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界對台灣的投資環境,近年來信心越來越差,經常以「五缺」(缺水、缺電、缺地、缺工、缺人才)來表達他們的憂心。美國商會和歐洲商會,也年年關切「缺電」問題,要求政府協助解決問題,以免被迫轉向對外投資。

缺蛋缺藥 官僚麻木

可是不僅這些問題迄今未能解決,最近「缺蛋」和「缺藥」問題急速惡化,「五缺」變成了「七缺」;甚至有人抱怨政府「缺德」──在疫情嚴重時拿人命為賭注炒作高端疫苗;口罩和快篩試劑開出天價,配合業者大賺民眾錢、發國難財;台商出入國門困難,卻拿直航和對岸打口水戰,不開放更多航線方便台商進出等,這些難道不是「缺德」?

五缺問題坊間談論已多,但缺蛋和缺藥問題,長期以來並非從未發生,只是市場機制會很快解決問題──只要市場供不應求,價格就會上漲,吸引供給方提高供給,供需失衡現象就會消失,且價格恢復平穩。除了本國供給之外,還有進口可用來調節供需失衡。因此,過去即使曾發生「缺蛋」,都可以很快獲得紓解。

但這次就相當不同,缺蛋現象已長達一年以上,超商或賣場的蛋架上經常空空如也,離譜狀況讓消費者無法接受。雖然經常干預市場、必須負責的農委會主委陳吉仲,三番兩次撇清責任,但也終於發文道歉。行政院長陳建仁則將「蛋蛋危機」歸因於禽流感和氣候變遷,只是禽流感和氣候變遷都不是今天才有,居然變成如此嚴重的問題,顯示官僚體系的末梢神經已經麻木。即使進口種雞解決蛋荒,至少要7、8個月才能達到效果,短期間要紓解幾乎是不可能;就算緊急進口大量雞蛋,由於國際蛋價也都上漲,加上緊急採購,價格必然比平時貴上許多,又要耗費大量資源補貼,這當然都是行政失能額外付出的代價。

至於「缺藥」問題,其實也日益嚴重。我國全民健保制度雖因當年規畫完善,造成「便宜又大碗」而蜚聲國際,但利用健保局強大議價能力來逐年刪減舊藥價格的做法,雖然抑制了健保費用快速成長的問題,但必須有強大的資訊蒐集和分析研判能力,否則就可能因刪減價格過劇,讓藥商無利可圖甚至虧本而退出市場,造成缺藥現象。前幾年這現象已經發生,坊間一直有處方藥長期缺藥,更有一些罕見疾病藥品健保不給付,造成經濟弱勢民眾一旦罹病就傾家蕩產,就是健保砍價過度,以及健保為了「照顧民眾」(其實是為選票),刻意不調整費率的惡果。這些問題,同樣是官僚體系素質下滑,績效不被民眾信賴,加上政治掛帥,導致研判失準和民眾不信賴調整機制的後果。

政治掛帥 人民受罪

上述「缺蛋藥」現象,在民進黨政府揮動大刀、粗糙進行「年金改革」,官僚體系心灰意冷、菁英辭退轉職之下,問題益發嚴重。加上綠營習慣不尊重專業、只用「自己人」的意識形態作祟下,高層的專業越來越弱,又老是讓政策含有選票考量,導致問題日益惡化,嚴重侵蝕官僚體系效能。外界不斷質疑經濟部長王美花和農委會主委陳吉仲的適任性,同黨的台北市議員王世堅甚至直陳他們就是蔡政府的執政「破口」,但就是不動如山。只要服從性高、能「抗中保台」的就是好官。看來,問題只有在付出更大的代價之下,才會讓蔡政府識時務地被動解決了。

今年水荒嚴重,南部已經開始限水。前瞻基礎建設在水資源投注了2507億元的天文數字,不知用到哪裡去了。工業界都在擔心,今夏將因核二廠2號機組停用而發生限電,但經濟部長王美花只會跳針回應:「今年不缺電」,說要用杯水車薪、無法替代基載電力的「水電」來解決「缺電」,真不知能糊弄到哪些呆民?若再加上農委會陳吉仲的「蛋蛋危機」,真想問問,你們到底有完沒完?難道工商界和民眾在兩岸戰爭風險越來越高下擔心受怕,所受的罪還不夠嗎?

#問題 #缺蛋 #缺藥 #現象 #五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