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完全執政後,豢養網軍護身,呼風喚雨無往不利,其驕狂自大之氣已毫不遁形,「論文門」,執政黨悍然與台大對決;「疫苗門」,執政黨直接挑戰慈濟;強強相撞,九合一大選結果如何?大家都看到了民意的反彈!最近「蘭千門」也在文化圈掀起波瀾。故宮院長吳密察執意退回國寶級的「蘭千山館」寄存品,這場執政黨跟故宮價值的對決,已引發台灣首次民間搶救故宮國寶行動。執政黨的傲慢心態若還不知收斂,2024大選恐將失去更多中間選民。

吳密察不顧故宮內部專業人員的建議,堅持不再續約,要退回「蘭千山館」的寄存品,面對外界的質疑卻語焉不詳。觀其在立法院的答辯,只能說專業不足、心態偏差,完全不具備一個國家博物館館長應以「國家最大利益」為核心考量的格局。放眼世界知名博物館,皆是以「海納百川」的胸襟及抱負,排除萬難,積極爭取重要藏品的入駐。哪一家博物館會以名義上的枝節問題刁難藏家,要求其取回寄存53年的重要文物?或不惜讓台灣子弟從此無緣於中華重寶,來要脅林家子孫違背祖先遺訓改「寄存」為「捐贈」?難道「斬緣中華」才是吳密察說不出口的真正理由?

故宮博物院的典藏主體,匯集了北平、熱河、瀋陽三處清宮之文物,承繼數千年中國文化之珍稀,其存在具象強化了「中華文化正統在台灣」的底氣。若從這個角度出發,「蘭千山館」文物的象徵意義就豐富而多元了。林柏壽先生出生於廈門,幼年廣涉經典古籍,16歲赴日就學,卒業後又到英國倫敦大學政經學院、法國巴黎大學深造,既有經濟長才,復精賞鑑。

他來往歐亞期間,收藏文物既多且精,更具備獨到的眼光。他收藏〈明馬湘蘭群仙卷〉、〈明顧媚畫幽蘭卷〉、〈明林雪山水卷〉等,都是民間女子作品,恰恰彌補了故宮所缺。因此大小展覽如「女性形象與藝術特展」等,都多次借重以增添華彩。「蘭千山館」文物既彰顯了台灣當代收藏家學貫中西的獨到素養,也見證了中華文化在台灣的傳承與激盪,且讓兩岸在文化路上並肩前行相輔相成。

「蘭千山館」最重要的收藏當然是唐書法大師褚遂良的〈黃絹本蘭亭〉,以及懷素的〈小草千字文〉。2019年這兩件作品與顏真卿〈祭侄文稿〉一起被東京博物館指名借展,東博並以專論評述此兩件法書的價值。東博站在書法史的高度,先用碑帖和墨跡說明字體演變和文字藝術的進程,再借用褚遂良和懷素等大家的作品,說明唐代如何延續南北朝並發展形成中國書藝的繁榮期,接著橫向地介紹日本對唐代書風的接受,直指日本史上許多重要的書法家,居然是共顯唐風。再導引大家看宋代以後受顏真卿影響的書風。請看,東博主事者是何等的見識胸襟,與東博比肩的故宮院長又是何等猥瑣?

由於吳密察院長始終不願採納專家的意見和民意,為了保護故宮的藏品,近日文化界人士在國發會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提案,發起「搶救蘭千山館文物,國寶留台灣」提案,爭取5000人附議連署,要求吳院長尊重歷任院長留下的傳統,繼續簽訂蘭千山館文物寄存合約,並請文化部依《文化資產保存法》指定褚遂良的〈黃絹本蘭亭〉以及懷素的〈小草千字文〉為國寶,避免珍稀古物流落海外。這可說是自故宮國寶遷移至台灣後,首次由民間主動發起的搶救國寶行動,提案上線不過4日,附議人數已突破1500人。

「蘭千山館」文物如同照妖鏡,照出了故宮暗影,民間的搶救國寶行動能成為一柄斬妖劍嗎?期待更多人的參與!(作者為中華語文教育促進協會秘書長)

#千山 #故宮 #民間 #搶救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