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意圖/shutterstock)
(示意圖/shutterstock)

美國把台灣作為對抗中國大陸的禁臠,抗中的第一線基地。用台灣跟大陸對比,作為妖魔化大陸,跟支持台獨的理由。「你看!台灣就是亞洲西方(美式)自由經濟的榜樣!」台灣在科技界的地位,也變成美國每天高喊「保衛台灣」的藉口。

但事實上,台灣在經濟上獲得的成就,卻根本不只是自由經濟的結果。而是早年當政者觀察世界局勢,找出台灣機會,長期規畫、扶持、干預的結果。可以說,台灣就是靠計畫經濟,才能奠定經濟基礎,才有長期亮麗的表現。如果台灣走了美國忽悠全球的「自由市場」路線,台灣不會有高科技產業,不會有半導體。甚至,可能不會有任何像樣的產業。這,是無法否認的事實。

亞當斯密的古典經濟學,主張自由放任,認為市場有一隻看不見的手,會自動調整市場,政府無需干涉。然則亞當斯密的理論,早已經被後來的經濟學發展糾正了。因為人類歷史證明,沒有所謂完美的市場。市場機制會經常性癱瘓、瘸了或是被操控。因為資本主義的本質,就有內在的缺陷。

有沒有一個國家、政府、地區完全放任?沒有。從來沒有。每個國家跟政府,都時時刻刻用法令跟行政力在管理市場、調整市場。美國政府更時時干涉國內跟國外的市場。

隨便一個例子,最近波音陷入財務危機,幾乎要破產。結果美國參議員葛瑞姆強逼台灣,花1400億台幣買波音787。因為波音是他選區的利益。而台灣是美國的禁臠。這跟市場機制,有哪一點關係?

在貿易上,美國長期用301條款,以各種奇葩理由,對貿易對手製造貿易障礙跟成本。競爭不過了,就來一個301罰款。紡織業進口,還有限額。這算自由上場?

美國競爭不過,就以安全為理由,對中國軟件公司的抵制,已經是每天都在發生的事。更不要說,對華為的全球追殺了。那是市場經濟?那叫做輸不起。美國不准賣給中國晶片,設備,或是幫中國企業代工,那是市場經濟嗎?

美國逼迫台積電去美國設廠,是市場經濟嗎?當然不是。事實上,台積電基於企業自主,只想在台灣跟大陸設廠。但台積電並沒有自由選擇的自由。最後,只能在政治威逼之下,去美國設廠。

只能被迫上交營業數據給美國商務部。只能被逼去日本設廠,甚至被迫讓SONY入股。

然後國會通過,鉅額補貼半導體企業在美國設廠。這是自由經濟嗎?規定只要拿美國政府補貼就不能去中國設廠。這些,都是自由經濟嗎?當然不是。

再回頭看,事實上,連台積電的成立,從頭到尾,就不是自由經濟的結果。台積電設立於1987年。台灣當局經過長期規劃,決定要發展半導體之後,從找技術,找人才,給免稅優惠,找資金,給土地,所有事情都是特事特辦。都是政府主導、推動、創設。

當時台灣根本沒有多少人知道,半導體是什麼東西。當局找很多企業老闆投資,結果大家不是虛以委蛇,就是逃之夭夭,沒有人要投資。一般企業,也沒有那樣的技術,那樣的資本可以投資半導體。所以,當局最後,只能用政府資金、國民黨資金,再由政府出面,找飛利浦出錢。

台灣設立科學園區,來培植高科技,包括半導體,都是計畫經濟。是政府決定,地點選在新竹。因為新竹有台灣清大跟交大,還有政府設立的工業技術研究院,可以源源不絕供應理工人才。台積電根本是政府生出來的,跟市場經濟,沒有半毛錢關係。另一家半導體聯電,更是如此。

台灣要發展半導體,更是蔣經國跟他的財經幕僚,在長期經濟計劃下所推動的。半導體之前,先發展了電子業。之前,推動煉鋼廠、石化、塑膠,蓋了高速公路。之前,是推動紡織業。政府又蓋了加工出口區,用政策鼓勵出口。然後才是建立科學園區,用各種政策鼓勵科技產業。

就連農業,也是長期由官方政策推動,扶持農業。從土地、技術、病蟲害、農業人才、補帖……哪一樣不是政府介入?可以說台灣這70幾年的發展史,就是計劃經濟跟自由經濟的結合。

現在台灣想搞的,是生技跟綠能。能不能做起來,是一回事。但是政策、資源、法令、補貼,都向計畫的產業傾斜。

事實上,美國、歐洲、日本……,就是各個國家跟地區,都有各種跟台灣類似的機制,用政策扶持、培養各種尖端跟戰略產業。

包括對文化的扶持,跟對教育的扶持。只是有的成功,有的失敗。

但美國是這樣的。他自己時時刻刻扶持美國企業,認為天經地義。扶持的手段,更可以到駭人聽聞的地步。但他卻老是要求別人,不准扶持自己的產業。他要進攻、占領別人的市場的時候。就會來忽悠人,說全球化跟市場完全開放,政府不得介入,是宇宙真理。你信他,就完了。

歷史非常諷刺。有時候歷史又很悲催,只能任憑有心人惡意扭曲變造。如今,完全的自由市場,只存在烏托邦。所以,美國自己,就不是。台灣如果走完全自由化市場經濟,早就成為拉丁美洲。變成跨國企業壟斷、徹底控制的悲慘境地。

計畫經濟跟市場經濟的混合機制,才是真實的世界。這一點,美國不想告訴你。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台灣 #美國 #經濟 #半導體 #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