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次選舉中,嗆陳時中幾乎成了全民運動,但蔡英文繼林智堅之後,再度全黨挺一人,不論社會各界再怎麼批判陳時中,口罩、快篩、PCR、疫苗、瑞德西韋等等,不是延遲獲得、數量不足、價格昂貴,就是要民眾長時間日曬雨淋排隊才能取得;高端EUA的荒謬更是破世界疫苗史,但蔡英文就是挺到底,導致「討厭民進黨」成了全台最大黨。

藍營姑且不說,就是綠營大老也有很多意見,例如前總統陳水扁公開宣稱,陳時中是踩著1萬多人的屍體拾階而上,成為台北市長候選人。前副總統呂秀蓮說蔡英文是獨裁防疫,閻羅王總有一天會找她算帳。其他綠營大老如許信良、施明德、林濁水、陳文茜等,對當今蔡政府下陳時中的防疫都沒有好話。原先偏綠的吳子嘉、館長等人,對陳時中多次以不堪入耳的三字經辱罵,而陳時中就算還在任上都不敢提告,因為他防疫爛事做得太多,在法庭上根本無法答辯。

反倒是他心中的仇恨破表。首先,他仇恨小明,不准他們回台,即使小明母親們思子心切跪地痛哭懇求,他仍鐵石心腸無動於衷。此情此景,對照他主導的衛福部CRC資訊網站公布的《聯合國世界兒童權利公約》,主張未成年兒童與母親共同生活是第一項基本權益,實在諷刺至極。

陳時中是否仇恨所有的孩童不得而知,但他在任3年,受虐孩童每年都超過1萬人以上,且逐年增加,幾乎每周都有受虐兒童死亡。比較OECD的24國,台灣是出生數最少,但受虐兒童最多的國家。陳時中是主管兒童福祉的最高首長,請問該當何罪?

他還仇恨地方衛生官員及醫學公衛界人士,包括中研院院士。彰化縣衛生局實施新冠肺炎抗體檢查,是流行病學上的標準作業,他卻要加以懲處。地方政府及學者專家早就建議以快篩代替PCR,以免快篩陽性者還要在身體不適之下大排長龍,也讓醫院的醫療作業受到嚴重影響。他卻一再堅持己見,直到後來實在撐不下去才鬆口同意。

本人接受多位善心人士委託共同捐助1000萬劑快篩劑,3次補件仍然被拒。卻用鉅額的民眾血汗錢及疫情指揮中心的特權,未公開招標就購買由小吃店、影印店代理完全不合格的快篩劑。地方政府、醫療界、公衛學者、民間團體為防疫共同努力,但只要妨礙到陳時中的權威及利益,必成為他仇恨的對象。

至於為了保護高端,好好撈上一筆,對三大工商團體及宗教團體捐贈1500萬劑疫苗也是心存恨意,能卡就卡,可惜這不是蔡英文可以擋得住的。賈永婕女士先於掌握8400億元的衛福部,慨捐救命神器,雖有1450拚命抹黑,幸好也同樣阻擋不了,只好跟隨採購發給各醫院。

兩岸之間,語言、文字、血緣高度連結,大陸人民絕對不是敵人。但陳時中仇恨大陸人民,宣稱中國製造的疫苗絕對不用。德國的BNT疫苗就因為由上海復星代理,所以遲遲不讓購買。

最可惡的是綠營鼓動網軍,攻擊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譚德塞,說他是黑鬼,受辱之下,譚秘書長主持了世衛組織史上第一次國際記者會,抗議台灣居然用種族歧視的言語羞辱他個人。因此不管多少國家的國會要挺台加入WHO,但在WHA大會上,卻沒一個西方主要國家提議讓台灣參加WHO或WHA。

陳時中在各方圍剿之下,居然說仇恨的語言是不對的;一個心中充滿仇恨的人,居然要大家不要用仇恨的語言對他。這個台灣史上最誤國殃民的衛生首長,民進黨讓他參選台北市長,已經是看不起台北人,如果還讓他選上,果真是要讓全世界都看不起台北人了。(作者為前衛生署長)

#陳時中 #仇恨 #蔡英文 #防疫 #台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