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午戰敗,乙未割台,台灣淪為日本殖民地,自此台灣先民進行長達51年的反抗運動,如今台灣光復,但「台民抗日史」似乎被刻意淡忘湮滅,甚至轉變為緬懷日本統治者,格外諷刺荒謬,所謂「亡人之國,必亡其史」,筆者謹敘述一段在日據時期,南投人劉乾領導第一起農民武裝抗暴事件,盼能揀拾些許台民抗日史實,銘記過去在亞洲擺脫日本帝國主義殖民的命運上,台灣先民也曾前仆後繼從未缺席。

劉乾,南投廳沙連堡羌仔寮庄(今南投鹿谷鄉)人。他自小家境清寒,但長得相貌堂堂、英姿煥發,精通武術拳腳功夫,而且一心禮佛敬神,持齋茹素,他喜好專研算命占卜,街坊鄰居找他算流年運勢、擇日解厄,都覺得劉乾神機妙算、料事精準,大家口耳相傳他仙風道骨頗具神通,因此不少信眾對他堅信不疑,甚至頂禮膜拜。

日本警察注意到劉乾號召信眾的影響力,民國前1年的一個夏天午后,劉乾在家裡睡午覺,3、5位日本警察破門而入,說要取締他的算命攤,並且奚落辱罵劉乾,說他替人占卜開運解厄是妖言惑眾,只會欺騙沒有常識的村夫愚婦,便將劉乾賴以維生的卜筮用具和佛經書統統沒收,強迫他改行,不准再替人算命,劉乾遭此橫禍僅能忍氣吞聲,不敢違抗。

劉乾受到日本警察的屈辱後,開始對日本殖民統治憎恨不平,但又忌憚當地警方的盛氣凌人,他於是選擇離開家鄉避風頭,隱居南投廳林圮埔(現在的竹山鎮、鹿谷鄉一帶)居住,從事造紙工作來維持生計,並在山林間結庵禮佛,開設神壇,祀奉觀音佛祖,每天早晚焚香念經,由於林圮埔位置偏僻,當地沒有興建廟宇可供附近居民燒香拜拜,劉乾所開設的神壇頓時成為當地民眾的信仰寄託,紛紛到劉乾的神壇求神問卜。久而久之,信眾愈聚愈多,劉乾也就重操舊業幫附近住戶庄民算命,在平日講解經文時,他也會假藉神佛降旨,向信眾伺機傳播反日思想,鼓吹抗日活動,劉乾經常向他的信徒說:「日本人強占我台灣,屠殺我同胞,我佛祖已經震怒。」

劉乾開設神壇所在的南投廳林圮埔,自古是蠻荒未開發之地,到了明朝鄭成功治理台灣,有一位參軍部將名叫林圮,他帶著軍兵200餘人到這地方拓荒開墾,寓兵於農建立起家園,後來定居此地的漢人,為感念林圮帶兵開疆闢土有功,便將此大片山林命名為林圮埔,林圮所帶領的兵馬在這裡住了下來,由於林圮埔一帶有5、6千甲的竹林,漢人為了生計就地取材,開採竹子來造紙或編制竹手工藝品販賣維生,大家也就胼手胝足歲月靜好近200餘年,直到日據時期。

1907年,日本殖民政策是拚命開發台灣各項天然資源,總督府要求將台灣的「無主山林」統統沒收歸為官有,遂引進日本的大財閥「三菱株式會社」來台合作,將土地山林委託由三菱株式會社經營。三菱同時設立「三菱製紙廠」,採伐竹林成為製紙的原料,竹山、鹿谷、斗六、嘉義等1萬5千甲的竹林所有權全交給三菱株式會社,並且派駐衛警察巡查山林,嚴禁居民砍伐,日本這種幾近強取豪奪的方式,原本世代依靠山林生活的居民,特別是賴以維生的竹林,全部歸於三菱公司名下,對台灣人民而言,簡直是「乞丐趕廟公」。

住在林圮埔的竹農生計頓時出現大問題,因為自清朝以來,在漢人的思維裡,對山林的認識如同河川野溪一般,是「共有財」的觀念,任何人可以在溪流捕魚,當然就可以自由上山採伐,現在總督府嚴格禁止原本使用的漢人進入山區採伐,違反者要被捉到警察派出所,受盡曲辱及毆打,還以竊盜罪論處,這種原本合法轉變為非法,林圮埔的竹農敢怒不敢言,但心中憤恨日本政府的蠻橫無理,也因此埋下了「林圮埔事件」的導火線。

1912年,有位住在大坑庄中心崙(今竹山鎮大坑里)的竹農,名叫林啓楨,他家有一塊祖傳的竹林地,在更早的時候,林啓楨的這塊林地是有向前清朝繳納稅金獲得開採竹材的無主公地,如今,林啓楨在自己的竹林地上沒有耕作經營取材之權,他的生計頓時發生問題,只能鋌而走險,在未經過三菱會社同意之下,他偷偷又回到自己的祖傳竹林地砍伐竹材,正巧被駐地派出所警察撞見,遭到日本員警扭送到頂林派出所,並且被毆打成重傷。此消息傳出,住在林啓楨住家附近的庄民們群情激憤,認為日本奪人山林,天理何在,紛紛聲援林啓楨,要為他討回公道。

林啓楨本來就是劉乾的信眾,平時都會去劉乾開設的神壇求神問卜,林啓楨傷勢痊癒後,便帶庄民跑去向劉乾訴苦,劉乾過去也曾受到日本警察的屈辱,對日本高壓殖民深惡痛絕,他聽聞在唐山的孫中山領導革命團體推翻滿清,成功建立起中華民國,這給了劉乾很好的啟發,他老早就想要抗日發動起義,劉乾見到機不可失,就召集林啓楨和信眾們藉口說道:「日本人霸占我們祖先土地產業,罪不可赦,前幾日,國姓爺鄭成功託夢給我,命我為明崇禎皇帝的義子,要我驅逐在台灣的日本人,還要你們(信徒)奉我為王,聽我號令指揮,解救台灣黎民百姓,事成之後,你們要做官的封你做官,要耕種的可以自由耕種。」

林啓楨對劉乾「神明託夢」深信不疑,也從旁幫腔說:「劉乾有神通神力,又有國姓爺的指示,他所言一定是真,大家千萬不可違背!」眾信徒也被劉乾的神託之說感染,再加上劉乾說他有隱身術法,任何人也無法抵擋了他,信徒只要頭戴紅帽,身穿白衣藍褲,就可獲得神佛護體,再手持神明所賜的令旗,就可以躲開槍彈,可殺盡日本人。

同年3月22日,信眾以劉乾為總指揮,林啓楨、劉賜、劉知、林助、林木、蕭溪、楊振添、林逢、黃邱、張祿、張桂、林進等十餘人,在林進的家中設壇祭告天地,決定於隔天揭竿而起。

3月23日拂曉,劉乾等十餘人衝進離林杞埔約有五公里的頂林(竹山鎮頂林里)警察派出所,駐在此地的2名日人警察飯田助一、川島與川,以及1名台灣籍巡查補陳霖仔來不及防備,3人當場被殺害,劉乾等人就搜刮派出所內的槍械彈藥和物資,作為後續戰鬥之用,但是他們沒有注意到飯田與川島這兩位日本警察的妻子偷偷躲進廁所和衣櫥內,幸運逃過死劫,劉乾等人便興高采烈走出派出所,劉乾總指揮想乘勝追擊,計畫再襲擊林杞埔警察支廳,這群信眾於是結隊直奔林杞埔。

劉乾等人在頂林(竹山鎮頂林里)警察派出所殺害日本警官案,史稱「林圮埔事件」,在當時《臺灣日日新報》有大篇幅報導,認為是新竹北埔的抗日事件以來,最大的台民反日事件。(圖文:莊秉漢)
劉乾等人在頂林(竹山鎮頂林里)警察派出所殺害日本警官案,史稱「林圮埔事件」,在當時《臺灣日日新報》有大篇幅報導,認為是新竹北埔的抗日事件以來,最大的台民反日事件。(圖文:莊秉漢)

他們正當抵達距離林圮埔還有2公里處的大坑庄時,恰巧遇見當地仕紳林玉明,林玉明瞧見劉乾等十餘人衣著怪異,手握派出所的槍械和神壇令旗,身上還染有血跡,關心詢問原委,當他明白實情後,心中不得不佩服這群義民的過人勇氣,不過,林玉明見多識廣,他不忍這群沒有經過訓練,又是臨時起義的庄民遭來殺身之禍,林玉明告誡這群庄民,日本的正規警力遠遠超過劉乾等人想像,而且武器精良,敵我力量懸殊,如果正面戰鬥恐怕死路一條,他奉勸這群庄民趕緊逃入深山隱匿,他日再從長計議。劉乾聽到林玉明的提醒,決定率領自己的信眾退守他們所熟悉的山林,改採叢林游擊戰鬥。

頂林警察派出所的生還者,也就是飯田與川島的各自妻子劫後餘生後,她們一夜驚魂未定,隔日天色微亮,趕緊下山通報日本警方,日本南投廳大為震怒,隨即派遣警察大隊及發動保甲壯丁團在頂林庄中心崙周圍,展開嚴密挨家逐戶搜查,當天在頂林庄捕捉到沒有逃亡的劉賜及劉知2人,但是進入山區搜捕其他抗日義民卻毫無所獲,日本南投廳受到總督府的壓力,最後使出殺手鐧,利用恫嚇威脅和以漢制漢的卑劣手段,經過7天的搜捕,終於發現劉乾等人山區行蹤,日本緊急調來援軍,大批優勢軍警力把劉乾等義士團團圍住,劉乾等十餘人所持獲的槍枝彈藥有限,但是仍死守山林頑強抵抗。戰鬥中,日本警察當場擊斃抗日義士1人,並且威脅利誘這群義士,只要乖乖投降即可免於死罪,劉乾等12人在山區飢寒交迫藏匿一段時間,最終突破心防、棄械投降,整起林圮埔抗日事件也宣告落幕。

日本總督府在逮捕劉乾等抗日義士後,為了殺雞儆猴、斬草除根,4月7日特別在林杞埔開設「臨時法院」審理此案,要求迅速就地正法,以平定抗日事件,4月11日宣判劉乾、林啓楨等抗日義士8人被判處死刑,1人無期徒刑,3人有期徒刑者、1人無罪。

南投縣竹山鎮第一公墓百姓公廟後方,相傳是劉乾等8人從容就義的刑場,他們的遺骸也被附近庄民安葬於此。(圖文:莊秉漢)
南投縣竹山鎮第一公墓百姓公廟後方,相傳是劉乾等8人從容就義的刑場,他們的遺骸也被附近庄民安葬於此。(圖文:莊秉漢)

抗日首領劉乾在監獄中,以宗教力量安撫其他七位也是判處死刑的義士情緒,他說觀音佛祖會派國姓爺接引他們到西方極樂世界,要大家不要害怕,而且日本人種種暴行必遭天譴,他死後會化為神明顯靈驅逐日寇,解救台灣同胞。到了臨刑當天,劉乾走進刑場,或許是宗教信仰神明託夢的緣故,他神態自若、毫無懼色,還破口大罵日本人,他更視死如歸,赴義前仍慨然高歌,最後,劉乾、林啓楨、劉賜、劉知、林助、林木、蕭溪、楊振添等人先後從容就義。

劉乾、林啓楨等人壯烈犧牲後,林杞埔一帶庄民不忍抗日英雄屍骨暴露荒野,便自發性將劉乾等人遺骸掩埋安葬,他們的荒冢現於南投縣竹山鎮第一公墓百姓公廟後方,據當地耆老指出,第一公墓往南距離約200公尺處,在大智路旁有間地基主廟,其實是當時庄民偷偷供奉劉乾等罹難烈士的廟宇,迄今100多年過去了,由於地基主公神蹟顯赫,每年農曆3月16日地基主公聖誕,竹山當地居民都會舉行祝壽科儀慶典。

坐落於台北圓山的國民革命忠烈祠,為表彰日據時期台灣籍抗日先烈,劉乾的個人牌位有供奉祠內享祭崇祀,劉乾所領導的農民抗日運動,雖然是藉由宗教信仰,假借「神託」,甚至受到辛亥革命的刺激,但是林圮埔的庄民不過是尋常小老百姓,竟然願意不計生死追隨劉乾起義,究其原因,還是日本對台灣殖民經濟壓榨剝削,掠奪山林資源心態,造成台灣人民走投無路,仇日情緒高漲,最終慷慨成仁,筆者透過鮮為人知的劉乾等義士故事,留下撰寫紀錄,讓大家省思現今許多人回過頭擁抱日本統治,是否過於美化日據時期,遺忘了台灣先民抗日的那段不可抹滅的歷史。

坐落於台北圓山的國民革命忠烈祠,有劉乾的個人牌位供奉祠內享祭崇祀。(圖片來源:國民革命忠烈祠官網;圖文:莊秉漢)
坐落於台北圓山的國民革命忠烈祠,有劉乾的個人牌位供奉祠內享祭崇祀。(圖片來源:國民革命忠烈祠官網;圖文:莊秉漢)

(作者為臉書「我的抗戰」版主)

文章來源:文章來源:我的抗戰@HankChuangROC
#日據 #抗日 #劉乾 #林啓楨 #林圮埔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