,也算在優等生之列。

在美中貿易戰、全球疫情、地緣政治衝突、通貨膨脹節節上升等因素導致政府介入經濟活動加深的背景下,世界政經環境愈加複雜。所謂自由經濟的定義也在各國經濟學界間出現或多或少的爭議。在供應鏈重組,陣營化、區域化彷彿逐漸要取代全球化的當下,香港經濟表現能持續獲得屬歐美陣營的加拿大研究機構肯定,堪屬難得。尤其在5大評估領域中,香港在「國際貿易自由」、「政府監管」兩大項中排列首位,說明「小政府、大市場」的自由港優勢依然閃亮。

雖然報告中也提到了《香港國安法》通過後對經濟自由打擊的憂慮,但卻也不能完全排除嚴格的疫情管控也是評分下滑的因素。追根究柢,香港一貫的市場競爭優勢仍然維持良好,例如低稅率、稅制簡單、經商自由度高、無外匯管制、貨品進出口無限制、金融體系完善等等。就以中美兩國近日簽訂關於審計監管問題的合作框架協議為例,雙方選擇了以香港為檢查中國大陸企業赴美上市的「中概股」審計底稿的大本營。原因之一無疑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香港擁有完善的金融服務及法律體系。此外,香港橋梁門戶的地位亦極為明顯。由於北京對將敏感數據轉移至香港的疑慮較小,對中美雙方來講都是可接受的妥協。

從數據上來看,固然《香港國安法》實施後有部分港人移居境外,但眾多統計表明經濟活動的信心持續加強,例如,香港的資產及財富管理業務總值於去年底達到35.5兆港元,較2019年底增超過兩成。而香港銀行今年7月的存款總額超過15兆港元,也較前年6月《香港國安法》實施前增8.5%。而在另一份跨國機構於今年3月公布的最新《全球金融中心指數》報告中,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與實力也再次獲得肯定,總排名高居亞洲第1、全球第3位!

當然,各地經濟發展階段與社會文化習俗傳統不盡相同,此類「經濟自由度」的跨國比較,不免脫離不了西方觀點的定見或偏見。不過,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內自省也。至少在西方重視市場地位的保守經濟研究機構眼裡,兩岸三地的比較高下立判。台灣部分媒體唱衰香港,其實根據的是自我感覺良好的想像。事實上,在國際機構看來,香港在政府法治、經濟自由等方面,還有許多值得其他經濟體學習參考之處。

近20年來,全球各地飛速進步的同時,許多人感嘆台灣正在原地踏步。也許我們都困在執政者精心編織的資訊繭房裡,未能實事求是學習他人長處。《世界經濟自由度報告》的發布在台灣幾乎不見媒體報導,也是台灣逐漸失去全球視野的一個警訊。也許,在朝野政黨與主流媒體忙於上演或追蹤選舉老戲碼,而對世界變化失去感知能力的時刻,年輕世代只好自力救濟,在全球舞台尋找世界的真相,在宜居之地翻轉自己的命運。(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金融系副教授)

#香港 #台灣 #經濟自由度 #經濟自由 #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