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1292(元世祖至元29)年,馬可波羅受元世祖忽必烈委託,從泉州出發經海路護送蒙古公主闊闊真到伊兒汗國(今伊朗東部)成婚,任務完成後,轉路回威尼斯。

公元1295(元元貞1)年,馬可波羅回到歐洲。故馬可波羅曾到中國兩次,第一次為公元1266(宋度宗咸淳2;元世祖至元3)年,僅停留或1年;第二次為公元1275~1292(宋恭宗德祐元年;元世祖至元12~元世祖至元29)年,約17年,故馬可波羅在中國停留的時間共約17至18年之間。

「馬百萬」究竟來過中國沒有?爭論至今未息。南開大學史學家楊志玖教授(公元1915~2002,民4~91),於公元1941年(民30)從《永樂大典 》所錄元代《經世大典‧戰赤》的一段史料中,見有「兀魯得、阿必失和火者,取道馬八兒,往阿魯渾大王位下」的記載;而伊兒汗國的史學家拉施特在其《史集》中則記載合贊迎娶闊闊真時,也提到火者等使者,與《馬可波羅遊記》中記載護送闊闊真的使者名字一致,這自然成為證明馬可波羅曾到過中國的有力證據。

縱然到過中國為真,誇大失實仍有其可能而已。在這情況之下,發生在宋、元之間的爭戰故事如文天祥者,不會出現在《馬可波羅遊記》中。馬可的書中對中國的北方,統稱契丹(Cathay),港、台常把Cathay翻成國泰,如國泰航空(Cathay Pacific)、國泰世華銀行(Cathay United Bank);而馬可波羅也把中國南方的南宋稱「蠻子國」,頗令人好奇。

因整個宋朝,無論文化的興盛或經濟生活的繁富,皆歷朝之最。如唐宋八大家,唐朝除韓愈、柳宗元外,其餘歐陽修、蘇洵、蘇軾、蘇轍、王安石、曾鞏皆在宋朝;經濟方面,近見史話黃征輝先生大文〈中國這隻睡獅醒了過來?〉中列舉:「1840年鴉片戰爭之前,清朝GDP占全球經濟總量的32.9%。…事實上,清朝平均GDP占全球經濟總量的比重,僅居中國歷朝排名的第9位。排名在清朝之前的朝代,依序為:宋、唐、明、元、隋、漢、晉、秦。例如排名首位的宋朝,經濟實力最強大的時候,GDP占全球經濟總量的80%。」

當然,GDP的計算,本質上並非古今中外都能一致,但大致而言,在人類的商業社會未普及成熟前,華夏高級而成熟的農業社會,其GDP總值會領先全球,並不意外。故只有華夏中國,自視天朝,把鄰居視為蠻夷。今反過來中國的北方契丹視宋人為蠻子國;當然,中國過去把南方稱為南蠻,那南宋非南蠻乎,似乎代表在大都(今北京)的元朝,尚高南方一等。

而元朝自太祖成吉思汗(公元1162~1227,南宋高宋紹興32~理宗寶慶3)西征之時,已是蔓爾小邦威尼斯在歐陸逐步崛起之際,威尼斯人東來經商謀生者眾,蒙古人一定較中原華夏更早接觸到商業文明,但蒙古人不必辛苦地靠經營商業謀生,靠鐵騎征掠,所向披靡,繁榮的蠻子國南宋,是獻表稱降的啦。但當時華夏的南北雙方,似把元、宋之爭,視為內戰,不過是南北之爭而已。爭什麼?爭天下,天下為何?中國也。此看前文中文天祥親歷崖門海戰後感懷詩句:

樓船千艘下天角,兩雄相遭爭奮搏。

古來何代無戰爭?未有鋒蝟交滄溟。…

昨朝南船滿崖海,今朝只有北船在。

北兵去家八千里,椎牛釃酒人人喜。…

上列文天祥的詩句中,只有北、南之爭,不是外邦入侵之戰;崖山海戰後,元朝乃繼承華夏為正統,我們的歷史書中,朝代是寫著宋、元、明、清…可為證。

《馬可波羅遊記》中沒有文天祥,但華夏各地追念文天祥者至今不絕;今之兩岸三地,紀念文天祥的祠、廟、場所眾多,不能盡述。但有一追念文天祥最奇妙而生動者,似為我家鄉平遠縣灞頭官窩裡的「福祖王公」祭典,是一個自公元1282 (元至元19)年至今已740餘年,民間從未停歇的祭拜。

平遠縣灞頭官窩裡,是客屬民系創始者之一程旼(約公元419~518,五代宋恭帝元熙元~梁武帝天監17),自建康(今南京)經江西南遷至梅州平遠縣後的居留地,當公元1277(明端宗景炎2)年文天祥從福州南下,在今梅州、龍巖客屬區一帶,招募組建客家兵團之時,平遠壩頭的程旼族裔,已在當地居住750餘年,為當地大族,壩頭一帶,程姓人氏已過半。

文天祥前來募兵組織義軍,程氏家族一定是他重要招募對象,因為都是「衣冠南渡」的後裔,當即一拍即合;程氏族人,一定很多成為文天祥的鐵粉。文天祥兵敗以後,公元1278(宋端宗祥興元)年,元朝軍隊攻占梅州,當然會秋後算帳,平遠壩頭乃成為首要清算目標。程氏族人早預料到難逃清算,乃向四鄰逃避,故至今平遠縣無一程姓人士。

但平遠壩頭官窩裡居民,在文天祥就義後,弄了個「福祖王公」節,在先賢程旼原葬地(原墓被其後裔移往他處),訂在陰曆6月6日偽稱為程旼生日,獻燒白馬祭拜。何以叫「福祖王公」呢?因南宋都城臨安陷落時,陳宜中、陸秀夫等擁立宋端宗在福州即位,文天祥奉詔入福州,任樞密使,其位等同王公,福祖王公自為文天祥的本尊了;而且陰曆6月6日並不是程旼的生日,而是文天祥的生日。

自公元1282~1283年至今,「福祖王公」的祭拜,已不簡斷連續了740年;其中特別有燒白馬一項儀式,我平遠縣淳樸鄉民,盼有白馬供文天祥跨鞍上馬,得馳騁他去,重組義軍再戰乎!

(作者為前中科院第二所資深研究員)

【未完待續,朱偉岳專欄每周日刊出】

#文天祥 #馬可波羅 #中國 #福祖王公 #平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