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變動中國際秩序的極化性及其不確定性,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名譽教授萊格沃德認為,兩場冷戰正在新兩極世界,中國在俄烏戰爭中的平衡立場,仍然是中美合作可以擴大的空間。吳玉山院士認為,歐亞兩個戰略斷層線是連動了,海權與陸權的兩個集團爭霸,趨近兩極,儘管中俄屬於鬆散的準盟友關係。那麼,俄羅斯希冀形塑的多極世界又是基於何種想法?

今年9月5~8日,俄羅斯在其遠東之窗符拉迪沃斯托克舉辦了第7屆「邁向多極世界」的東方經濟論壇。9月14~17日,上海合作組織在烏茲別克的撒馬爾罕召開了元首理事會第22次會議。俄羅斯「向東轉」與中國的「一帶一路」,已經朝著結合成大歐亞能源共同市場,以及大歐亞基礎交通建設互聯通的區域經濟前景邁進了。除了交通帶來的貨物互通有無,以盧布和人民幣共同支付俄羅斯天然氣為例,去美元化的過程,似乎也是對西方實施經濟制裁以達孤立俄國的回應。那麼,在上海合作組織的架構下,一種不結盟且去美元的大歐亞市場,以多文明價值取代美國的民主價值論,正在詮釋杭亭頓在上個世紀90年代,在南斯拉夫內戰後提出的論述,國際秩序將從一超多強「單極的多極體系」走向21世紀的多極體系。

習近平於14日在新冠疫情後首訪哈薩克斯坦,簽署中哈建交30年聯合公報,並獲得托卡耶夫總統頒贈最高榮譽金鷹勳章。16 日上合組織成員國領袖會晤後發表聯合宣言,強調經貿交通聯繫,促進不同文明對話,共同應對新威脅挑戰,實現繁榮與安全的共同目標。上合組織是全球最大的非結盟地區組織,擁有全世界最豐富的天然資源,超過世界一半的人口都在此居住,創造市場四分之一的經濟總值,具有先進科技的技術潛力與經濟產能。今年伊朗也成為正式會員國,沙烏地阿拉伯、巴林、卡達等中東產油國家成為上合組織的對話夥伴。蒙古是俄羅斯建立第二條通往中國天然氣管道的中轉國家,俄蒙中的天然氣戰略與地緣政治安全連成一線,這對於俄羅斯發展西伯利亞暨遠東經濟,都是具有長遠穩定的作用。

歐安組織強調的全體和平與安全不可分割原則,曾是冷戰的穩定機制。當前俄羅斯通往德國的北溪天然氣一號遭到關閉,俄羅斯只是順應西方經濟制裁,北溪二號管道也已經灌氣。歐盟內部只要達成協議,打開所有關閉的天然氣開關,如何過冬天取決於歐盟自身。普丁說今年糧食生產有3000萬噸,明年增產到5000萬噸,9成將出口運往亞非拉地區,貨運因經濟制裁滯留歐洲港口。換言之,解決全球糧食危機,俄國把球拋給歐盟。

意識形態和軍備競賽反映了冷戰的兩條路徑,烏克蘭的分裂戰爭可以說是蘇聯解體後的餘波、新冷戰的序曲。美國2001年退出《反彈道飛彈條約》,2019年退出《中程飛彈條約》,2020年退出《開放天空條約》,美俄喪失了冷戰具有的軍控穩定機制。拜登上任之後,僅是將2011年生效的《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自動延長5年。自從美俄在今年初談判失敗之後,烏克蘭成為美俄地緣爭奪戰地點,烏克蘭的身分認同夾雜著主權尊嚴,在美俄混合戰的賽局中,剪不斷理還亂。

美俄以拖延戰爭推動長期政治經濟脫鉤,達到拖垮對方的目的。這樣一來,現階段情況不如冷戰「低盪」時期,美蘇領導人皆認知到核不擴散與限武條約的重要性,形成競爭又合作的長和平狀態。中國在美俄新冷戰對抗中成為第三方受益者,掌握和美國談判避免滑入中美新冷戰的籌碼。

(作者為元智大學助理教授)

#俄羅斯 #美俄 #多極 #冷戰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