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2019年底在武漢爆發,緊接著席捲全球,雖然死亡人數不及中世紀的黑死病,以及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但因為今日世界已高度全球化,造成的衝擊不亞於前述兩者。危機之下,必有仁人志士殫精竭慮,研究如何防治,減少全球生命及健康的損失。但另一方面,對財團及政客而言,卻是發財及掌權的最佳時機。

首先是關於新冠病毒的源起,到底是人造的還是野生動物傳染給人的,中美兩國互相指責,爭論不休。兩國的最高等級病毒實驗室均曾發生事故,也曾有合作,且發病前美方亦參加在武漢舉行的世界軍人運動會,所以是樁無頭公案,永遠扯不清。但如果真的是人為,這是違反人類罪,誰也擔當不起,最後兩國的共識傾向是由蝙蝠身上的病毒所引起。

接著的防疫措施,就是仿照14世紀的檢疫(quarantine)。14世紀時,為了對付黑死病,凡是從疫區來的船隻都必須先在外海停留超過潛伏期的時日,沒發病及沒死的才能進港靠岸。這次新冠疫情,許多國家也是採用這種堅壁清野的方法,例如中國,染疫者強制住院不說,密切接觸者關入方艙醫院(台灣則是強制入住防疫旅館),未染疫者沒有接種完整疫苗及每日PCR以獲得健康碼者不得外出,甚至被封門禁錮在家中,上班、上學、採購都在禁止之列,否則重罰。

類似舉措在美、加及歐洲各國引起強烈的反彈,美國最高法院判定拜登的企業防疫措施,如強制施打疫苗、戴口罩、PCR檢測等,均為違憲。歐洲多國暴力抗爭反對封城、打針、疫苗通行證等。而政府藉公共利益的理由,剝奪及限制人民自由移動的權利,以台灣為最。疫情指揮中心要錢有錢,要權有權,早就超過《傳染病防治法》及《憲法》的規範,立法院新會期應立即重新檢討《傳染病防治法》。

除了隔離外,最有效的防治方法就是開發疫苗。然而新冠病毒是RNA病毒,與DNA病毒相較,非常不穩定,等到疫苗好不容易上市,病毒已經變種,馬上就需要次世代疫苗,疫苗廠商又可再大賺一筆。至目前為止,全球疫苗銷售恐已超過千億美金,然而社會大眾對疫苗的安全與成效多有懷疑,拒打人數也不少。

因為即使是經過完整三期臨床試驗的藥品,也曾經出現過重大的失誤,沙利竇邁就是一個例子,原本是抗妊娠嘔吐的藥物,使用多年後卻發現會造成婦女生出畸形兒,藥廠因此慘賠關門大吉。更不用說新冠疫苗是緊急授權的疫苗,是不成熟的疫苗,使用者必須自行承擔風險,所以全球皆有緩打及拒打潮。

我國以往除了針對傳統的嚴重傳染病如「三麻一風」,強制施打疫苗外,其他如H1N1流感、HPV(人類乳突病毒)、肺炎鏈球菌等疫苗,多採鼓勵而非強制。此次疫情指揮中心對錢(8400億特別預算)及權包山包海,對未完成3劑者給予諸多限制,是否違反《傳染病防治法》及違憲,值得探討。

更可議的是,高端疫苗二期臨床試驗尚未完整公告,就由蔡英文總統宣布使用,自認為流行病學專家的陳建仁院士,竟然違反學倫公開挺高端。高端疫苗不被國際認可,500萬劑使用不到一半,170萬劑過期銷毀,浪費民脂民膏數十億,且所有施打者必須重打,可謂禍國殃民。

金管會9度提供高端炒股有關資料給地檢署,歷經1年多地檢署才終於發動搜索,反正法院是我家開的。綠營貪汙腐化要權要錢也就罷了,但連發生多起健康民眾打完疫苗後死亡的案例,也從未見疫情指揮中心深入調查。藉著國難疫情,錢、權在握,好不開心,這些爛人恐怕恨不得每3、5年就來一次,以滿足他們的貪欲。

另外一項爭議是原本用於治療寄生蟲,傳統又價廉的老藥伊維菌素,是否能有效防治新冠病毒。如果有效,對目前疫苗廠商及瑞德西韋藥商將造成重大打擊,所以美國藥物管理局(FDA)及美國國家衛生院(NIH)均認為無效,各疫苗廠、藥廠也全力打壓。然而印度、非洲、南美多國在廣泛使用下,其感染率、死亡率均大幅下降,日本醫學學會強力支持使用,國內學者王明鉅教授亦為文支持。其實這是個科學問題,相信在不久的將來可得到解答。

(作者為前衛生署長)

#強制 #疫苗 #新冠病毒 #疫情指揮中心 #傳染病防治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