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論是要在總統大選「卡侯」,或者是為區域立委增設「大局條款」,國民黨的初選制度又再次受到了質疑與挑戰。

回顧馬英九在總統任內對於黨內初選機制的自豪後,連續三屆總統大選,辦理初選都成了黨主席手上的燙手山芋。不論是2015年的「換柱」爭議,以及2019年鴻海創辦人郭台銘在初選後的退黨風波,「韓流」挾著群眾基礎讓黨中央進退失據,在在都讓百年政黨的體質顯得跟不上新時代。

曾經年輕氣盛的郭台銘,在2019年退黨時直言,經過數個月的初選過程與國民黨的互動,他深刻體會百年政黨改造的艱辛與黨魂流失的嚴重,「我發現我個人再多的努力,也撼動不了現有國民黨的分贓與腐朽文化!」

以台北市區域立委來說,如果堅持現任優先,台北市長蔣萬安早在2015年就無法順利被提名參選立委!時任三屆立委的羅淑蕾,曾在2011年的初選中擊敗蔣萬安的父親蔣孝嚴,隔年並以11萬8503票成為台北市最高票的區域立法委員當選人之一;但她在2015年初選結果公布,由蔣萬安代表藍營出征、王子復仇後,只能退出政壇回歸畫室。

如今要上位挑戰立委的徐巧芯與徐弘庭,在台北市議會的問政表現有目共睹,但是費鴻泰與賴士葆待在立院黨團與財政委員會超過20年的資深成績單,選民們也都看在眼裡。

兩對CP,都是既有戰場的老兵,但有人想換戰場,有人卻不想換。黨中央與各地方政府也沒辦法提供更好的位子給他們,就只能造成茶壺內的風暴了。徐巧芯大嘆是被「家暴」,還要「神擋殺神、佛擋殺佛」,完全吐露藍營年輕世代的邊緣化。

當然,藍綠的提名遊戲,只是台灣零和政治文化的表徵!蔡英文總統一人欽點六都與縣市長提名,不論是林智堅論文爭議或堅持陳時中參選台北市長,她的意志也顛覆了綠營由下而上的初選安排;前行政院長蘇貞昌於九合一敗選後下台,他在卸任前後的發言與哏圖都聽得出話中玄機。

蔡英文最後的跛腳任期,是自己一手造成的,但綠營各派系沒有大鳴大放,全都噤聲了!她力促陳建仁組閣,為即將登場的總統初選預先搬開了石頭,讓賴清德定於一尊,也是一石多鳥的布局。

國民黨本來也就是黨主席一人獨大,一人裁示!猶記得4年前,吳敦義擔任國民黨主席時,一手導演的「不分區之亂」,現任黨主席朱立倫確實不得不慎,需以歷史為鏡。

只不過,綠營初選大亂鬥後,選舉時炮口都是一致對外;國民黨選將就算上了馬,總是前有明槍後有暗箭,自己人才是最可怕的敵人。當然,台灣每一局選舉,也都是如此好戲連台,才能撰寫出連ChatGPT都寫不出來的劇本。

(作者為鍶科技暨幣特財經總編輯)

#初選 #國民黨 #2015年 #蔣萬安 #綠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