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從1935年8月提出〈為抗日救國告全體同胞書〉(〈八一宣言〉),到1937年9月公布〈國共合作宣言〉(〈共赴國難宣言〉),是中共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由提出到建立的時期。為完成此一戰線,曾先後提出三個口號:「抗日反蔣」、「逼蔣抗日」、「聯蔣抗日」。顯示策略方針運用的轉變。

此一統一戰線的建立,共方稱之為「第二次國共合作」。第一次的國共合作,是指1924年到1927年的合作,國民黨稱之為「聯俄容共」,共方曰實行孫中山的「三大政策」,聯俄、聯共、扶助農工。從第一次合作的決裂,到第二次合作的形成,為期十年。此兩次之分合,共方皆以蔣介石為中心目標。第一次的分合,由「聯蔣」而「倒蔣」。第二次的分合,則由「反蔣」、「逼蔣」、「聯蔣」,而至「擁蔣」,四者皆以「抗日」為訴求,突破蔣之「安內攘外」政策,獲得獨立發展的機會。

關於「反蔣」、「逼蔣」、「聯蔣」,以至「擁蔣」口號、方針的提出及其轉變的時期及原因,就共方資料及其相關研究顯示,頗多紛歧。國方較早注意此項問題者,則為1937年5月初張沖與周恩來的談話,對此方針轉變者的「真因」及「過程」,向蔣之侍從室主任陳布雷報告,留有〈張沖與周恩來談話概要〉,有如下記述:

抗日的民族革命方針,代替了土地革命政策之後,共產黨對於國民政府與蔣先生,仍持絕對反對的態度,而以「反蔣抗日」為一切活動之中心,其後周恩來與張學良在膚施會見(按:即1936年4月9日周、張延安會談),張對蔣氏之抗日態度與抗日準備,言之甚詳,使周深受感動,曾與共黨高級幹部再三討論,嗣並決定「逼蔣抗日」方針,迨25年(1936)秋季以後,紅軍與外間之接觸益多,同時華北情勢亦日緊,特別是綏遠方面情勢,萬分緊張。共黨乃進而提出「聯蔣抗日」,甚至「擁蔣抗日」之口號。

翻拍張學良舊照。(沈明杰翻攝)
翻拍張學良舊照。(沈明杰翻攝)

〈談話概要〉所記,是周恩來的談話,雖至重要,但亦不免避重就輕,有替張學良開脫「通共」之嫌。甚至有的著作,認為由於張學良延安會談的影響,使中共放棄了「抗日反蔣」,而直接轉向「聯蔣抗日」者,認為:

張學良的聯蔣抗日主張,促進了中共中央的決策。周恩來向中共中央反映了張學良的意見後,大多數人感到:如果反蔣口號,連張學良這樣熱心聯共抗日的人,都不能接受,其他的人,就更難了。因此,聯蔣抗日的問題,終於定了下來。

由於共產國際與中共之間對於統戰的具體目標,未盡一致。國民黨與中共之間,或戰或談的持續。地方反蔣實力派的變化莫測,以及中共本身處境等因素的影響,顯然也造成了中共對蔣方針的矛盾和轉變。在反、逼、聯、擁的方針下,不免呈現重疊和矛盾的現象。即反中有逼,逼中有聯,聯中有擁的情況。反過來看,擁中、聯中,何嘗又沒有逼與反的情況。因此,要想嚴格的釐清它們的界線,是比較不容易的。

惟就上述因素影響和實際情況來看,其「抗日反蔣」的活動,應從1935年底中共中央到達陝北後,與張學良、楊虎城的結合,形成西北大聯合,而以配合兩廣事件,到達一個轉捩點。

中共「逼蔣抗日」的活動,應自1936年8月共產國際的指示,必須以蔣為聯合的對象,而以發生西安事變,到達一個轉捩點。

「聯蔣抗日」的活動,應自1937年2月國民黨五屆三中全會,接受中共的要求和保證,而通過的《根絕赤禍案》,至同年7月抗戰發生。

「擁蔣抗日」的宣誓,則是1937年7月盧溝橋事變以後的事了。

(作者為文史工作者)

【未完待續,蔣世安專欄每周四刊出】

#抗日 #反蔣 #共赴國難 #張學良 #蔣中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