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府、北京與台北的三邊關係陷入了一個套中有套且套套對抗的局面;而蔡英文所主政的台北,在這三方連環套的對抗中,無疑是最容易受到致命性傷害的最弱勢一方。這種令人感覺難堪而無奈的局面,當然是蔡政府6年多來不斷走向台獨分裂主義迄今不變的結果。

據英國《金融時報》報導,原先高調宣布要來台訪問的美國眾議院議長麥卡錫,退讓一步做出妥協。 麥卡錫不再提來台,而是將在加州他的選區與蔡英文會面,並安排蔡在加州的雷根圖書館演講;有意思的是,提出過境會面的則是蔡團隊。

現在華府整體的局勢大致是,美國民主、共和兩黨的「共識」是抗中(push back),但其中又有程度的差別。執政的民主黨是要在收發可控的情況下抗中;但在野的共和黨卻是利用抗中的概念,不斷利用各種口實加碼,直到華府無法收拾的情況,並且還可以此批評執政者無能;當然,這一切都是為了明年的美國總統大選。

華府所以出現這種惡化情況,大概要從2000年左右,小布希執政時期開始出現的茶黨把美國政治帶向民粹化,再加上新保守主義開始;而川普則是集其大成者;流風所及,華府整體的左轉民粹傾向遂一發不可收拾。在這樣的背景下,再加上美國整體國力相比中共似有江河日下之勢,於是對抗中共的方式和花樣就更多,也更無顧忌。

而蔡政府本身的先天基因中就有反中傾獨的想法,在現階段自然符合美方國家利益的思維,而蔡政府為其本身執政的利益,自然與華府一拍即合。但華府其中的兩黨暗鬥,蔡政府夾雜其間也應是點滴在心頭的。此次,蔡英文在美過境行程,除了毫無疑問將成為華府與北京的角力場之外,也必將是美國國內兩黨的爭鬥焦點。

執政的民主黨在不考慮中美破局的情況下,首要盤算的是近期內美國財長葉倫赴北京就美國國債一事與北京的談判,此事關係到美國國家債信問題,茲事體大。其次就是習近平於11月赴美國參加亞太經合會(APEC)非正式領袖高峰會一事。民主黨當然希望兩事都能成,這可凸顯拜登政府的能力;但共和黨自然是希望破局,這不但可以顯現當前年事已高的執政者的無能,還得以搶占「自由」、「民主」、「反獨裁」大義的名分高地,對於2024美國總統大選當然是舉足輕重。

至於中美這場爭鬥的內容包羅萬象,從蔡英文的過境日期、過境地點到接機人選;能見什麼人、不能見什麼人;和誰見面、說哪些話;能和誰吃飯、不能和誰吃飯,再到允許做什麼、不允許做什麼,能到哪裡逛、不能到哪裡逛,這些都得談判。但這也同時是共和黨與執政的民主黨不同之處;共和黨一定是要把調子拉高到民主黨做不到的方為上策;畢竟,共和黨所需要的只是出一張嘴,不執政就不需要負責任。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華府 #執政 #民主黨 #共和黨 #蔡英文