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首長大選,論者認為台北市、桃園市、新竹市、苗栗縣的選情最為激烈,勝負難料,任何原來料想不到的事件與人物都能夠挪移板塊,改變戰局。

果不其然!先發生民進黨參選人林智堅碩士論文抄襲事件,先後被台灣大學、中華大學撤銷碩士學位,改由鄭運鵬出戰桃園,但損害已造成,並波及新竹市沈慧虹,卿本佳人,卻受池魚之殃。

再來出現周玉蔻誣指事件,前中國小姐冠軍張淑娟按鈴控告,泣訴一個「沒有麥克風」的平民百姓如何被名嘴霸凌;周玉蔻單騎闖北檢,高調道歉,爆出更大風波。

民國文人、一代哲學宗師馮友蘭歷經事變,躲過文革迫害,晚年獨守書齋,冷眼看局,當年意氣風發、目光如電的他死前留下名句:「若驚道術多變遷,請向興亡事裡尋」。

是的,「以古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目前多處選舉不是「三腳督」就是「四腳督」,堪以漢朝末年的三國態勢相比,各黨領袖、操盤者及候選人大可翻翻三國演義,找尋借鏡與靈感。

我當年讀三國,始終搞不懂袁紹擁精兵百萬,謀士如雲,怎麼會輸給曹操?正如民進黨氣盛,會敗給國民黨和民眾黨嗎?

當時袁紹起兵70萬攻向許昌,曹操起軍7萬迎敵,以一當十,勝算渺茫!

奈何袁紹剛愎,先不採首席謀士許攸的建議,還說他受曹操賄賂,作奸細,故意來亂,本當斬首,權且「寄頭項上」,以後再議。許攸本想自殺明志,後來想想,不值得為這樣的領導人殉命,遂出走投奔曹操。他帶去各種內部情報,給曹操出謀劃策。另方面,袁紹又把提出「謹慎為上」建議的田豐、沮授等人下獄,他自認興仁義之師,何懼之有?並故意反其道而行,以證明自己天縱英明。有些猛將看在眼裡,也領兵投誠曹操。曹操本身就擅長韜略,機變百出,又有敵方反正的謀士出策、將軍出戰,屢出奇兵,巧用反間計,蠶食鯨吞袁紹兵馬。

袁紹多疑,兵敗之際將兵權交給四個兒子,他們裝腔作勢,沒真本事,雖戰敗,卻又被許以「戴罪立功」,最後兵敗如山倒,曹操兵臨城下,袁紹吐血數斗而死。後人詩評:「空招俊傑三千客,漫有英雄百萬兵。羊質虎皮功不就,鳳毛雞膽事難成。」

總綰民進黨兵符的蔡英文總統兼黨主席很像袁紹,她不聽原來民進黨的菁英之言,沒收黨內民主,逕行指定林智堅選桃園,陳時中選台北,發配林佳龍選新北,這是內憂!以往養大的電視名嘴與網路側翼又肆意抹黑學霸、懷疑台大、師大,誣指慈濟為中共同路人,流彈四射,激起公憤,這是外患!

「勢弱只因多算勝,兵強卻為寡謀亡」,上句說的是曹操,下句是袁紹;可知領袖最關鍵,決定成敗興亡,面對蔡主席的獨斷獨行,民進黨內諤諤多士,豈能瘖啞無聲,埋頭苦幹?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退休教授)

#袁紹 #曹操 #謀士 #民進黨 #原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