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長選舉在長照政見上激出了火花,國民黨候選人蔣萬安提出:「長照三支箭」,民進黨候選人陳時中反譏:「門外漢」、「四個不懂」。身為北市民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全台老化程度最高的北市,長照問題被市長候選人重視;憂的是:選民看不到牛肉在哪裡,卻看到口水滿天飛。

至今年7月,北市65歲以上老年人口有50萬零755人,達20.34%,今年1月,台北市率先跨越門檻,正式邁入超高齡社會,為六都中第一個超高齡直轄市。

高齡者中,約10萬長者屬程度不等的失能,但日照或住宿型機構等長照資源嚴重不足,北市43家老人日間照顧機構,收托量僅1684人,住宿型長照機構仍有4000張床的缺口,高達數百人候補中。

蔣萬安已經看到台北市對住宿型長照機構的需求,提出以3億補助從聯醫增加500張長照床,等於一床60萬,陳時中以法令反駁:聯醫是一間醫院的執照,長照床位上限為「200床」,再指出,以現行法規,無論是3億或是半年時間都無法達成,就姑且不論「護病比」、「照護比」的差異。

陳時中是否提出對長照機構需求的因應對策?沒有。他僅將中央的長照1.0與長照2.0的預算金額與服務體系做一對比,並提出2019年因應總統選舉時「長照2.0升級版」—補助長照機構住民、身障機構補貼與日照補助、擴大外籍看護工家庭喘息服務等政府補助型計畫。

但不知是有意或健忘,當時他針對全台缺口超過5萬張床,提出計畫斥資50億元補助,在88個鄉鎮市區增設平價的住宿長照機構。更要問的是:這50億元補助,針對「資源不足區」也包括台北市信義區,試問陳時中:有何具體計畫來落實?

當時還有另一隻未發的箭:為對所有社福長照機構有個5年計畫,即私立機構每床每一年補助2萬元,公立機構則1萬,並藉補助來要求機構過往管理上、空間配置、超收等問題,使其逐年改善。試問陳時中:有何具體計畫向中央要求落實於台北市?

要提醒的是:目前競選的職務是台北市長,衛福部政務經驗是可做為北市長照政策規畫的基石,但市民要看市政的牛肉在哪裡。

2020年內湖區違法長照機構失火造成3人死亡事件,燒出許多問題,從弱勢長照家庭的無奈、長照機構設立與稽查、北市社政衛政長期未能整合等,此一問題至今未改善,看不到陳時中提出具體因應對策,只聽到他指責對手:「四不懂」、「門外漢」、「多讀書」。

在認知症、失能長者中,近兩成有住宿型機構需求、1至1.5成有日間照護需求,推估至2030年,日照需求將達3000人以上,北市長照資源呈現嚴重不足,如此推算,資源布建的速度根本趕不上人口老化速度。

北市在硬體方面,遇到的空間問題,地狹人稠、租金高,成立照護機構難度都高,政府必須盤點公有空間並有效釋出,但芝山國小閒置教室規畫成日照計畫,卻遇到家長抗爭反對。

北市雖有豐富的醫療資源,長照設施卻貧瘠,身為全台六都中老化第一的北市,希望看到候選人能端出長照的牛肉,針對過去北市社政衛政的雙頭馬車、忽視溝通的長照政策、未能整合各局處資源的長照建設等提出具體政見,這才是市長的格局與視野。

(作者為長照政策研究者)

#北市 #陳時中 #長照 #補助 #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