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越迫近,民進黨主席蔡英文的輔選行程越忙,她搭乘總統專機四處喊「凍蒜」,但輔選效果大不如昔,種種誤失已重挫民進黨選情。另一方面,蔡英文總統的治國心力備受輔選干擾,不僅投入的時間短少了,經常予人心不在焉之感,更嚴重的是,選舉考量壓倒一切,政治幾已淪為民進黨的選舉機器。

前一陣子,綠營集中炮火辯護疫苗採購不力的問題上,上下一體對慈濟發出猛烈炮火攻擊,由於激起民眾強烈反感,蔡英文主席日前趁視察花東災情之便,拜訪證嚴法師。她既是國家領導人,又是執政黨主席,這回拜訪上人,起心動念究竟是總統的高度還是主席的思維?如果基於總統身分,她應該為自己在疫苗採購上的失能表現向慈濟感謝,如果不是慈濟協同郭台銘、台積電捐贈疫苗,政府防疫不力的惡劣表現就更加顯明了;如果她是基於黨主席的思維而去,就應該向上人真摯道歉,因為善行滿天下的慈濟也備受綠營人士與政府惡言惡語攻擊,而她竟未發出任何不豫之言。

蔡英文的總統身分越來越淡化,黨主席的色彩越來越濃厚,所思所行越來越是從黨的視角出發。站在總統的立場,台大學術審定會判定林智堅抄襲,她就應告誡任何學子不得有此行徑,而不是從政黨選舉的考量出發,下令全黨力挺。花東發生震災,如果縣長是同黨的林智堅或是陳其邁,她會冷血而粗忽地只讀稿而不關心垂詢嗎?她會將輔選行程的重要性優先於勘災嗎?她的行政院長蘇貞昌黨高於國的偏倚表現得更加明目張膽。他到花蓮勘災,行程完全不與縣府協調,抵達前十分鐘才要求從玉里改到花蓮,縣長與立委遠在90公里外,民進黨花蓮縣長參選人谷辣斯·尤達卡施施然與院長一起勘災,一切唯黨是尚。

最近幾樁大事,蔡英文的反應顯得無心也無力,直到惡評湧起,她才在民進黨內部會議上略加陳述。通傳會研擬「數位中介服務法草案」由來已久,嚴重侵犯言論自由,輿論期期以為不可,她置若罔聞,直到行政院踩煞車,她才在民進黨內表示「溝通不足」,強調民進黨維護言論自由的立場。她為何不以總統的高度宣達政府確保言論自由的堅定立場,而不是事情告一段落後才為黨發言止損?柬埔寨詐騙案、暴徒殺警案是何其重大的事件,她的冷漠態度備受批評,有失總統起碼的應然表現,而她發表談話的場合都是民進黨中常會,難道只是在為民進黨的選情補破網?

蔡英文的總統角色不斷弱化,關鍵原因在於她的黨主席角色不斷強化,一長一消之間,基於政黨利益的思維越來越取得主導地位,政府的政策考量、資源分配、政務執行越來越向民進黨傾斜,更加淪為民進黨的選舉機器,導致政府執政機能的退化,而使政府更加失能了。

民進黨挾持政府順從民進黨的黨略與黨利,蔡英文將執政黨的利益凌駕於國家利益之上,而民進黨為了追求勝選目標而不擇手段,不惜踐踏是非善惡原則,並且將諸多失德的惡行滲透進政府的施政作為上。在一個失德的主席與失能的總統領導之下,台灣的政事日益偏倚而趨於廢弛,政風越加污濁而趨於敗壞。

民進黨一貫不擇手段地運用不道德選舉手段,為了勝選,一切都可為。由於選舉的價值被無限放大,勝選成為最高道德,凌駕其他一切事情之上,於是不但選舉期間成為道德假期,政府領域的政治道德也被虛無化。顯而易見的是,蔡英文和民進黨受勝選至上思維的綑綁,導致政治道德的虛無化病態越來越嚴重,越到選舉季節,這樣的病症越嚴重。唯有蔡英文從失德的黨主席掙脫出來,做為總統的失能表現才可能歇止。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民進黨 #總統 #蔡英文 #選舉 #失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