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第3選區補選立法委員,民進黨的吳怡農對上國民黨的王鴻薇。照常理,雙方這場選戰再怎麼慘烈,戰場應該侷限在中山及北松山,但就因為吳怡農挑起了松山機場遷建的議題,讓遠在台灣海峽的3個離島縣民,感到不安。

松山機場的遷建是個老議題,這20多年來,台北市只要有選舉,就有候選人拿出來炒作。從已經當兩任的總統蔡英文算起,曾經競選總統落敗的謝長廷、參選台北市長慘輸的李應元、姚文智,以及今年參選台北市長的黃珊珊,都提過遷移松機的議題。

民進黨全面執政多年,從來沒有認真碰觸松山機場遷建的問題,可以確認民進黨上下應該都有松機不宜遷建的共識。因此,吳怡農這回突然提出松機遷建,自然會被批為說空話或假議題,是選舉操作。

對這樣的批評,吳怡農當然不同意。他很認真的說,在2030年桃園國際機場第三跑道完工時,遷移松山機場,213公頃全區保留闢建為公園,周邊3000公頃禁限建區,都市更新後的回饋容積,則用於興蓋社會住宅與公共設施。

做為一個參選立委的候選人,吳怡農著眼於北松山的發展,要把松山機場改為台北市的大公園,爭取選票,表面上看起來沒有什麼不對,但是吳怡農和民進黨可能忘了,做為全國首善之都的台北市,還有照顧其他縣市尤其是偏鄉離島人民權益的責任。

生在美國長在台北市的吳怡農,長年生活在優渥的環境,他可能只看到台北市需要一個都市之肺,需要把這個每天製造噪音,影響週邊區域發展的機山機場變成公園,他不會想到這個松山機場對於台灣東部偏鄉及金馬澎3個離島縣人民有多重要。

不少政治人物、政府主管官員從國防、軍事、首都防衛等角度,談到松山機場遷建的不可行,也稍稍談到松機對離島居民的重要性。但這些觸及離島居民的談話有點空幻,一般人可能感受不深。我就講個真實的故事吧!

幾年前,澎湖有個家境不富裕的婦人,單親養了個兒子。因為兒子生病,這位婦人帶著兒子搭飛機到台北住進榮民總醫院,她沒有多餘的錢住旅館,只能陪著兒子在醫院的健保病房待著。

出院那天,婦人趕辦手續,帶著兒子到松山機場搭機,沒想到一整個下午的班機全客滿。婦人急哭了,她擔心萬一補不到機位,母子倆當晚要住哪裡?台北市旅館到處有,但她們母子倆沒多餘的錢住。我見狀幫了小忙,解決困難。

這樣的事,不只發生在這對母子身上。許多離島居民要到北部的醫院就診看病,掛號都掛早上的,而且都會透過各種方式拜託醫院先讓他們看診,因為他們都還要趕搭下午或晚上的班機回到澎湖,免得還要多花錢住旅館。

依吳怡農的規畫,即使把松山機場遷移,也只是給各種資源都極豐厚的台北市多了一座比大安公園大8倍的公園。但是吳怡農沒有想到的是,他把松山機場遷到桃園,等於剝奪離島居民到北台灣就醫看診的權益。

吳怡農還因為澎湖立委楊曜的堅決反對松機遷移,強調他主張松山機場遷建絕對是在航線不縮減、服務品質不犧牲狀況下執行。說差了,吳怡農先生!松山機場對離島居民的重要性,不在航線有沒有縮減,服務品質如何,而是松山機場就在台北市區,方便。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松山機場 #吳怡農 #遷建 #松機 #台北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