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拜登於11月14日在印尼峇里島與中國大陸主席習近平舉行3小時的會談。拜登在會後的記者會被問道對台海局勢的評估,他說:「我不認為中國有意立即侵略台灣」。白宮國安會戰略溝通協調官柯比在印尼峇里島接受美國之音專訪表示,對台海的緊張局勢沒有人可以鬆懈。拜登也說,希望和平方式解決緊張,美國不希望看到片面改變現狀,更不希望以武力改變現狀。

從拜登2021年1月20日上台的這一年10個月,我們觀察到美國的對中政策,拜登已從賡續川普的抗中反中策略,甚至變本加厲,等同是聯合了西方國家,窮盡一切力量,試圖從各個領域,包括軍事、政治、經濟、科技等來恐嚇、壓制、打擊中國,試探中國的反應。我們從世界各個主要媒體,特別是各國在地媒體的報導,了解到中國大陸的反應是「忍」字,並沒有隨著拜登政府,大家一起喝了強尼走路,不回頭地走到無法控制的情緒性反應。

拜登應該是清楚,強碰中國而擺出的種種政策,他也可以應對和中國未來情勢的變化和關係而隨時改變和修正。習近平也清楚,中國沒有任何理由要和美國對抗和衝突。現在的美國,只是不習慣太平洋必須容納兩個大國。我們相信,美國的精英政治人物也都清楚,太平洋以及未來世界各地都將會有兩個大國共同經營和維護世界各國的均衡利益。美國人也應該理解,只要不觸犯中國大陸的發展和核心價值利益,中國根本不在乎誰當老大。

事實上今年9月,中美僵局開始打開。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與大陸外長王毅,趁聯合國大會之際,進行了會談。副外交部長謝鋒也與白宮國安會中國事務主任羅森伯格、國務院亞太助卿康達會面。謝鋒現在是大陸管理對美關係的主要人物。

拜登在出席印尼峇里島20國領導人物的高峰會,心裡最大的一塊石頭,應該是美國的期中參眾兩院的大選。由選民來決定拜登最近兩年所推動的各種政經成果。同時在一旁虎視眈眈的前總統川普,在共和黨參選的參眾候選人中,非正式組建了可以稱為「川普鐵衛軍」的參衆候選人,試圖因為他推薦的候選人勝選,而自然地成為共和黨內無人可與爭鋒的2024年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然而事與願違,美國選民的民心真的是變了。川普大將軍的鐵衛軍,紛紛中箭落馬。民主黨基本穩住了參眾兩院一面倒的選前預測。參院民主黨掌握了過半數,衆院共和黨只是多了一些議席,但也不見得能全面掌握。因此拜登在峇厘島,春風滿面,也不在乎大家要不要一起發聲明整整俄羅斯普丁大帝,就飛回美國,參加外孫女的婚禮。

世界局勢的變化,經常在不如預期中的預測而發生極大的改變。我們的觀察,這次美國的期中大選,帶回來拜登對美國現行的民主信心,以及美國選民似乎回過頭,開始反思川普激起的白人主義的民粹政治,應當不是美國式民主運作的主軸,美國應該走向更開放更包容更多元的民主。美國前總統川普,始終是以口號來攪動美國的民主秩序和傳統價值。在「白人第一,美國第一」的口號和策略包裝之下,美國在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的美式選舉,卻讓越來越多的美國白種人,因為移民不斷地進入美國,造成了他們生活和就業壓力。特別是傳統的農業和工業州,川普正好以民粹切入一些搖擺州贏得總統大選。這次期中大選的結果,有可能讓拜登更有信心地走自己的路,穩妥地繼續推動停滯不前的新政。特別是川普激起的抗中反中的民粹,已在美國各地角落滋長生根,這對美國是否能夠正確應變世界局勢的走向,極有可能讓其他國家置疑,同時對美國喪失信心。

我們似乎可以看得到拜登已認知中國大陸在改革開放政策的推動下,40年來腳踏實地,努力埋頭建設基建,積極推展邁向全球化的經濟建設。中國已獲得不可動搖的發展基礎和實力。美國已無能力阻止中國大陸邁向高科技、朝向真正現代化國家前進的大國。因此,美國必須重新和中國大陸協商彼此能夠實現「共同富裕」的雙贏局面。我們甚至可以想像拜登對中國大陸所施展的經貿壓制的激烈手段,可能為了換取大陸對美國實力的尊重,彼此建構一個可以相互尊重的規則和秩序。

因此這次美國期中選舉的結果,拜登理應會更積極轉向「和中保美」共同富裕的理性方向前進,這是我們觀察到的可能發展。台灣現在和未來的執政者,如果不朝向「和中保台」的穩健和現實的策略,最後就是在中國大陸和美方的磋商下,一夜之間送作堆給中國大陸。正像民國67年12月16日,美國駐華大使安克志,通知蔣經國總統,美國就要和中華民國斷交,廢止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安克志通知的時間,正好是蔣經國已經就寢。這個通知得如此急急如律令的美國總統,就是卡特!因此,現在和未來的當局,如果仍然操弄「抗中保台」的民粹,騙取政權,歷史是會重演的。只是我們不知道,到時是誰被叫醒。(作者為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美國 #拜登 #中國大陸 #中國 #川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