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合一選舉泛藍大勝之後,國民黨大大顯露驕態了,有了三兩顏色,就要開染坊了。最近國民黨一些年輕議員,認為情勢大好,開始打算進軍國會,呼籲世代交替,要求「老屁股」讓位。

「老」不是罪過,也不是缺點。指摘他人年紀,原本就是一種年齡歧視。台灣快速進入超高齡社會,可以想見未來老年人力也會是社會重要的能量。立法院裡不乏年輕漂亮的男女立法委員,但是從歷年國會監督團體的監測報告,傑出者大多不是姿色出眾的年輕立委。年輕漂亮、伶牙俐齒在選舉時,確實有其先天優勢,然而在國會議場之上,這些漂亮本錢卻不是出任公職的必要條件。國會殿堂真的不是競選世界小姐的場所,也不單只是修路燈鋪馬路的選民服務。規畫立法政策、看好民眾荷包,才是重點。

以民主國家資優生的美國為例,粗略瀏覽美國435位眾議員中,職業是律師的占了37.2%;至於100位參議員中,職業是律師的更占了60%。這還不包括曾經擔任律師或擁有法律學位的人在內。

立法委員的工作有議決法律案、預決算案、戒嚴案、大赦案、宣戰案、媾和案、條約案及政務人員任命同意案、總統彈劾案等,都要立法院通過。立法委員最重要的工作,顧名思義是在立法,所以法律專業才是立委首要的條件。不是說非法律人不能成為好立委,但是沒有好的法律人參與,不能成就稱職的國會。

所謂「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立法工作首先就是明瞭世事、通達人情,但立法委員最根本的本事卻是法律專業。當年在國民黨全面掌控立法院的狀況下,一批「黨外」的委員包括張俊宏、江鵬堅、姚嘉文、林義雄、陳水扁、尤清、張德銘、朱高正、蘇貞昌、謝長廷,都是法律專長,奠定國會鬥爭路線,民進黨因而迅速崛起,成為今日掌握全局的執政黨。這一批擁有法庭實戰經驗的律師,並不只是依靠衝撞的勇氣,也不只是伶牙俐齒口才便給,他們真正的優勢是法律的專業判斷與思辨能力。

全國司法會議決定推展訴訟外救濟機制,仲裁與調解成為重點。最近中華民國仲裁協會為使仲裁能與世界接軌,特地邀請專家學者,全面引進聯合國模範仲裁法,擬定《仲裁法》修正案。但草案經提出到委員會二讀時,遇到法務部推三阻四。各黨立委卻一致回應要等行政院的意見,至今擱置。立法院早已成為行政院的法制局,從大哥變成小弟。

原本立法院是五院之首,領導政策制定法律,更是監督制衡行政院的機關。連國慶日大會主席也都非立法院長不可。但近年民進黨與國民黨在立法院中,法律人出身的立委都明顯減少,取而代之的就是黨派分贓與黑金利益。在立法機能極度萎縮之時,看到各黨不少人為了搶位子,高舉世代交替的大纛,看似無人敢觸其鋒,然而躍躍欲試之餘,可曾自我掂量,有沒有取而代之的斤兩與能耐? 有沒有為人民擔當報效的決心與志氣?眼睛雪亮的民眾,不會永遠蒙住眼睛當作看不見的。(作者為東吳大學法學院講座教授)

#立委 #立法院 #國民黨 #年輕 #國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